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第九特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談判
深夜,奉北某酒店茶間內。
張天坐在古色古香的榻榻米上,低頭擺弄著茶海,耐心十足的等待著。
足足過了半個多小時后,邢家老二邢子林,才穿著一身黑衣,推門走了進來。
“哎呦,二公子。”張天立馬起身,笑臉相迎。
邢子林摘下皮手套,面無表情的與張天握了握手說道:“家里來了不少人,剛才走不開。”
張天看著邢子林右臂上的黑布,頓時嘆息一聲說道:“節哀,二公子。”
“坐。”邢子林脫下外套,也沒談弟弟葬禮的事兒。
張天彎腰坐在邢子林對面,伸手幫他斟茶:“吃點點心嗎?”
“不了,晚上要陪家里長輩吃飯。”邢子林很安靜的看著張天,也不主動挑起話頭。
張天將茶水向前推了推,沉吟半晌后問道:“二公子,既然你一會還有事兒,那咱們就不都兜圈子了。我很想知道,龍興對跟我的合作是抱有怎樣的態度?”
邢子林端起茶杯,目光直視著張天說道:“袁氏公司雖然在這件事兒上表現的很差,但之前我們對它的扶持,是付出了很多精力和財力的。再加上老袁和我弟弟都沒了,未來地面上的爭斗,除了利益之外,我們在報復的立場上也是相同的……說白了,袁克接手公司,他完全不用我們督促,就一定會繼續死咬對面。可這種心態,你并不具備啊。”
張天沉默。
“說直接點,你就是為了錢和利,對嗎?”
“呵呵。”張天一笑,插手看著邢子林回道:“來之前,我聽到了一個確切的消息。”
邢子林插手看著他,沒有回話。
“永東到了對面之后,把假藥案的細節全部透漏給了黑街警司。”張天聲音平穩的說道:“李司長讓人抓了具體辦事兒的幾個馬仔,現在人已經完全被對面控制住了,并且吐了細節。估計我到奉北的時候,這案子就已經被做死了,沒法翻了。”
邢子林聽到這話,眉頭緊皺。
張天看著他,輕聲繼續敘述道:“黑街警司只要對外公布案件細節,那袁氏必死。為了搶市場競爭,惡意兜售假藥去嫁禍同行,并且害死了兩個身患重病的病患,這事兒可太惡劣了。”
邢子林沉思著,依舊沒有接話茬。
“這可怕嗎?不,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張天嘴角掛著微笑,手指點著桌面繼續說道:“最可怕的是,我要是對面,就把輿論往奉北引。因為關鍵人小曲是確確實實死在這邊的,老馬和黑街警員在追他的時候,又在這邊遭遇了巨大阻力,鬧出了響動,甚至差點喪命。所以,對面都不需要把所有事情做的嚴絲合縫,只需對外泄露一些真實信息,那龍興也一定會受到牽連。你們是供貨方,總部又在奉北,那即使什么錯都沒犯,也會讓人想入非非啊。”
“你覺得我們龍興公關不了這事兒嗎?”邢子林問。
張天斟酌半晌,抬頭反問:“你覺得一個小小的警司司長,非要摻和這個事兒,是想不干了,還是想找死?”
邢子林面無表情的再次拿起茶杯。
“李司背后有人,這是一定的。”張天輕聲補充道:“龍興如果能公關這事兒,那最好不過。可是要公關不了,那你們就是伙同地方公司,哄抬藥價,為了惡意競爭,不惜草菅人命。”
邢子林擺了擺手:“你繼續說。”
“如果和我合作,就不會有這么多問題。”張天昂首挺胸的說道:“我在袁氏有股份有人,而且袁華在這事兒上對待永東的表現太冷,很多老人心里都不平。再加上袁克資歷太淺,掌控力也有限,所以只要我喊一聲,就能把袁氏的核心班底抽走,不超過一個月,松江的藥線就能恢復正常。至于對面的報復,就只會打在袁氏身上,不會有一點波及到我。反而我可以對外表示,在假藥的事兒上,我對公司失望透頂,所以才決定退股。”
邢子林瞇眼看著張天,笑著說了一句:“張總干事兒,還真是果斷大于情感啊。你這么一搞,等于捅了要袁氏命的一刀。”
“老袁在,除了應得利益之外,我們還有三分情感,可他沒了,那我憑啥去伺候袁克呢?”張天毫不避諱的說道:“我歲數也不小了,得為自己和下面的人找一個好出路。更何況,袁氏即使倒了,那老袁留的錢,也足夠讓他們那一家活的很好了,所以我不覺得自己做的有啥問題。”
“龍興跟你合作了,那對面就會放棄把話題往奉北引嗎?”邢子林一針見血的問道。
張天斟酌半晌應道:“我的建議是,暫時不要因為子豪的事兒,而壓的對面太狠。只要刑總愿意稍微抬抬手,那剩下的事兒,我來談……。”
邢子林沉默。
“還有,我雖然和對面沒有啥死仇,可這只是建立在他們不影響我的利益情況下。”張天陰著臉說道:“但如果他們繼續搶市場,蠶食我的空間,那我和他們,也一樣得分出個公母。”
邢子林把玩著茶杯,思考再三后應道:“你在奉北留一天,晚上我抽空跟我爸談一下。”
……    
半小時后。
張天快步離開酒店,彎腰上了汽車。
“怎么樣?”跟著張天一塊來的小舅子,語氣急迫的坐在副駕駛上問道。
“跟預想的一樣,”張天從兜里掏出煙盒:“還算順利吧。”
“那就是成了唄,哈哈!”小舅子非常高興:“姐夫,咱找地兒慶祝一下啊?我聽說奉北有日系姐妹花……咱試試啊?”
張天目光怪異的看著小舅子,有點懵了。
“哎呦,都是老爺們誰不了解誰啊?!”小舅子笑著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跟我姐說的。”
“……!”張天吸了口煙:“回住的地方吧。”
后座左側的中年,笑著問道:“你還不放心?”
張天點頭應道:“對,回去找找龍興的關系,讓他們也吹吹老邢的耳邊風。”
“靠譜。”中年點頭。
話音落,汽車轉彎向住所方向趕去,而后方的十字路口處,有人坐在車里,拿著電話說道:“是,他們見完面了,走了。”
電話內的人沉默半晌,聲音沙啞的吩咐道:“那動手吧。”
“嘩啦!”
擼動槍栓的聲音,在車內接連響了起來。
捕鱼达人注册 资产配置类私募基金管理人 上期开特下期必开16码 手机棋牌捕鱼游戏下载 分分彩后三走势图pp 广东麻将群一元一分入群 福建体彩31选717246 海王捕鱼官方客服电话 福利彩票选4 哈灵浙江麻将哪里下载 博彩现金网 德甲2017赛程表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小说 来来安徽麻将安卓全集下载 今日大盘股票 25选5走势图带连线 遇乐棋牌棋牌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