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嫡女為凰:重生王妃有點兇 >章節目錄第373章 少年王爺,驕且狂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373章少年王爺,驕且狂



    從凰廷出來,天已經黑了。



    蘇映歌今兒倒是不陪長公主了,得回永安侯府。



    蘇鶴被判了刑,她這個蘇家千金,怎么也要回去安慰一下蘇家夫婦,否則怎么演好一出母慈女孝。



    “映歌小姐!”



    剛出了廷門,就見喬維尚的馬車守在一邊,特意在等她。



    蘇映歌有些驚訝,“喬公子,你怎么在這兒?”



    “我尋你來的。”喬維尚說著,臉色有些尷尬,“有件事,得和你說一聲抱歉。”



    “怎么?”



    “楚若蘭被凰廷除名了。”



    蘇映歌一愣,“什么時候的事?她怎么就被除名?”



    除名。



    這可不是辭退啊。



    辭退還可能調進其他司衙。



    除名就是這輩子,凰廷都不可能錄用她當女官,等于徹底封死了她的晉升之路。



    前途盡毀。



    “今天下午,明吏司一個高官來明簿司進行年底考核,喝了一杯她泡的茶,當場嘔血,幸虧送到女醫苑及時,才被救了回來。”



    “她怎么可能下毒?”



    “那可不是,她就是腦子壞了,也犯不上當眾毒害女官……這其中的貓膩,明眼人一看就知。上頭,有人在收拾她。我娘也保不住……”喬維尚苦笑一聲,“很抱歉……”



    喬家犯不上保這么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得罪上面。



    “也不知道她得罪了誰,那女官可是皇后娘娘的心腹……我來提醒你一下,你也別和她聯系了,免得她連累你。”喬維尚說道。



    蘇映歌心底差不多明白。



    皇后出面,那還能是誰指使?君夜宸。



    但是好端端的,君夜宸怎么突然對楚若蘭下手呢?難道她和楚若蘭的密謀,被君夜宸知道了?



    不可能啊!



    長公主殿下都沒查到……



    其實長公主沒查到,是因為從來沒有懷疑過她……



    不在懷疑范圍,自然也查不到后續……



    但那兩口子可不是。



    楚若蘭一時之間,心底有些慌了。



    “喬公子說笑了,我和她只是萍水相逢,就那一次……之后都再也沒有見過她。我和她沒關系。”蘇映歌按住內心驚慌,微笑解釋。



    喬維尚點點頭,“這就好。天色已晚,我送你回家吧!”



    “有勞。”



    兩人上了馬車,一行人往永安侯府而去。



    但在經過一條巷子之時,突然前后冒出了一堆黑衣人,將馬車圍堵,封鎖。



    “你們是什么人?竟然敢截我喬家的馬車?我……”喬維尚撩起車簾,剛嚷嚷了兩句,就被一個麻袋套住了頭。



    一陣拳打腳踢。



    隨行的護衛,根本攔不住,三兩下就被人打翻在地。



    “啊啊啊……救命,快來人,救命,好疼……疼疼疼……”



    喬維尚被打的鬼哭狼嚎。



    蘇映歌倒吸一口涼氣。這……這什么情況?



    下一刻,一個黑衣人沖了進來,拎著她往外拖。



    “救命……你們干什么!”蘇映歌慌亂掙扎。



    但那人拿著繩索,手腳麻利,瞬間就將她綁了一個嚴嚴實實,扔進另一輛馬車之中。



    一刻鐘后。



    原地只剩下一群被打暈的護衛,和被打的頭破血流昏迷不醒的喬維尚。



    ……



    城外,野湖,一舟獨立。



    “王爺,人抓來了。”黑衣蒙面的銀月,將五花大綁的蘇映歌,扔在甲板。



    蘇映歌不敢置信……



    剛才她還以為遇到了喬家的仇人,自己被連累了……



    后來發現自己被抓,懷疑自己被綁架……



    完全沒想到,趁著月黑風高,將自己抓來的人,竟然是君夜宸。



    臘月的盛京城,冰天雪地。



    尤其是這湖泊之上,湖水結了大片的冰,湖上寒風陣陣,吹的人透骨徹心的寒。



    “王爺,你……你為什么抓我?”蘇映歌看見他,心底松了一口氣。



    還好,不是落在歹人手中。



    但大半夜被人擄來……



    似乎不太妙?



    君夜宸坐在藤椅上,一襲銀狐裘袍,襯得他英俊而面無表情的臉,更加冷冽。



    蘇映歌突然感覺他有一點陌生。



    當年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一個少年……



    那時候她被蘇鶴擄來。



    蘇鶴掐著她的臉,十分遺憾地說,“這個美人最標致,可惜要和君夜宸拉攏一下關系,只好把你送給他了。”



    于是命人給她梳洗打扮,精心準備了一番,送到了一艘畫舫。



    君夜宸這個人,她早就聽過,惡名在外。



    要是被他侮辱,她寧肯死!



    房門被關的死死的。



    她逃不掉。



    便緊緊抱著一個花瓶,在房門打開那瞬間,一瓶子砸過去。



    來人微微退了一步,但花瓶砸在門上。



    碎屑在他英俊的臉上劃了一道。



    鮮血,滑下。



    那一刻,少年的眼神,似乎就像今日這般凜冽。



    那一瞬間,她以為自己死定了。



    瑟瑟發抖。眼淚嘩嘩地落。



    她當時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她如果死了,也要得罪君夜宸,讓這個大魔王遷怒她全家,把她那養父母都一起弄死。



    她要拖他們一起下地獄。



    “她是誰?”



    少年眼中的寒光一閃而逝,好像從來沒有存在一樣。



    以至于后來,蘇映歌覺得只是自己的錯覺。



    “這是蘇鶴公子送給您的。”畫舫老板立即邀功。



    君夜宸瞥了她一眼,對身邊的人吩咐道,“送去長公主府。”



    那時候她還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因禍得福。



    她有了一個新的人生。



    永安侯夫婦提出收養自己之時,長公主猶豫了,問她自己的意見。



    侯府千金,和公主身邊一個婢女,身份孰高孰低,她自然清楚。



    為此,就算和蘇鶴做兄妹,她也可以忍受。



    長公主心疼她的遭遇,把她留在身邊教導。蘇鶴被毒打一頓,不敢再招惹她,她的日子也算是過的清靜。



    君夜宸常來長公主府,長公主疼他,勝過對自己的養子。



    她也因此常能見到他。



    世人傳聞他惡名昭彰,但她見到的君夜宸,卻是一個又驕又狂又傲的少年罷了。



    還有溫情。



    隔三差五就有各種好東西送到長公主府。



    冬日的銀炭,夏日的冰,蜀地的云錦,東海的明珠。



    這世上就仿佛沒有他得不到的好東西。



    金樽玉貴,天之驕子。



    怎能不惹人喜歡?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