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第九特區 > 第二零八章 也贏了,也輸了
    “鐺啷啷。”

    鐵門從外面被拽開,貍子猛然抬頭。

    梟哥手里拎著槍,步伐沉穩的走了進來,目光呆愣的看著凳子上的人影。

    “誰……誰?”貍子語氣結巴的問著。

    “我。”梟哥回。

    貍子怔主。

    梟哥站在門口沉默半晌,低頭從兜里掏出煙盒,迎面走了過去。

    貍子坐在椅子上,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抽一根!”梟哥點燃了兩根香煙,一根叼在嘴上,一根遞給了貍子。

    貍子猛吸了一口,臉色煞白的抬頭:“你……你怎么能找過來?”

    梟哥沉默。

    貍子雙腳腳尖焦躁的點著地面,聲音沙啞的又問:“你……你知道我會吐口,是……是嗎?”

    “我不知道。”梟哥吸著煙,閉眼回應道:“但我清楚,你見過牛東。我沒別的選擇,只能把他擺在明面上,讓袁克和吳文勝可以看見。如果你吐了,我會借著牛東反打,如果你不吐,那牛東沒被盯上,我就直接幫袁克換你。”

    貍子愣住。

    “可你不爭氣啊,你賣了大家。”梟哥語氣平淡。

    貍子聞聲吐掉香煙,歇斯底里的吼道:“梟兒,我不怕死,從我干這行的那一天開始,我就知道自己早晚會有這一天!可我真扛不住生不如死……袁克關了我三天,不讓我吃飯,不讓我睡覺,還給我打精神類藥物……我……!”

    “我能理解。”梟哥打斷著回應道:“真的,我能理解你沒抗住。”

    貍子怔主。

    梟哥沉默半晌,轉身將左側腰包對著貍子:“有刀,你拿吧!”

    貍子聽到這話,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

    “你要聽我的,哪怕忍幾天不賭,涼仔,小柯他們就不會在救濟署小區出事兒。你要挺住不賣我們,我一樣有理由把你帶回去。”梟哥吸著煙,聲音沉穩:“可兩件事兒,哪一件你都沒做好。貍……貍子,我理解你,到現在也拿你當兄弟,所以我不動你,你自己給死了的人一個交代。”

    “梟兒,我……我……!”貍子表情慌亂,雙腿打顫。

    “拿刀。”梟哥閉著眼睛喊了一句。

    “梟兒,我TM不想死!”貍子突然吼著回應道:“我好不容易扛過來了,我不想死!”

    梟哥聞聲咬了咬牙。

    “梟兒,這屋里沒有外人,就咱倆……你放我一馬,誰都不知道。”貍子聲音顫抖:“我……我從跟你開始,就從來沒求過你,這次你幫幫我,看在我們這么多年一塊玩命的份上。”

    如果貍子沒有經歷過那三天的折磨,他絕對有勇氣去自殺,可他熬過了那三天后,心里那口氣兒,早都不知道泄在了什么地方,他不想死,也不敢死了。

    梟哥緩緩抬起左手,拿起嘴上的煙頭:“貍子,拿刀!”

    “我不拿!”

    貍子崩潰的吼著:“子梟!你想想我們之間的感情行嗎?想想我們在一塊經歷了多少事兒?啊?!在待規劃區,大黃辦事兒的時候多拿了人家二十萬,被十幾個人綁在鐵塔上面,差點沒活活燒死!是誰連想都沒想,拎著槍就跟你去救他……在邊藏,我們辦大金牙,車丟了,糧食沒了……上百公里的大雪地,連個人都沒有,又是誰一步步給你背出來的?!”

    梟哥聞聲雙手顫抖。

    “誰沒犯過錯!誰沒有?我承認,我是慫了,我是怕了……可你換個人,就一定能保證,他不會做出的選擇嗎?”貍子滿臉淚痕,聲音無限傷感的看著梟哥:“你放我一馬,我不玩了……我離開,我回家好好過日子了,求你了!”

    梟哥吐掉煙頭,抬腳踩滅后,再次拔出手槍,轉身對準了貍子的腦袋:“貍子,門外還有倆兄弟,他們沒進來,但卻在看著我,你明白嗎?在這個年頭,我們又……又干著這樣的事兒,如果沒有家規,那我們還能生存下去嗎?”

    “葉子梟!我就問你,咱倆這么多年的感情重要,還是你的規矩重要?!”貍子吼著喝問道。

    梟哥嘴角抽動。

    “子梟!你要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你想想我老媽,你想想我老婆和孩子行不行!”貍子滿臉淚痕:“我沒了,他們今后怎么辦?啊?!”

    “在這個圈里,就要守這個圈里的規矩。”梟哥聲音顫抖:“你是有家人,可涼仔,小柯他們也有!貍子,身為局中人,得住局中墳。”

    “子梟!!”貍子歇斯底里的吼著。

    “兄弟,我是拿槍的,對……對不起。”

    “亢亢!”

    兩聲槍響泛起!

    貍子躺在椅子上掙扎了幾下,咕咚一聲側倒在了地上。

    梟哥手里攥著槍,轉身就走。

    走廊內,兩個跟梟哥一塊來的人,立馬沖進室內,低頭看向了貍子。

    “不信我?!”葉子梟回頭吼道:“是不是不信我?”

    二人看著貍子一怔,立馬就跟了出去。

    ……

    幾分鐘后。

    室外。

    “大黃打來了電話,問咱們怎么辦?”左側的壯漢語速極快的說道。

    梟哥面無表情的回頭吩咐道:“把車開過來,先走再說!”

    “好!”壯漢邁步跑下臺階。

    梟哥轉身看向另外一人,眉頭輕皺的催促道:“你也去!”

    中年一愣,立馬也點頭離開。

    街道兩側,相隔很遠很遠的路燈,亮著微弱的光芒,梟哥站在冰雪之中,低頭掏出煙盒,剛想再點一根,卻發現里面已經沒有煙了。

    北風冷冽的吹過來,梟哥抬頭凝望街道遠處,雙眼泛紅,左手瞬間捏碎了空空的煙盒。

    “……媽……媽的。”梟哥瞇著眼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后,邁步走下臺階,低頭擰著鼻涕罵道:“怨……怨我。是我沒照顧好你,兄弟。”

    街道上。

    梟哥背影蕭瑟,緩緩走到汽車旁邊,伸手拽開門坐上去,臉上表情已經恢復如常,只是猩紅的雙眼,卻騙不了隨行的兩個兄弟。

    ……

    待規劃區某處民房內,一個青年接完電話后,立馬回頭喊道:“馬上收拾一下,咱們要走了?”

    “回松江嗎?”圓桌旁的男子問了一句。

    “不,不回松江,先往九區方向趕,等電話。”青年話語利落的回應著。

捕鱼达人注册 679美人捕鱼 山东11选5任五遗漏 平特三连肖高手论坛 天津麻将下载官网 山东快乐扑克3在线查询 捕鱼游戏那个好玩 金7乐手机版走势图 贵州捉鸡麻将技巧 中国股市分析 绝对四码 正规手机棋牌信誉品牌 福建省体彩36选7走势图 股票日k线走势图怎 三全中和三中三的区别 娱网棋牌? 黑龙江36选7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