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第九特區 > 第六十七章 隊伍形成,核心出現

醫生在屋內給齊麟重新清洗了一下傷口,并且連開了三天的靜脈注射藥品后,才轉身說道:“年輕人,抵抗力強,只要注意一下保暖,別再感冒了,就沒問題。”


可可聞聲點頭:“謝謝您了,松井醫生。”


“不客氣。”醫生一笑,拎著箱子就向外面走去。


可可低頭看了一眼手表,才笑瞇瞇的沖秦禹說道:“今晚我待這邊不走,一個半小時后,你們來我房間,我請你們吃一點好的。”


“好。”秦禹點頭。


“走吧。”可可招呼了一聲自己人后,邁步就離開了房間。


秦禹順手關上房門,抬腿就踢了一腳老貓的屁股:“怎么樣啊,在那兒遭罪沒?”


“我是什么腦力,能讓一個娘們給收拾了嗎?”老貓頓時撇嘴回應道:“他們抓了我,當時沒動手,我立馬就明白過來,你倆在外面肯定是拿到籌碼了,不然他們能對我那么客氣嗎?所以我這幾天在那兒是當老太爺,該吃吃該喝喝,給那個小娘們身邊的司機溜的夠嗆,哈哈。”


秦禹聞聲無語的罵道:“你這狗日的到哪兒都心大。”


“不大也不行啊?!我要表現的虛一點,那弄不好可可會真以為老康是折咱們手里了。”老貓這個人看似虎兮兮的,但遇到事兒還真有著一股子沉著氣兒。而這也跟他的經歷有關系,優越的家庭背景會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他,讓他不那么怵場。


“兄弟,事兒我都聽說了。”老貓坐在齊麟旁邊,難得用佩服的口吻說道:“要沒有你和傻禹,我鬧不好真折江州了。不說別的,這次你事兒辦的提氣。”


齊麟一笑:“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作用而已。”


“哎,對了。”秦禹在一旁,突然張嘴說道:“我準備讓齊麟當中間人,負責藥品牽線,以及分紅利的事兒。”


老貓一愣:“這活兒挺難的,而且危險。”


“我不怕危險,我要做的。”齊麟輕聲回應著。


老貓聽到這話,也習慣性的看向了秦禹:“你覺得行啊?”


“嗯,我同意了。”秦禹點頭。


“那就你說的算。”老貓這才表示贊同。


在松江的緊要關頭,是秦禹暗中聯系了馬家,在最關鍵的時候保護了齊麟;一路坎坷的來到江州,同樣是秦禹出想法,出思路,帶著齊麟把從天而降的黑鍋一腳踹開;現如今,藥線的事情已經出現了絕對性轉機,而又是秦禹制定方案,讓大家能在各種關系之間,往好的方向游走……


所以,不管是老貓還是齊麟,此刻心里已經都不由自主的開始拿秦禹當主心骨。這種無意識的變化,其實也是有好處的,因為兄弟幾人在一塊做事兒,就不能什么事兒都商量著來,必須得有一個真正拍板做決定的。而老貓性格有些浪蕩,也在有些事兒上略顯莽撞和理想化;齊麟就更不用說了,他現在是魄力有富裕,但與人交流,尤其與待規劃區這幫惡鬼接觸,有著經驗上的欠缺。所以二人心里都明白,唯獨有著十幾年獨自生存經驗,做事兒魄力夠,眼光獨的秦禹,更適合坐那個頭把交椅。


齊麟躺在床上打著點滴,思考許久后又問:“小禹,你準備跟可可咋談啊,價格還按照以前的走嗎?”


“不。”秦禹搖頭:“我們跟你大哥不一樣,他當時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可我們這一次是要給很多人分錢的。如果藥的成本太高,那盈利少,就很難讓各方關系滿意。”


老貓粗鄙的扣著鼻子,一句點題:“老李已經人在奉北了,他那邊可能會要盈利的百分之五十。”


“這么多?”齊麟皺眉。


“老李心思不在賺錢上,他是為了打壓袁家的同時,能給自己創造出來一些空間。”老貓輕聲解釋道:“這百分之五十,基本都是給上層關系的,他自己拿不了多少。”


“那也有點多啊,”齊麟扭頭看向秦禹:“馬家那邊還要分走一些的。”


“百分之五十能理解。”秦禹笑著回應道:“這生意最大的仰仗就是李司背景,如果他能確保藥物順利銷售出去,那咱們雖然一次賺的少,可架不住它穩定啊。短期掙不了大錢,那就靠時間積累資本,不急,慢慢來。”


“嗯。”齊麟點頭。


三兄弟一邊聊著天,一邊看著時間。


到了一個半小時后,齊麟才拔掉針頭,邁步跟著秦禹和老貓二人去了斜對面的房間。


……


可可房間內,肉香氣撲鼻,銹跡斑斑的銅鍋擺在桌子上燒著滾燙的湯汁,旁邊幾盤凍羊肉被切成了紅白相間的薄卷,在這時代莫名讓人看著食欲大增。


“羊肉和青菜是我帶來的,湯是老板調的。”可可穿著一件高領且寬松的大毛衣,擺手招呼道:“來,坐下一塊吃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老貓饞的不行,邁步上前夾起一大筷子肉,就扔進了鍋里:“哎,上次吃涮羊肉,好像還是他媽的兩三年前。我們這幫吃官飯的,弄來弄去都不如你們這些待規劃區的同胞活的自在。”


“呵呵。”可可一笑,扭頭看向老貓:“你家老李坐在那個位置上,隨隨便便給人抬抬手,你還缺涮羊肉吃啊?”


老貓一聽這話,立馬裝B:“妹子,你是不知道的,哥是個要強的人啊!雖然我和老李有親戚關系,可我的尊嚴是不允許我靠著他生存的……。”


“你快閉嘴吃飯吧。”秦禹聽的都要吐了。


“怎么地,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老貓斜眼問道。


“是實屎。”秦禹含糊著點頭。


“來吧,都坐,都坐。”可可落落大方的招呼著。


眾人聞聲就坐在了圓桌旁邊,并且可可司機等人也沒有進來,他們只在旁邊屋內單獨吃飯。


可可給三人倒了酒后,自己舉著杯,英氣勃勃的說道:“一,預祝我們未來合作順利;二,你們抓了李桐,也算是給康哥出了氣,報了仇;三,只要跟我做生意,就是讓我賺錢,所以我得謝謝你們。我連干三杯,以表敬意。”


老貓看著英姿颯爽的可可,頓時眨著無恥的小眼神說道:“這娘們酒量真好,不在白金漢宮坐臺真是可惜了。”


“你可閉嘴吧。”秦禹伸手就給老貓的腦袋扒拉了過去。


捕鱼达人注册 西甲比赛流程规则 今天福建36选7中奖结果 英超历届联赛冠军 pk10牛牛真的假的 幸运飞艇倾家荡产 最准三半波中特料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安装到手机 正规股票配资排名 天乐红中麻将 *明天涨停的股票 快乐8开奖 rain急速赛车 怎样在网上兼职赚钱 河南中原22选5开奖结果 发行股票价格 香港内部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