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漢鄉 >章節目錄第六十二章恐懼的根源
    第六十二章恐懼的根源

    肉刑其實就是野蠻帝國的象征之一。

    上位者需要用殘酷的刑罰讓人們對他產生敬畏感。

    就像學校里面,最強壯的孩子總是用拳頭來恫嚇同學一樣,都是最原始的手段。

    這種方式自從人類結社群居之后就產生了,并且一直在演變,逐漸成為了花式繁多的肉刑。

    一般來說,剝奪別人的生命就是最殘酷的手段,那些聰明的掌權者們,唯恐其余人不能接受教育,結束模仿那個罪人的行為,不能產生足夠多的物傷其類的奇妙感覺,就盡量的讓那個罪人在臨死前遭受最恐怖的懲罰。

    結束一個人的生命從來就不是肉刑的最終目的,讓所有有畏懼感才是。

    始皇帝以前,王的家臣是不會遭受閹割這項羞辱的,只有需要出入宮禁的奴仆才需要。

    戰國時期的權貴們還有相互贈送閹人當禮物的習慣,在那個時候,閹人是當做性伴侶來用的,幫助家里的婦人干粗重的活計,不過是后來開發出來的一種功能。

    一般來說,**可以入車的嫪毐才是真正造成閹人大流行的一個起點。

    這個給了始皇帝莫大羞辱的家伙,讓幾乎所有的帝王都對自己妃子身邊的男子開始有了戒心。

    何愁有?

    他從不擔心別人有多余的東西,因為他最拿手的手段就是去掉他認為別人身上長的多余的東西。

    這是一個很干凈的人,身上絕對沒有什么多余的東西,包括,頭發,眉毛,胡須,以及多余的指甲。

    為皇家服務了四十五年,他在皇宮中享有非常高的聲望,以至于從文皇帝到現在的皇帝,都對他保持了很大的敬意。

    就因為有這個干凈人存在,大漢的皇宮中才沒有出現任何的丑聞,也讓皇宮外面的人徹底絕了結交皇帝妃子的心思。

    衛青之所以不經常去見自己的姐姐,何愁有絕對是其中一個不可逾越的理由。

    一般來說,愛笑的人人緣都不會太差,唯獨何愁有不是,盡管他一向笑的和煦燦爛,他卻一個朋友都沒有,甚至連一個敢跟他親近的人都沒有。

    幾十年來,何愁有從來沒有踏出過皇宮一步。

    站在宮門前回頭看著諾大的皇宮感慨萬千,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重新修繕之后的皇宮外墻。

    一個小黃門侍立一邊,何愁有沒有開口說話,他不敢離開,更不敢說一句話,哪怕送何愁有去受降城的軍官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依舊不敢出言提醒。

    “你是建元三年進的蠶室吧?”何愁有終于注意到了這個小黃門。

    “回老祖宗的話,是建元三年進的宮。”

    何愁有看看小黃門的紗冠點點頭道:“還不錯,這么些年下來已經有資格戴烏紗冠了,應該是一個勤快的年輕人。”

    小黃門低下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人老了,就會討人嫌,陛下也嫌棄我這條老狗了,就把我打發的遠遠地,眼不見為凈啊。

    也好,去別處看看也好!”

    說完,就解下頭上的烏紗冠,摩挲一下锃光發亮的腦袋,笑呵呵的把烏紗冠遞給了小黃門,然后就上了馬車,此去受降城兩千余里,宦官的身份還是不要暴露為好。

    何愁有在皇宮大門前停留的時間不算太短,因此,這一幕就落在很多有心人的眼中,尤其是何愁有那顆明光锃亮的腦袋,想讓人忽視都不可能。

    長平自然就是有心人之一。

    來稟報的人不認識何愁有,長平如何能不認識!

    在聽到何愁有去了受降城的消息之后,正在喝茶的長平連手里的茶杯掉地都渾然不知。

    肚子已經很大的張氏見長平被驚駭成了這副模樣,連忙問道:“舅母,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長平哆嗦了一下回過神來,自言自語的道:“陛下這是連繡衣使者都不相信啊!”

    “繡衣使者?”

    “去病他們既然能拿出一封空白的繡衣使者的文牒,說不定就能拿出第二封。

    暴露出來,并且被使用的文牒不可怕,陛下這是在擔心那些沒有暴露的文牒。

    陛下最恨的就是有人欺下瞞上,沒想到此次連何愁有都派出去了,去病他們的日子不好過了。”

    張氏皺眉道:“這人很可怕么?”

    長平苦笑道:“去問問你父親就知道了。”

    長平并不愿意輕易地將皇家秘聞說給張氏聽,畢竟,何愁有這種人的存在,對皇家來說談不到體面。

    回到書房的長平,在第一時間都提起了筆,開始給遠在邊寨的丈夫以及兒子,外甥,云瑯分別去信。

    何愁有之所以會威名赫赫,完全跟他長期處理,解決外戚集團時的殘酷毒辣手段是分不開的。

    人彘二字,是皇宮中的禁忌,也是讓宮人們最心驚膽寒的兩個字。

    長平甚至以為,以霍去病,云瑯,曹襄,李敢他們四人的身份根本就不夠格讓何愁有這種人出山。

    而此時,邊關最大的外戚就是衛青!

    給衛青的信函里面說的最簡單,只說何愁有出宮了,目標朔方!

    她相信,只要衛青得知了這個消息,就知道給如何應對。

    給霍去病的信說的也很簡單,只說千萬,千萬不要得罪這人,哪怕是損兵折將也要以此人的安危為第一要務。

    給曹襄的信里面完全就是大段,大段的告誡的話,話里話外的意思只有一個,一定要聽霍去病,云瑯的話,萬萬不敢逾越半步!

    給云瑯的信就寫的很長,在信里,長平將她知道的關于何愁有的消息以及傳說,事無巨細寫的非常詳細。

    這一次,長平沒用簡牘來寫,而是用了半匹白絹才把四封信寫完。

    不等天亮,就派出家將,將這四封信連夜送去了白登山。

    何愁有并沒有走遠,而是在離開長安三十里之后,就停留在了新豐市。

    那個白日里表現的非常不耐煩的校尉,如今被掛在梁柱上,成串的血珠子從他赤裸的身體上滑下,最后在腳趾處匯集成一道細細的血泉流淌進了銅盆。

    何愁有那雙沾滿鮮血的手放進裝了清水的銅盆,很快,血污就擴散開來,將清水染成了紅色。

    “陛下也真是不小心啊,派個人護送我去邊寨,也能輕易地就把消息給走漏了。

    你們繡衣使者是干什么吃的?”

    何愁有的雙手在銅盆里攪動,紅色的血水被油燈照耀之后泛出一種詭異的黑光。

    站在墻角的一個中年人體如篩糠,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何愁有取出一塊白絹仔細擦干了雙手問道:“今天晚上,去往白登山的信使有幾波了?”

    中年人顧不上擦拭腦門上的汗水連忙道:“從昨日午時到四更天,去白登山的信使有六波!”

    “查清楚了么?”

    中年繡衣使者擦拭了一把汗水道:“兩道是換防令,一道出自光祿卿郎中令之手,目標是中部校尉府,另外一道是執金吾給西部校尉府的補充軍令。

    至于內容,卑職不敢探查。”

    何愁有點頭道:“軍國大事,不該我們知道的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其余四波都是什么人?”

    “長公主家兩波……細柳營,北大營各一,內容不知,老祖宗如果想知道內容,卑職還需要進一步探查!”

    何愁有想了一下搖頭道:“不必了,我準備快馬趕到受降城,你們有什么辦法沒有?”

    中年人立刻回答道:“有,只要老祖宗撐得住,可以換馬不換人,最快七天就能抵達白登山,至于白登山到受降城,道路還沒有通,需要受降城的人來接,且時間不定!”

    何愁有呵呵笑道:“原來,受降城是一處不受陛下監管的地方啊……”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