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第九特區 > 第三十一章 大匪命隕

樓梯間內,齊麟推著秦禹的胸口,語氣急迫的低吼道:“這事兒你能不能別管,就當沒看見行嗎?讓我出去……”


“齊麟,我什么樣的性格,你應該清楚,不是什么人都值得我這么做的。”秦禹臉色凝重的用手指戳著齊麟胸口:“你冷靜一下,阿龍是警署那邊點名要的人,你用屁股想想,單憑你自己一個人,可能把他從警司帶走嗎?如果出了事兒,你媽怎么辦?你妹妹怎么辦?你新找的媳婦怎么辦?工作不要了,命也不要了,啊?”


齊麟短暫沉默后,額頭冒著汗珠,語速很快的沖秦禹說道:“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阿龍在警司待不長,他最多明天早上就會被轉場……警署那邊我也有認識人,可以想辦法弄清楚他的羈押路線。我有身份,在路上動手會方便的多,你不用管了。”


“我就不明白了,這個阿龍和你有什么關系,值得你這么冒險?!”秦禹十分不解的喝問道:“你倆有桌下交易,還是你拿人家錢了?”


“知道那天我為啥沒開槍嗎?”齊麟一急:“他是我親大哥,親大哥明白嗎?!”


秦禹聞聲瞬間愣在了原地。


“小禹,你聽我說,聽我說。”齊麟紅著眼睛,喘息著沖秦禹繼續說道:“我和阿龍的關系,也不知道能不能被翻出來。可一旦漏了,我馬上就會被監管,實行親屬規避的原則。到那時候,我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我已經想好了,明天早晨一下班,我不回家,假裝在單位補覺,用監控做出一個我始終都在寢室的假象……然后等警署的人過來交接,我在路口動手。能救出來最好,救不出來,我也盡量保證自己不漏……阿龍是從待規劃區回來的,他外面還有沒有同伙,誰都不清楚,所以只要我不被抓住現行,上面不一定知道這事兒是誰干的,明白嗎?”


“你執行任務的時候,連近距離接觸匪徒都不敢,你能從押送隊手里把人救出來嗎?你想的太簡單了……。”


“我是不想玩命,可我有的選擇嗎?啊,我有嗎?我不管他,就得親眼看見他死。”


“……!”秦禹聞聲愣住。


“你別管了。”齊麟低著頭,邁步就要走出樓梯間。


“滴玲玲!”


就在這時,走廊內突然響起了電子鈴的提醒聲,緊跟著監控室有人喊道:“3號提審室門口的兄弟趕緊打開門看一下,阿龍有異常。”


話音落,秦禹和齊麟全部愣在原地。


一樓大廳,袁克聽到監控室的大喇叭響起,短暫一愣后,立馬說道:“去阿龍那邊看看,快!”


……


走廊內腳步聲凌亂,還在崗的警員聽到監控室的人喊話,都神色匆忙的沖了出來,大步流星的撲向提審室。


門口,四個值勤警員用鑰匙打開了鐵門,一抬頭就見到阿龍瘋了一樣的用左側臉頰撞擊鐵椅子前方的鐵板。


“你在干什么,別耍花樣。”


領頭的警員邁步沖進來,伸手就要阻攔。


“嘭嘭嘭!”


阿龍再次用靠近嘴角的左側臉頰撞擊鐵板,此刻他臉上皮肉已經翻開,嘴角和鼻子嘩嘩淌血。


領頭警員趕過來,一把薅住阿龍的頭發,已經向后一拽:“快,摁住他。”


“呵呵,呵呵……!”阿龍略顯神經質的笑了笑,抬起頭直愣愣的看著警員:“晚了。”


話音落,袁克,昂素等人幾乎和秦禹,齊麟倆人一塊沖到門口。


“咋回事兒?”袁克呼哧帶喘的問道。


警員聞聲回頭:“他突然用腦袋撞鐵板,我……我也不知道他干什么……。”


齊麟聽到這話,紅著眼邁步就要往屋內沖。


秦禹一把抓住齊麟的胳膊,臉色凝重的沖他搖了搖頭。


袁克跑進室內,來到阿龍旁邊,立馬擺手喊道:“給他嘴掰開,快點。”


四個警員聞聲后,摁著阿龍的腦袋,強行掰開了他滿是鮮血的嘴。


袁克瞪著眼睛,心里緊張的已經完全不怕阿龍硬咬他的手指,直接把手扣進他的嘴里,掏了半天掏出一顆假牙。


“嘔!”


阿龍干嘔一聲,吐出大量鮮血。


袁克低頭看了一眼假牙,目光呆滯的退后了兩步。


假牙中間是空心的,邊角處粘著黑色的薄塑料,放在袁克手里,看著十分惡心。


“啥東西?”李司長沖進來喝問道。


“假牙,他……他把假牙撞掉了。”袁克結巴的回了一句。


李司長聽到這話愣住。


鐵椅子上,阿龍猛然甩了甩腦袋,擺脫四個警員的手掌,臉上依舊掛著神經質的笑容:“從干這一行起,我就想好了怎么死。假牙里有個小藥丸,是毒藥,我咬碎了……。”


“他媽的!”袁克突然暴起,一腳踹在阿龍的胸口上吼道:“快,椅子打開送他去醫院。”


阿龍笑呵呵的看著袁克:“還是你們厲害,我們這幫泥腿子,拿命跟你們拼也拼不過……但袁克我想跟你說句話,有些事兒人在做,天在看……我他媽就不信,藥品這救人的東西,老天爺就眼睜睜的看它掌握在你們手里。CNM老子死了都詛咒你,你們這幫人不得好死!”


眾人聽著這話沉默。


阿龍木然的扭動脖子,雙眼看向門口,聲音沙啞的喊道:“……其他提審室里的哥們,別害怕,我啥都沒說……咬死不交代,你們啥事兒都沒有……。”


齊麟聽到這話,攥著拳頭就要往外走,因為他知道這是阿龍沖自己說的。


秦禹拉著齊麟的胳膊,低頭低語道:“話聽懂了嗎?他現在死,就是不想你犯渾……別動,千萬別動。”


“噗!”


鐵椅子上,阿龍身體前傾,突然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身體劇烈抽搐了起來。


袁克一看他這樣,也放棄了繼續送他去醫院的想法,只拿著假牙,突然彎腰趴在阿龍耳邊說道:“你以為你做的挺隱秘?你以為你死了就拉倒了?”


阿龍木然扭頭。


“呵呵,你跟我們警司的人,有過接觸,他就在門口,對嗎?”袁克笑著問道。


阿龍聞聲再次嘔血,雙目不甘的看著袁克吼道:“我艸……艸尼瑪!”


捕鱼达人注册 深圳风采开奖走势图 每种股票权重 宝博棋牌下载 股票高频数据 天*棋牌? 吉林11选走势图 一定牛 体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选号 35选7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美猴王高于论坛香港网站 小孩子能用麻将玩什么游戏 做捕鱼代理违法吗 长春麻将2毛群无押金 航天信息股票最新消 乐游广西棋牌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