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第九特區 > 第一百八十章 一念貪財,一念鬼門關
網播臺辦公大樓。
林念蕾磨著銀牙,低頭拿著手機跟秦禹對噴了數條簡訊后,才又聯系上了自己的閨蜜。
“喂,蕾蕾?”
“你下班回家了嗎?”林念蕾問。
“我到點就走了啊。”
“……那你能不能開車回來接我一下?”林念蕾撒嬌著說道:“我好像得罪人了,有點小怕怕。”
……
松江市郊某生活村附近。
朱偉拿著電話問道:“你搞準了,他倆確實在這兒是嗎?”
“肯定在。”松江三監某看守警員辦公室內,一個光頭囚犯穿著布鞋,坐在沙發上回道:“我有一個小兄弟,經常去小苗那里玩牌,他們認識很長時間了。我讓他打聽的消息,是不會錯的。”
“好,我知道了。”朱偉點頭:“謝謝你哈。”
“謝就不用了。”光頭齜牙回了一句:“回頭你得空了,幫我減減刑期吧,我現在真的是悔過自新了。”
“再說。”
“好勒,你忙。”
朱偉與對方結束通話后,立馬沖著小泰G,丁國珍,付小豪等人吩咐道:“馬上到了,準備一下。”
眾人聞聲后,低頭擼動槍栓。
大約十幾分鐘后。
朱偉的汽車停在交叉路口,等來了三隊前來支援的兄弟,隨即眾人一同開車奔著生活村趕去。
……
網播臺辦公大樓內。
林念蕾坐在工位上修改了一下新聞文案后,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
“小米,你到了啊?”
“嗯,我在樓下了。”
“好,我馬上下去。”林念蕾掛斷手機,順手將新聞文案鎖在工作柜內,隨即拿起外套,關了燈,快步就離開了辦公區。
七八分鐘后。
林念蕾在辦公大樓右側,上了閨蜜的小馬力電動汽車。
“你怎么了?”小米啟動汽車,扭頭看著林念蕾問道:“你得罪誰了?”
“唉,別提了。”林念蕾嘆息一聲,捋著發梢回道:“老娘好不容易接了個獨立新聞,就立馬有人要花錢賄賂我,想要把新聞暫時壓下來。我沒答應他……他就拿話點了我幾句。”
“你是不是跟人家態度挺惡劣的啊?”
“怎么可能?”林念蕾翻著白眼回應道:“就我這素質,這情商,怎么會無緣無故的得罪人?老娘明明是很委婉的拒絕了他,可他好像對這個新聞挺看重的。”
“怎么拿話點的你啊?”
“就是話里有點威脅的意思唄。”林念蕾眨著大眼睛,表情還是有點忐忑的說道:“我看他不像是啥好人,挺兇的。”
“你找我有個毛用啊。”小米狂汗:“他們要真想報復你,那多一個我,無非就是多一個挨揍的。”
“……那除了你,我也沒人可以搖了啊。”
“你不是和那個警員處的挺好嗎?眉來眼去的,你找他啊?那是群眾的公仆,更何況他還想泡你,你一句話他不就屁顛屁顛的接你上下班了嗎?”小米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說道。
林念蕾一聽這話,頓時磨牙罵道:“這個傻缺,拔D無情,我懶得理他。”
“?”小米一愣,表情非常驚訝的問道:“都到了拔D無情這一步了嗎?你也太不矜持了。”
“滾滾滾,我是比喻,比喻懂嗎?”林念蕾脫掉外套,話語清脆的說道:“算了,不說這些事兒了,我們一塊去吃點東西吧。”
“好哇,只要你請客,吃啥都行。”
“去中心大街,吃點好的吧。”林念蕾想了一下說道:“正好這幾天我也不回去了,就去你那兒蹭住了,等四期連載新聞全做完,我就不用躲著他們了。”
“媽蛋,老子同意你去我家蹭住了嗎?”
“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走吧,走吧。”
“無恥。”小米啐罵了一聲,雙手輪著方向盤就要轉彎。
“吱嘎!”
就在這時,一聲急促的剎車聲響起,前方岔路出現了一臺破舊的汽油皮卡。
“臥槽!”小米看著前面突然出現的汽車,驚呼著罵了一句,急迫的踩了一腳冷剎車。
“嘭!”
一聲悶響泛起,小米的車斜著撞在了皮卡的車尾。
與此同時,皮卡車內跳下來四個蒙面小伙,倆人手持軍用鐵鏟率先沖過來,掄起胳膊就往車窗上砸。
“嘭,嘭,嘩啦!”
數下后,副駕駛車玻璃碎裂。
“你們干什么?”林念蕾驚怒的喊著。
后側另外兩個小伙,一人手里拎著一桶,也不知道從什么活物上抽下來的鮮血,沖著車內就潑了過去。
“嘩啦!”
林念蕾坐在車內猝不及防,被對方迎面潑了一身腥臭的臟血。
“愿意說話是嗎?來,我讓你好好說。”手持軍用鏟的青年,擺手吼道:“來,把她倆給我拽下來。”
……
松江市郊生活村,小苗在平房內等到了朋友的電話:“喂?是,就我倆。嗯嗯,行,那我現在就往外走。好,一會我給你打電話,就這樣。”
二人交流完畢后,大君才抻著脖子問道:“安排完了?”
“對,走吧。”
“好。”大君聞聲提起行李,身上穿著厚厚的皮衣,率先推開了客廳房門,邁步走了出去。
二人快速穿過小院,剛拽開大廳門,就聽到左側傳來叮叮當當的金屬撞擊聲。
大君聞聲猛然扭頭:“誰?”
黑暗中,蕭九手持著半米長的歐式軍C,慢步走過來說道:“惹了事兒,牽連了別人,連句話都沒有就跑了,是不是有點不太仗義啊?!”
大君之前跟吳耀見過蕭九,所以頓時愣在原地回道:“九哥,我……我這不剛準備回市區嗎?”
“啊。”
蕭九點頭擺手:“來,你過來,我問你點事兒。”
大君站在原地沒動。
周圍,一陣腳步聲響起,六七個人無聲的包抄了過來。
大君猶豫半晌后,才邁步走向蕭九:“哥,我真剛要回市區,我沒想……。”
“你之前跟那幫槍販子做生意的事兒,都有誰知道?”蕭九直言問道。
小苗聽到這話,伸手從后面想捅大君腰部一下,提醒他過了腦子在回答。但大君這時候已經被唬住了,幾乎想也沒想的回答道:“就……就只有我和小苗知道。哦,小耀也知道,他默認了這事兒,我才敢黑對方的貨……因為對方招呼都沒打,就進咱們的地方放貨,小耀想給他一個教訓。”
“啊。”
蕭九點了點頭,左手突然摟過大君的脖子,右手噗嗤一刀捅在大君的腹部,嘴角掛著微笑說道:“就你倆知道啊,那這事兒簡單了。”
大君一愣,掙扎著就要跑。
“噗嗤!”
第二刀,緊隨其后。
捕鱼达人注册 辉煌棋牌huihuangapp 北京品牌麻将机 打鱼能赢钱游戏下载 甘肃快3和值推荐号码 快赢481号码500期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山东 多乐彩胆拖 新疆11远5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8官网 天津体彩11选5 体育彩票江苏7位数规则 11选5规则 浙江快乐彩网上投注 0c40百家乐 澳门福乐彩手机查开奖结果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