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第九特區 > 第五五六章 擺脫
    丁國珍在下山之前,秦禹曾單獨對他有過囑咐:“歷戰是老汪的人,他胳膊的傷口里很可能有追蹤器,你和察猛只要一擺脫匪徒,馬上就控制住他。千萬記住,只要我不回區內,就一定不要把布魯娜交出去,不然我和朱偉可能有危險……。”

    秦禹曾在待規劃區待了十幾年,這不光把他的膽子養大了,而且還讓他變得非常謹慎與心細。

    老汪突然調他進專案組,目的不明。隨后又弄了歷戰這樣一個人跟著他來贖人,這讓秦禹心里越想越沒底。所以他才不想讓布魯娜比自己先回松江,因為秦禹覺得就一個金雨停作為籌碼不一定夠。

    萬一布魯娜一安全,警署直接翻臉要抓吳天胤這個超級悍匪,雙方一旦開火,那自己肯定第一個被撕票。而這也正好遂了三公子和老汪的愿……

    所以秦禹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先翻臉,直接將歷戰踢出局,把布魯娜控制在自己手里比較安全。如果后面交易順利的話,秦禹再帶著金雨停跟察猛等人匯合,從而一起回到松江。這樣一來,自己順利解救了人質,老汪即使想找他茬也沒辦法。

    丁國珍在得到秦禹的指示后,第一時間就通知了察猛,隨即倆人一對眼神,直接就給歷戰干了。

    待規劃區濕滑的路上,越野車馬達在咆哮。

    察猛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銀色小儀器,皺眉罵了一句:“這是軍用的,不光能定位,還TM能發電碼。”

    “咋弄?”丁國珍左手被歷戰掰的骨頭有些錯位,疼痛難忍,所以他只能用右手開車。

    “小禹怎么跟你說的?”察猛問。

    “讓咱倆踹開歷戰,別回松江,想辦法聯系貓哥。”丁國珍如實回應了一句。

    察猛沉默數秒,低頭看著手掌內的儀器,皺眉回道:“上主干路,快點。”

    “你直接把那玩應扔了就完了唄?!”丁國珍表情急迫的吼道。

    “你懂個毛,先上主干道,快點。”察猛催促了一句。

    ……

    松江南關的指揮中心內。

    “汪署,汪署,請您過來一下。”走廊內有門被推開,隨即一個肩扛警長銜的男子喊了一聲。

    老汪聞聲看了一眼對方,立馬就走了過去:“怎么樣?”

    “電碼突然中斷了,但信號源在移動。”警長話語簡潔的回應道。

    “突然中斷了?!”

    “也不算突然,幾分鐘前還有電碼打回來,但現在它突然移動的很快,而且沒有再給我們發碼。”警長用詞很謹慎的回應道。

    老汪斟酌半晌:“不慌,他可能沒機會發。”

    “那信號源移動的很快,您看怎么辦?”警長問。

    “最后一次電碼信息是啥?”

    “1號已經帶出。”警長如實回應道。

    “馬上通知直升機那邊……。”老汪果斷作出指示。

    警長聽完后,敬了個禮,就匆匆返回室內。

    走廊內,一陣腳步聲泛起,一名身材高大的漢子走過來,輕聲沖老汪耳語了幾句。

    老汪聽完后,低聲回道:“你別在屋里打電話,去外面聯系。”

    “我知道。”身材高大的漢子,立馬點了點頭。

    ……

    待規劃區,大路上。

    察猛急迫的掃了一眼四周后,臉上頓顯喜色:“媽的,還好,還好,有車。”

    “咋了?”丁國珍問。

    “看見前面那幾臺貨車沒,擦邊過去。”察猛舔著嘴唇說了一句。

    “好。”丁國珍聞聲輪動方向盤,將車身靠向對行道上的一排蒙著黑布的貨車車隊。

    大雪地內。

    警署反恐大隊,今年剛拿了大滿貫,三項全能冠軍的歷戰有些憋屈。他目光迷茫的看著一望無際的大野地,咬牙切齒的罵道:“他媽的,小家子氣了,聽技術組的把定位器塞肛里好了……。”

    罵完,歷戰扭頭看向四周,心里瞬間有了決斷。從這里徒步跑回去肯定就得天亮了,但他現在又急于和指揮中心聯系,所以只能沖向主干路,準備找通信設備報信兒。

    ……

    往待規劃區更深處走的路上,一個光頭漢子,拿著電話說道:“錢到手了。”

    “驗了嗎?”安仔的聲音響起。

    “驗了,真錢,數目差不多也能對上。”光頭漢子滿臉笑意的說道:“還是胤哥牛B啊!一把活兒砸出來八百多個,這以前咱想都不敢想。”

    “別說沒用的了,快點趕回來。”

    “好。”

    二人溝通完畢后,就結束了通話。

    往北走的路上,秦禹掃了一眼安仔,皺眉問道:“錢對嗎?”

    安仔撇了一眼秦禹,沒有回話。

    秦禹的經歷,讓他見過很多雷子,大匪,但即使這樣,他面對上敢開槍打死郭行,又敢綁外商的吳天胤,心里還是有點虛。

    這個人的性格和做事兒動機,都跟其他人不太一樣,你完全摸不準他的脈。

    “我還得送你多遠啊?”秦禹沉默半晌后,抬頭沖著吳天胤問道。

    吳天胤緩緩摘下佛祖面具,回頭看向秦禹,笑著問道:“你怕我啊?”

    秦禹斜眼看向他,沒有回話。

    “你哪個警司的,叫啥啊?”吳天胤像是聊家常一樣問道。

    秦禹斟酌半晌,如實回應道:“我是黑街警司的,我叫秦禹。”

    安仔聽到這話一愣:“我知道你,前幾天你的人還給我打過電話呢。”

    “對。”秦禹點頭承認。

    吳天胤仔細打量了一下秦禹,張嘴又道:“我他媽想起來了,我打那個行長的時候,你帶人要抓過我,給我賭那個公司門口了。”

    秦禹額頭飆汗,死死攥著拳頭回道:“趕上了,那有啥辦法。”

    “呵呵,嗯。”吳天胤點了點頭,沒再吭聲,直接把頭扭了回去。

    ……

    待規劃區內,直升機降低高度后,直接支開探照燈,緊跟著有人喊道:“前方車隊停車。”

    再過十分鐘,一名聯防軍士,皺眉拿著對講機叫道:“呼叫指揮中心。”

    “請講!”

    “定位器在一臺販糧的車上找到了,初步判斷,他們跟這個案子沒有關聯。”聯防軍士表情急迫的說道:“我沒有見到歷戰,也沒有見到布魯娜,以及其他警員。”

    “怎么可能?!定位器是植入進了歷戰傷口里的啊!”技術組的人徹底懵了。

    ……

    公路上。

    丁國珍很激動的問道:“哥,猛哥,我太緊張了,你給我拿瓶子接點尿唄……我快憋不住了。”

    “接個JB!”察猛回頭觀望著四周喊道:“找個最近的生活村,想辦法聯系老貓,你快點開。”

捕鱼达人注册 麻将必胜技巧大全 科沃斯股票吧 天津麻将技巧视频 德甲什么时候恢复 皇家棋牌合法吗 怎么开户买股票 韩国28开奖 湖北11选五下载 516棋牌安卓牌 微信捕鱼漏洞免费到账2000 网盛棋牌下载 基金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式有 在手机上怎样购买快赢481 能赚钱的手机网络游戏 百家乐平台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