E小說 > 都市小說 > 超品巫師 >章節目錄第四十章 子母樹
    柴刀落下,烏木的木皮脫離,但這刀也不過入木不到一寸的深度。

    烏木,因為沉積水下和泥土的原因,能夠保存下來沒有腐爛已經是碳化嚴重,一般還真的很難一刀砍斷,更何況這截烏木有著一尺的直徑。

    不過對于方銘來說已經是足夠了,因為他本來就不是為了砍斷這烏木。

    用柴刀再將這刀口處的木屑給清理掉開了一個有著差不多十厘米的口子后,方銘則是蹲下身子開始察看這刀口處。

    “方銘?”

    一旁的華博榮看著方銘盯著那刀口看了一分多鐘還沒有移開目光,忍不住開口喊道。

    “華叔,能不能去幫我弄一盤清水過來。”方銘抬頭朝著華博榮說道。

    “可以。”

    華博榮點頭,而后老眼瞪了一眼還老神在在站在邊上的華明明一眼,華明明翻了一個白眼,但他知道自家老頭子的脾氣,只得找了一個盆朝著衛生間走去。

    “給。”

    從華明明那不情愿的臉色當中接過臉盆,方銘卻是不在意華明明的態度,他現在也沒空去管這些,因為他的注意力全都被即將要揭開的這截烏木的神秘面紗而吸引住了。

    將清水緩緩的倒入這刀口處,讓華博榮和華明明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這清水竟然沒有一滴浪費落到地上,幾乎是在于這烏木接觸的頃刻間便被吸收掉。

    誰都知道木頭是有吸水功能的,但木頭吸水的速度并不快,甚至相對來說還是特別慢的,所以眼前這一幕分明是有違常識。

    “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

    然而方銘在看到這一幕之后眸子之中有著異彩閃過,這一幕證明了他原先的判斷沒有錯,這,確實是萬年烏木,而且還是萬年烏木中極其罕見的一種。

    “方銘,你猜測了什么,難道這烏木真的還能是萬年烏木不成?可就算是萬年烏木那也不應該如此吸水?”

    萬年烏木不是沒有出土過,所以華博榮還是略有了解的,萬年烏木也就是年份更久一點,可他從來沒有從報道中看到過有關萬年烏木的吸水性。

    “華叔,一般的萬年烏木自然不能夠,哪怕是烏木中的佼佼者金絲楠木也不行,但在這大自然當中還有一種神奇的樹木,這種樹木被人稱為子母樹。”方銘看著華博榮解釋了一句。

    子母樹,并不是他師傅告訴他的,而是來自于他所得到的巫師傳承,在巫師傳承中就有一篇名為草木榜,這上面便是記載了一百種神奇的草木,子母樹恰好是位列其中一種。

    “子母樹?”

    華博榮搖了搖頭一臉的問號,他活著這么大還從來沒有聽過有這種樹的存在。

    方銘并沒有繼續解釋,而是開始用柴刀開始沿著那個刀口不斷的往下割,一點一點,足足耗費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終于才將這烏木最外面十厘米的外皮給全部去掉。

    黝黑的樹木外層去掉,當露出里面真容的時候,華博榮和華明明父子兩幾乎都呆滯住了,因為這里面的樹木和外面完全不同,外面是黝黑,然而里面竟然是乳白色的木頭。

    很多樹木因為樹皮的保護所以剝掉樹皮呈現的一般都是白色,然而那種白色和眼前這白色完全不同,這是一種純凈的乳白。

    如果只是單單拍這樹木的一個局部照片給別人看,恐怕沒有一個人會相信這是一根木頭,更多的人甚至會以為這是某種白玉的照片。

    方銘將手指放在上面輕輕劃過,眼中有著驚喜之色,這子母樹有些出乎他意料的好。

    “海之北有樹,其根在水,一母在外,一子在內,母枯子出,世代盤根。”

    方銘口中輕念著關于子母樹的描述,華博榮還好到底有點功底聽明白了個大概,至于華明明則是跟聽聽書一樣一句沒懂。

    “方銘你的意思是說有一種樹長在海上,因為四周都是海水的緣故,所以這種樹傳播樹種的方式和一般的樹木不同,這樹的種子是長在樹的體內的,我這樣理解沒錯吧。”

    華博榮看向方銘,而方銘則是點了點頭,因為華博榮理解的沒有錯。

    “華叔你理解的沒錯,這就是關于子母樹的描述,相傳子母樹生存在海洋之中,所以種子根本無處飄散只能是長在內部,而新樹所能夠吸收的養分也是來自于母樹,當有一天新樹把老樹的養分給全部吸收之后便是老樹枯萎之時,到那時候這層老樹皮就會脫落由新樹徹底的取代。”

    方銘說的很慢,而華明明聽后卻是笑了起來,“方銘你這是哪里聽來的謠言,一棵樹的樹苗長在老樹的體內,那這樹要按照你說豈不是空心樹了,而且大海那么深,一顆樹離開了光合作用怎么可能成長,你別告訴我這顆樹有幾百數千米之高。”

    “你沒有見過不代表沒有,就算現在沒有也不代表以前沒有,畢竟,這顆子母樹可是有著上萬年的歷史。”

    方銘搖頭失笑,對于華明明他們這樣的年輕人來說是不相信這種傳聞的,因為這跟他們所接觸的和了解到的關于這個世界的認知不相同。

    “子母樹我沒有聽過,但這個大自然當中確實是有一些特殊的動植物,比如雌雄同體的花草,要這么說的話子母樹也有可能存在。”華博榮在一旁插話道。

    “是啊,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很多特殊的動植物都已經是滅絕了,但依然還有一些保留了下來,子母樹只是其中的一個代表。”

    華明明看到自家老頭子和方銘一唱一和之后只能是撇撇嘴沒有再繼續爭論這話題,因為他知道只要老頭子表態了那他再爭論也沒有,搞不好還要吃老頭子的瓜子。

    “方銘你運氣確實是好,門口的那對辟邪讓你賺了,現在這里又發現個萬年烏木,這店鋪的成本都回來了,估計老宋要是知道真相要吐血。”

    華明明確實是羨慕方銘的運氣,這簡直就跟古玩城所流傳的那些撿漏故事一樣神奇,不同的是華明明清楚那些撿漏故事里面所蘊含的貓膩,很多都是商家散步出去的虛假故事,有的甚至就直接是那些商家做的局。

    原因很簡單,只有這樣才能夠吸引來那些想要占便宜的人來這里買東西,覺得他們自己就是下一個撿大漏的幸運兒。

    只是,買的哪有賣的精,這些人也不想想要是漏這么好撿這些店鋪不都得虧慘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看到方銘只是盤下一個店鋪卻等于是白撿了上百萬的收入連他都看的都覺得眼紅。

    “不管這子母樹是什么來歷,但肯定是萬年烏木跑不了的,再加上這樣的外形,要是拿出去賣的話,我估計賣個一百多萬沒有任何的問題。”

    華博榮也是給出了一個估價,萬年烏木確實挺值錢但同樣也是按體積來算的,眼前這截烏木到底是體積不大,能夠值上百萬也是因為特殊的顏色和品相所帶來的附加值。

    “一百萬?”

    方銘微微一笑,如果只是一百萬的還不至于讓他這么驚喜,華叔是因為不知道子母樹意味著什么才會開出這樣的價格。

    “華叔,這子母樹我是打算賣,但不是以這種木頭形式賣,這不是文玩店鋪嗎,到時候我會將其進行雕刻而后再拿出去賣。”

    方銘笑著回答,至于到時候的賣價會是多少他沒有告訴華博榮,因為他怕嚇到對方。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