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一千五十九章 難以抉擇
 看著厚顏無恥的吳慶,花非煙的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吳慶不管這些,把碗放到一旁,跳上通鋪,這回他加足了小心,先是用膝蓋死死壓住花非煙,讓她動彈不得,然后伸出一只手,捏住花非煙的粉腮,將她的嘴巴強行捏開,另只手拿起碗,向花非煙的口中灌去。

花非煙用舌尖死死頂住上牙膛,不讓口中的水流入腹內。

雖說她有吐出去一分部,但還是有一部分滑入她的食道。

見碗已經見了底,吳慶這才退到一旁,好整以暇地看著花非煙。

花非煙連連咳嗽,過了好一會,她才算止住咳聲。

這時候,她突然感覺渾身上下,奇癢無比,但很快,奇癢的感覺被體內的燥熱所取代。

她心里清楚,吳慶定是給她灌下和歡藥之類的催情藥物。

她緊緊咬著牙關,臉上泛起不自然的紅暈,一對美目怒視著吳慶,咬牙說道:“吳慶,我不會放過你!”

“哈哈!”

吳慶大笑,說道:“不放過我?

等我把你送到朔寧王那里,你覺得你還有命在嗎?”

感覺藥效已經在花非煙的體內生效,吳慶湊上前去,不緊不慢地把花非煙身上的繃繩全部解開。

手腳恢復自由,花非煙片刻都沒猶豫,一把掐向吳慶的喉嚨。

她就算死,也要拉上吳慶這個小人!她用出了全力,但是她的手掐住吳慶脖子時,就像在給對方撓癢癢一樣。

吳慶嘿嘿一笑,說道:“美人,這么快你就忍不住,主動來投懷送抱了?”

說著話,他拉下花非煙的手,用力地摩挲。

花非煙又急又氣,可是此時她一點力氣也用不出來,而且體內越來越熱,如同著火了一般。

吳慶一臉淫笑地說道:“別急,我們可是有一晚上的時間呢!”

他邊說著話,邊慢慢伸出手來,去解花非煙的腰帶。

花非煙想一腳把他踹開,但她的腿只能抬起一點點,而且完全用不上力氣。

看著湊近過來的吳慶,她痛苦地閉上眼睛。

吳慶的手才剛剛摸到花非煙的腰間,猛然,就聽頭頂上傳來嘩啦一聲巨響,無數的瓦片掉落下來,吳慶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一條人影突然從屋頂上跳入屋內。

“啊——”吳慶嚇得嘴巴大張,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叫。

但很快,他的驚叫變成了慘叫。

跳入屋內的那人,一腳踹在他的胸口上,把原本跪坐在通鋪上的吳慶,直接踢飛出去,隨著咚的一聲悶響,吳慶的身子重重撞到墻壁上,然后反彈落地。

他趴在地上,奮力地抬起頭,這時候,他總算看清楚了來人的模樣,腦袋也隨之嗡了一聲。

跳入屋內的這位,正是劉秀。

趴在地上的吳慶一句話都沒說出來,哇哇哇的連吐了三口血。

他漲紅的臉色,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慘白。

神智已然模糊,但還沒有完全消失的花非煙,也看到了劉秀,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斷斷續續地說道:“陛……陛下?”

看著小臉通紅,身子不斷扭動,一臉痛苦的花非煙,劉秀眉頭緊鎖。

好險啊!如果這段時間自己不是有夜跑的習慣,如果今晚自己沒有遇到非煙出宮,如果自己不是好奇心重,帶著黑毛出來看熱鬧,非煙就得折在吳慶的手里了。

劉秀以手背抹了抹花非煙額頭的虛汗,柔聲說道:“別怕,是我!”

花非煙擔心自己此時神志不清,看錯了,但劉秀的話音,讓她緊繃的神經松緩下來,她顫聲說道:“陛下,我……我難……難受……”劉秀正要說話,耳輪中就聽咔的一聲脆響,房門被人踹開,緊接著,數名侍奉打扮、手持利刃的大漢沖入進來。

為首的一位,兩邊嘴角各有一條橫疤,看起來嘴巴都快要咧到耳朵根下,相貌丑陋又駭人。

這人看到劉秀后,先是一愣,緊接著,眼睛突的一亮,脫口說道:“劉秀!”

叫出劉秀的名字后,疤臉侍奉斷喝一聲,持劍沖了上去,劍鋒橫掃,取劉秀的脖頸。

沙!赤霄劍出鞘,當啷,劉秀的面前乍現出一團火星子,疤臉侍奉撲過來的身形,被震得橫掠出去。

他剛退開,另有一名紅了眼的侍奉沖向劉秀,持劍的手都在不由自主地哆嗦著。

不是怕,而是興奮。

拿下十個花非煙,都不如拿下一個劉秀,現在劉秀就一個人,對于他們而言,這簡直就是千載難逢的良機。

那名侍奉到了劉秀近前,向他的面門刺出一劍。

劉秀腦袋一偏,將對方的鋒芒閃過,緊接著,他回手一劍,重劈對方的頭頂。

侍奉橫劍向上招架。

當啷!噗通!劉秀的重劍,又豈是那么好接的?

雙劍接觸的瞬間,侍奉感覺似有千鈞之力壓下。

他站立不住,被震得仰面而倒。

身在通鋪上的劉秀飄然落地,順勢向下刺出一劍。

噗!被震倒的侍奉還想起身,結果被赤霄劍貫穿胸膛,被釘死在地面上。

疤臉侍奉大吼一聲,喊喝道:“一起上!拿下劉秀,助大王稱帝,我等皆可封王、侯!”

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封王、封侯的誘惑力實在太大,哪怕他們都已看出劉秀武藝高強,劍力奇大,但在封王封侯的誘惑之下,眾人還是前仆后繼。

劉秀一邊揮劍格擋眾人的進攻,一邊沉聲說道:“現官稷已被團團包圍,你等繳械投降,還有一線生機,若負隅頑抗,只有死路一條!”

圍攻劉秀的眾人聞言,心頭同是一震,官稷已經被包圍了?

疤臉侍奉眼中寒芒一閃,立刻說道:“別聽劉秀的,如果劉秀真是帶著兵馬來的,他不會一個人闖進官稷!”

不得不說,疤臉侍奉很冷靜,也很機敏,一語切中要害。

劉秀身為天子,開國的馬上皇帝,馬上意識到,這個疤臉漢子,就是這群人的頭目。

擒賊先擒王!劉秀心思一轉,便想出了應對方案。

他連出數劍,將周圍的侍奉逼退,看準空檔,直奔疤臉侍奉而去。

疤臉侍奉也不懼怕,持劍反沖上來,當啷,二人對沖,雙劍碰撞在一起。

只聽咔嚓一聲,碰撞的力度太大,疤臉侍奉的手中劍應聲而短。

手中只剩下半截劍,疤臉侍奉沒有任何的驚訝和遲疑,以半截劍向劉秀的脖頸狠狠抹去。

劉秀橫劍格擋,沙,劍鋒與劍鋒的摩擦,蹭出持續閃爍的火星子。

疤臉侍奉側身一腳,踹向劉秀的胸口。

劉秀身側閃躲,當對方的腳擦身而過時,他出手如電,死死抓住對方的腳踝。

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疤臉侍奉的半截劍反而能施展開來,他向劉秀的身上猛刺一劍。

他快,劉秀更快。

后者手臂向外用力一甩,喝道:“滾出去!”

嗖!咔嚓!嘩啦啦——疤臉侍奉的身形倒飛出去,撞碎窗戶,從屋內直接飛到屋外,重重地摔落在地。

咔!機關觸動,啪啪啪,一連串的弩箭飛射下來,疤臉侍奉的身子在地上連續翻滾,叮叮叮,弩箭在他的身后撞擊青石,響聲連成一串。

“劉秀,放下劍,不然我殺了她……”一名侍奉不知道什么時候接近到花非煙身旁,手中劍壓在她的脖頸上。

劉秀扭轉回身,與此同時,手臂一揮,寒芒乍現。

那名侍奉都沒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覺得脖頸一麻,而后體內的力氣一下子被抽光,他瞪大眼睛看著劉秀,身子直挺挺地向前撲倒,壓在花非煙的身上,在他的脖頸處,觸目驚心地插著一支短弩箭。

周圍的侍奉大驚失色,再次向劉秀圍攻過去。

沙、沙!劉秀的閃躲稍微慢了一點,背后的衣服被連續挑開兩條口子。

他斷喝一聲,赤霄劍向前橫掃,一名侍奉抽身而退,另一名侍奉,彎腰閃躲。

劉秀另只手探出,一把抓住彎腰閃躲的侍奉面門,推著對方的腦袋,向前直沖。

咚!二人沖到窗戶近前,窗欞隔住侍奉的后腰,令其倒仰著栽出窗戶。

后面的三名侍奉追上劉秀,三把劍,一并攻向他的后背。

他回手一劍橫掃,叮叮叮,三把劍齊被彈開。

房舍內,劉秀以一敵眾,摔出窗戶的疤臉侍奉從地上狼狽爬起。

一名侍奉打扮的漢子急匆匆跑進后院,對疤臉侍奉急聲說道:“師兄,官稷外來了大隊的官兵!”

劉秀是一個人來的沒錯,但在來官稷的半路上,他遇到了回長安報信的云兮閣人員。

花非煙在進入官稷之前,交代的清楚,一個時辰她不出來,馬上回長安報信。

云兮閣的人沒想到半路竟然會遇上只身出城的劉秀,將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向劉秀講述一遍。

劉秀意識到事態嚴重,將自己玉佩交給云兮閣的人,令其繼續趕回長安,直接抽調看守城門的城門軍,前來官稷增援。

此時,這名侍奉所說的官兵,正是被云兮閣領來的城門軍。

疤臉侍奉聞言,禁不住倒吸口涼氣,官兵來得好快啊!他看看報信的侍奉,再瞧瞧還在房舍內廝殺的劉秀等人,有些舉棋不定。

劉秀的身手可不簡單,他們人數雖多,但一時半會,還真拿劉秀沒辦法,而且在狹窄的房舍內,他們即便人多也施展不開。

可若是繼續耽擱下去,等官兵把官稷包圍了,他們這些人,誰都別想跑。

對于疤臉侍奉而言,眼下當真是一個艱難的取舍。

撤走,就錯失了拿下劉秀的最佳機會,不走,他們有全軍覆沒之危。

思前想后,疤臉侍奉將食指塞入口中,發出悠長又尖銳的哨音。

在房舍內,正與劉秀激戰的眾人聽聞哨音,臉色同是一變,他們紛紛虛晃一招,或是順著窗戶跳出,或是順著房門撤離,只眨眼工夫,十幾人全部退出房舍。

人們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疤臉侍奉身上,有不解,有疑惑,還有茫然。

疤臉侍奉沉聲說道:“官兵即可就到,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里!”

“你們誰都走不了!”

劉秀身形一晃,手提著赤霄劍,順著窗戶也跳了出來。

見狀,包括疤臉侍奉在內,人們心中同是一動。

劉秀待在房舍內,他們施展不開,很多東西也用不上,現在劉秀出了房舍,到了外面,他們可就再無劣勢。

人們齊刷刷地看向疤臉侍奉,只等著他下達命令,他們好再次圍攻劉秀。

甚至有幾名侍奉把剛剛收起的大網都準備好了。

疤臉侍奉的拳頭握了又握,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劉秀,大聲喝道:“撤——”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