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漢鄉 >章節目錄第一八五章疑神疑鬼
    第一八五章疑神疑鬼

    事情既然交給了繡衣使者,不論是云瑯還是公孫敖都不會再難為對方。

    他們兩人都相信,繡衣使者會給兩人一個交代。

    不過,事情很蹊蹺,繡衣使者沒有來,來的是一個黃門監,一個云瑯很熟悉的人——鐘離遠!

    鐘離遠來了,好像并不是來處理問題的,更像是來和稀泥的。

    僅僅瞅了一眼被公孫敖打死的三個人之后,就問公孫敖:“你的家仆?”

    公孫敖皺眉道:“正是!”

    “因何被打死?”

    “護衛不力。”

    鐘離遠就笑道:“既然如此,合騎侯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公孫敖怒道:“不能如此偏袒云瑯吧!”

    鐘離遠朝四周看了看,朝周圍看熱鬧的十幾個列侯施禮道:“合騎侯發癔癥了。”

    聽鐘離遠這樣說,公孫敖反倒不生氣了,朝鐘離遠施禮道:“卻不知這句話出自何人之口?”

    鐘離遠嘿嘿笑道:“陛下說的。”

    公孫敖看了云瑯一眼朝鐘離遠施禮道:“陛下說得對,是某家睡迷糊發癔癥了。”

    蘇建點點頭,覺得公孫敖說的很對,公孫賀也覺得公孫敖今天難得的聰慧了一次,很是欣慰。

    只有霍去病看了云瑯一眼,見他也是一臉的迷惑,就忍不住對鐘離遠道:“發癔癥?一個領兵大將會無緣無故的發癔癥?”

    公孫敖臉色大變,急忙朝霍去病施禮道:“冠軍侯仗義執言,公孫敖銘記于心,只是這次,真的是某家發癔癥了。

    蒙昧之中向永安侯發難,乃是公孫敖之錯,回頭就有禮物奉上,還請永安侯看在同僚一場的份上見諒。”

    云瑯看看四周,只見公孫賀,蘇建等人不約而同的回房間了,忍不住長嘆一口氣道:“誤會一場,誤會一場,既然是誤會還談什么賠禮不賠禮的。

    只希望合騎侯能真的明白,這是一場誤會,而不是云某有意為之。”

    鐘離遠笑呵呵的看著公孫敖,公孫敖再次朝云瑯施禮道:“定然是一場誤會,若有一句虛言,讓我被亂箭射死!”

    云瑯的臉色又慘白了一分,公孫敖卻像是見鬼一般立刻就回到自己房間里去了,連屋子里有污血都顧不得了。

    頃刻間,寬大的廊道里,就剩下云瑯跟霍去病,以及站立在自家主人門外的各家護衛。

    云瑯叫來了兩個云氏家將守在公孫敖的門外,這才跟霍去病一起送黃門監鐘離遠離開。

    這些人從到來直到離開,也就一柱香的時間,目送鐘離遠離開,云瑯對霍去病道:“我到現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你相信嗎?”

    霍去病點點頭道:“我信。”

    云瑯又道:“我雖然不知道公孫敖到底遭遇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他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

    霍去病道:“既然公孫敖說小稚羞辱他,問問小稚不就清楚了嗎?”

    云瑯搖頭道:“小稚今天除過給公孫賀,蘇建療傷之外,剩余的時間都在我房里睡覺,說是困倦的厲害。”

    霍去病怵然一驚,看著云瑯道:“公孫敖那里是再也問不出事情的經過了是嗎?”

    “那么驕傲的一個人,寧愿當面向我賠罪,并且發誓賭咒,我相信,這時候去問他,他只會說是自己做了一個無關緊要的噩夢,不會吐一個字的。”

    霍去病又問道:“云氏醫館的主人只會是云氏對嗎?”

    云瑯嘆口氣道:“你可能忘記了,云氏醫館可不僅僅只有這一座醫館,富貴鎮上也有一座,以前叫做皇家醫館,只是后來被阿嬌貴人將醫館開遍天下,皇家恩典不好泛濫,就改名叫做云氏醫館了,屬于全天下一千三百余座皇家醫館中的一座。

    醫館中,小喬,蘇稚其實就是主事人,但是,就這兩個醉心醫術的人,我不覺得她們能把醫館經營的水泄不通。”

    霍去病沉默不語,云瑯也沉默了良久之后輕嘆一聲道:“你說我應該懷疑某些人嗎?”

    霍去病道:“那會讓你痛苦的。”

    云瑯點頭道:“非常的痛苦,再大的損失也比不上丟失一個朋友帶來的痛楚。”

    “事實上你沒有損失!”

    “如果有損失,我就不會懷疑她,就因為沒有損失才像是她做的事情。”

    “她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那是一個活在夢境中的女人,一個拒絕長大的女人,一個把自己的生命綁在另外一個人身上的女人。

    有一段時間,我以為她已經變得自強自立了,現在看來,她變得更加愛他了。

    甚至不顧自己的得失去愛那個人。”

    霍去病笑道:“妻子為丈夫著想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云瑯笑道:“至少從道德上她這樣做無懈可擊。”

    “既然如此,你準備怎么做?這么多年才樹立起來的一個靠山,現在要倒,你準備如何樹立自己的立場呢?

    人家這樣做的目的是在警告你,告訴你云氏對她沒有秘密可言,同時也告訴你,她已經不需要你了。”

    云瑯看著霍去病道:“那場突如其來的斗毆,你有預兆嗎?”

    霍去病搖頭道:“沒有,只覺得那是最好的解決事情的辦法之一。”

    “你覺得大將軍知道此事嗎?”

    霍去病想了片刻,不確定的道:“大漢十六武侯以大將軍為尊,平日里就算是有間隙,也不會像這次一樣完全不可調和,公孫敖,公孫賀以前的時候其實跟大將軍的私交很好,我年幼的時候甚至給他們當倒酒的小廝,看他們在一起縱酒狂歡,后來可能是官職發生了變化,他們就逐漸變得疏遠。”

    “這一點我是知道的,阿襄跟我說過,大漢武侯永遠都不能擰成一股繩,更不能齊心協力,否則就是大禍臨頭之日。

    所以,我了解,即便是公孫進暗算了你,大將軍并沒有為你討回公道。

    我甚至知道,當年公孫進之所以會暗算你,純粹是公孫進自己的想法,與公孫敖無關。”

    霍去病輕笑一聲道:“你覺得從那場會議開始,我們兄弟就中了別人的算計?”

    云瑯笑道:“被算計的人應該不少,至少公孫敖這個傻蛋絕對是其中一個。”

    “所以說,你覺得大將軍也不可信?”

    “他至少應該是知情人,我甚至懷疑,母親也知道這件事,只是,他們這樣做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弄死我?他們不用這么麻煩吧?”

    云瑯抓抓腦袋,知道不能再繼續這樣的話題了,如果繼續想下去,他身邊就沒有一個可以信任的人了。

    “我們去喝酒吧,喝醉了大睡一場,醒來之后再看這件事說不定就會有不同。”

    霍去病豪邁的一笑,邀請云瑯去喝酒。

    “我兩的腦袋腫的跟豬頭一樣,再喝酒,哈哈,這腫脹想要消下去,估計需要更長的時間。”

    “喝不喝?”

    “喝啊,不喝的才是王八蛋。”

    宋喬眼看著兩個豬頭人抱著酒壇子痛飲,卻束手無策,他們喝酒喝的非常豪邁。

    一壇子喝光之后,立刻就打開另外一壇子酒喝,直到兩人喝的爛醉如泥,桌子上的菜肴也一口沒動。

    即便是喝醉了,霍去病依舊抓著云瑯的手沒有松開,宋喬不忍分開兩人,就只好把他們安置在一起,自己跟蘇稚守在邊上照顧。

    這一夜,云瑯做了無數個悲傷地噩夢,淚水幾乎流淌成河,每一個快速劃過的片段,都讓云瑯肝腸寸斷,每一個轉換的場景都讓云瑯寒毛直豎。

    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多年用情感構筑的大廈會在這一瞬間倒塌。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