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章節目錄第五十六章一聲嘆息
    顧寒也在峰下等著他。

    “短時間里上德峰應該不會再找你問話,不然白師叔會生氣的。我也不會問那天夜里你究竟去了哪里。”

    他對柳十歲說道:“因為我們知道,這件事情與你無關。”

    柳十歲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井九殺人的事情,也沒有說過那天夜里他去找過井九。

    但顧寒與馬華自然能猜到他那天是去找井九了,卻誤解了他不肯說的原因。

    顧寒說道:“過段時間,還會有事,到時候你會受些委屈,你做好心理準備。”

    “明白。”

    柳十歲只是不知道那段時間會是多長,一年還是兩年三年?

    “青山九峰里的師長與同門們,可以不理世事,可以斷情絕性,把所有的時間與精力都放在自家的修行上,但是不要忘記,保證他們能夠安靜的修道,是因為我們兩忘峰在青山外與敵人們連年征戰廝殺,用盡手段。”

    顧寒看著他說道:“那些同門的受了重傷,修道之路就此停止,有的甚至慘死,與他們相比,我們受些委屈又算什么?”

    他很驕傲,對待弟子們非常嚴厲,甚至近乎嚴苛,但對柳十歲是真的非常不錯。

    因為他和過南山對柳十歲都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

    柳十歲說道:“我懂,我愿意為了青山做任何事。”

    顧寒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在天光峰跟著白師叔好好學,過些日子兩忘峰見。”

    這句話明顯有深意,不知道過些日子,究竟是要過多久。

    ……

    ……

    “上德峰在查柳十歲,聽說那天夜里,他離開了自己的洞府,卻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趙臘月看著井九,沒有從他的臉上看到諸如擔心之類的情緒。

    井九心想這個小姑娘在九峰里果然有幫手,只是不知道是哪座峰上的人。

    他說道:“那天夜里他去找我了。”

    趙臘月說道:“你不擔心?”

    井九說道:“我對他說了,那個人是我殺的。”

    趙臘月盯著他的臉,似乎想要從他的臉上找到一些什么。

    “你不擔心?”

    相同的兩個問題,字都一模一樣,她想表達的意思并不完全相同。

    井九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說道:“白如鏡護短,兩忘峰更護短,他和你一樣是天生道種,掌門不會讓上德峰亂來。”

    趙臘月說道:“上德峰的目標就是兩忘峰,甚至掌門,就算不能查出什么,能落些顏面也是好的。”

    井九沒有接話,明顯沒有討論這件事情的興趣。

    趙臘月說道:“你對這些事情是真的不感興趣,還是智珠在握?”

    井九有些無奈,說道:“我現在更想知道的是,為什么來到神末峰后,你的話越來越多?”

    “因為我的心里有太多問題。”

    趙臘月沒有回避這個問題,說道:“比如,我一直以為你會問我那個問題,但你始終沒有。”

    元騎鯨說每個人的心里都有鬼。

    井九不知道趙臘月的心里有沒有鬼,但知道她的身上確實有很多問題。

    比如:碧湖峰的左某為什么要殺她?

    因為她在查一件事情。

    為什么她一定要上神末峰?

    因為她在查一件事情。

    “好吧。”

    井九看著她認真問道:“你為什么認為景陽真人沒有飛升成功?”

    ……

    ……

    不知道是霧氣深重如云,還是云薄如霧。

    白色的湍流從群峰之間流淌而出,順著地勢來到鎮子里,云集于此。

    對此美景,鎮上的人們與游客有著不一樣的感慨,酒樓上的火鍋邊,依然人聲鼎沸。

    沒有人能夠看到,在云霧的高處,有一道劍光高速掠過。

    云集鎮有片野林,樹木并不如何密集,但生的極好,在深春時節里,青葉如串串銅錢,搖的滿眼都是。

    風拂青樹,煙塵微作,紅光驟斂。

    趙臘月把弗思劍收入袖中,松開手,對井九說道:“就是這里。”

    他們這時候在一棵大樹前,地面積滿了前幾年的落葉,看著很是尋常,沒有任何異樣。

    “那個冥部弟子的境界很低微,那時候還留在云集鎮上不走,本就有些奇怪。”

    趙臘月看著那片地面說道:“雖說當時已經頒下三千里禁,但孟師問都不問便一劍殺了他,這事也有些奇怪。但我當時并沒有太在意,提著他的尸體往這里來,然后就在師叔祖飛升的那一刻,忽然發生了一件事情。”

    井九問道:“什么事情?”

    趙臘月抬頭望向云霧里的群峰,說道:“我聽到了一聲嘆息。”

    井九挑眉說道:“嘆息?”

    “是的,那聲嘆息里充滿了悵然的意味,似乎對世間有無窮留戀,也可能是遺憾,但是……又有一種無比滿足的感覺。”

    趙臘月說道:“我很確定那個冥部弟子已經死了,四周無人,那么這聲嘆息從何而來?”

    井九說道:“你確認是聽到?”

    趙臘月說道:“那聲嘆息是直接在我腦海里響起的。”

    井九沉默。

    “當時我正看著那里。”

    趙臘月看著遠方說道。

    云霧極重,無法看清群峰模樣,但井九知道她說的是神末峰。

    他背著雙手,靜靜看著那里。

    “我有時候在想,那聲嘆息會不會是師叔祖發出的。”

    趙臘月說道:“最初我根本不敢相信,但現在越來越確定,既然我是師叔祖選定的承劍弟子,既然他把弗思劍一直放在我的身邊,那么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會不會就像把劍譜留給你一樣,也留給我某些信息?”

    “我覺得你想多了。”

    井九說道:“我想看看那個冥部弟子。”

    血一般的劍光,照亮整片密林,無比鋒銳的弗思劍,很快便把地面挖出一個大挖,露出了那位冥部弟子的尸體。

    數年時間過去,不知為何這具尸體卻沒有腐爛,還是保持著原初的模樣,只是有些萎縮,看著就像是脫水了的樹葉。

    井九解下鐵劍,撥了撥那具尸體,問道:“為什么沒有用劍火燒掉?”

    青山弟子進入知通境界,便可以點燃劍火。

    趙臘月當時是外門弟子,但以她的天賦應該能夠做到。

    孟師讓她處理這具尸體,便是基于這個考慮。

    “因為我當時覺得有問題,所以把這具尸體留了下來,還放了些鎮魂石進去。”

    井九用鐵劍把尸體旁邊的那些黑玉般的石塊扒開,看著那張已經變形、如同臘化了的臉,沉默了很長時間。

    這張臉對他來說是陌生的。

    他用劍識把這名冥部弟子的尸體,毫無遺漏地查看了數遍。

    然后,他發現了一個問題。

    這名冥部弟子的眉心深處有一個空洞。

    那個空洞很小,也不是冥部中人收貯魂火的所在,那么這是用來做什么的呢?

    井九注意到,那個洞很光滑,而且從形狀上來看,就像是一個人參果。

    看來,有人在里面住過很長一段時間。

    ……

    ……

    (開書前在微信公眾號里就提過,大道朝天會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無論是人物、架構還是氣質,因為簡單,所以難寫,現在看來,完成的還算不錯,整個情節的推進,比我預想中,或者說比我以前,剛好快了一倍,真的沒那么復雜,大家開開心心、高高興興地看就好,以后萬一有翻轉,到時候大家再樂呵就好,握手,周一了,麻煩大家投一下推薦票噢。)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