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和薄少撒個嬌 >章節目錄202 獨角戲(2更)


    還沒等陸衛華開口,洛歡已經主動眼神警告道:“觀棋不語真君子,懂嘛?”

    陸紹年:“……”

    陸紹年俊臉瞬間委屈起來。

    自己真的只是想要幫忙而已啊。

    再說了,自己想幫的可是她啊。

    陸衛華倒是眸色一怔,沒想到一向紈绔的陸紹年居然被洛歡的一個眼神管得服服帖帖的。

    這還是自己的兒子嘛?

    陸衛國欣慰的一笑,繼續走棋,卻依舊沒有讓洛歡的意思。

    洛歡瞇著鳳眸,沉著以對,幾番斬殺之后,雖然錯失了小兵小將,卻也沒有亂了大局。

    這一下子,倒是讓陸衛國有些心底詫異了。

    這個洛歡,本事不小啊。

    這象棋考量的一是棋藝,二就是心境了。

    越是冷靜越是沉穩,往往才可以活到最后,拿到勝局。

    陸紹年本來在觀局之初比較緊張,現在意識到洛歡的水平不差之后,立刻松了口氣。

    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

    “洛小姐別讓著我,這句話,現在該是我跟洛小姐說吧?”

    陸衛華視線管望棋局,話語帶著幾分打趣,聞言,洛歡勾唇,挑眉道:“陸總跟我客氣了,難得棋逢對手,怎么能讓呢。”

    “好。”

    陸衛華對于洛歡的態度很是滿意,繼續封殺,畢竟老謀深算,洛歡很快就敗下陣來。

    洛歡和陸衛華的搏殺很快就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尤其是薄靳南和宋丞。

    陸紹年的心思,薄靳南又怎么會不明白。

    他這是想讓洛歡獲得陸衛華的好感。

    宋丞嘴角噙著一抹似笑非笑,說實話,看著薄靳南吃癟,別有一番感受。

    “要不要上前幫忙?”

    宋丞緩緩地開口,意味深長道:“我記得你下象棋的水平很高。”

    薄靳南:“……”

    薄靳南挑眉,雖然沒有言語表示,卻已經踱步上前走到了洛歡的身側。

    廝殺正在進行時的時候,洛歡忽然感覺到一道炙熱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轉身一看,和薄靳南的視線在空中交匯。

    洛歡一怔,莫名的,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似乎給無形中的壓力更大了些。

    洛歡略微有些亂了分寸,陸衛華瞇著眸子,將洛歡的異樣盡收眼底。

    ……

    溫蕊和蔣禾琴等人見薄靳南也圍了過來,立刻跟著過來,一時之間,不少人圍聚在棋盤前,每個人心思各異。

    “洛小姐,我這可是要將軍。”

    陸衛華將炮和馬同時逼宮,洛歡臉色微變,卻并不意外。

    姜還是老的辣。

    自己算是節節敗退。

    到了這一步,怕是回天無力了。

    洛歡勾起唇角:“手下敗將,輸的心服口服。”

    ……

    周遭的人面面相覷,嘲弄不言而喻。

    蔣禾琴嘴角噙著冷笑,因為洛歡敗下陣來松了口氣。

    這洛歡要是真贏了,自己還琢磨著怎么辦才好呢。

    溫蕊同樣面色緩和了些,洛歡今天已經風頭正盛了,如果再繼續這么常勝將軍下去的話,怎么得了?

    薄靳南見狀瞇著眸子,墨眸閃過一抹思量,低沉的嗓音漫不經心的在奢華的客廳內響起。

    “洛歡,你這讓的技巧太拙劣了。”

    洛歡一怔,只見薄靳南的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小手,將自己的車移了個位置,直搗黃龍。

    洛歡:“……”

    有了薄靳南這一幫忙,似乎勝敗局勢瞬間逆轉了。

    該死的,自己怎么漏看了這一步。

    雖然陸衛華步步為局,攻心至上,但是他的后方卻是一團亂。

    所以,與其等死,倒不如殊死一搏,主動出擊。

    洛歡真不知道是該感謝薄靳南,還是該怪男人多管閑事了。

    洛歡想要縮回小手,可是男人的大手卻攥得自己緊緊的,沒有半點要松開的意思在。

    陸衛華:“……”

    洛歡和薄靳南這點點曖昧,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陸紹年看著這黑眸盡是不滿,宋丞卻直接攔了下來,宋丞最先發話:“這一局真的是秒啊。”

    洛歡尷尬的笑了笑,硬是將小手從薄靳南的大手中掙扎出來。

    “薄總,多謝您的幫忙了。”

    “誰說我是幫你?只是嫌你故意輸的太蹩腳罷了。”

    薄靳南幽幽的開口,堵住了洛歡想說的話。

    洛歡:“……”

    呵……

    大佬真的是會把自己捧高啊。

    本來輸就輸了,如今逆轉,倒是再讓自己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洛歡有些頭疼直接唇角擠出一絲笑意。

    “本來就是敗局,薄總何必幫襯呢。”

    話音落下,沒等薄靳南說話,洛歡主動看向陸衛華,認真道:“陸總,我輸的的心服口服。”

    洛歡淺淺一笑,落落大方。

    陸衛華滿意的勾唇,說實話,單單是一盤棋,自己已經非常喜歡洛歡這個丫頭了。

    這個女人沉著冷靜有膽識,態度更是不卑不亢,清麗如水。

    這陸紹年本來看女人的眼光自己是質疑的。

    可是今天一看,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質疑。

    這陸紹年看女人的眼光不差。

    和薄靳南看女人的眼光一致了,這還能差到哪兒去?

    “洛小姐過謙了,希望以后還有機會可以和洛小姐博弈。”

    “好,一定。”

    洛歡輕笑著,今天真的是接二連三的莫名。

    自己是真的不該來參加的。

    ……

    陸衛華一邊收拾著棋盤,一邊勾唇道:“洛小姐年輕有為,前幾個月洛氏打得翻身仗,我也覺得很漂亮。”

    陸衛華道出了自己的贊美,一旁的薄老夫人其實已經觀局很久了,聞言揚起唇角。

    這個洛歡倒是討了一撥人喜歡啊。

    “嗯,其實我對于商界而言還是個新人,還有不少問題還得請教陸總。”

    “叫陸總也太生疏了,直接叫我陸叔叔吧。”

    洛歡一怔,隨即勾唇道:“好,陸叔叔。”

    “嗯。”

    陸衛華滿意的一笑,顯然對洛歡的態度已然在不言之中了。

    陸紹年一聽興奮得幾乎是要爆炸了。

    這爸爸是認可洛歡了啊。

    “爸,我就說您會喜歡洛歡的。”

    “這光是我喜歡怎么能夠……”

    陸衛華話里有話,也得要看看洛歡心底喜歡的是誰啊。

    洛歡:“……”

    洛歡有些頭疼周旋在這關系里了。

    “陸叔叔說笑了,我只是來參加生日宴的。”

    洛歡避重就輕,劃清了界限。

    薄靳南眸光幽深似海。

    在座的不少都是明白人,并為言明卻又彼此心里知曉。

    ……

    薄靳南薄唇抿起,對待陸衛華的態度,謙遜有禮。

    “抱歉,陸叔叔……”

    “這英雄一怒為紅顏,常理之中,我能理解。”

    陸衛華含笑開口,話中深意已在不言之中。

    薄靳南淡笑勾唇,眸光深沉。

    ……

    洛歡:“……”

    洛歡覺得自己真的是全程坐得比較尬。

    左右都不對的感覺,如今看著陸衛華意味深長看著自己的眸光,也只能裝傻,想著盡早可以結束這一場生日宴。

    ……

    一旁溫蕊眼睜睜的看著洛歡幾乎是一路開掛,臉色有些難看。

    這個洛歡,自己原先真的是小瞧她了。

    溫蕊扯唇,隨即道:“洛小姐,沒想到你的棋藝那么好,抽空的話,一定要教我啊。”

    “其實都是陸叔叔讓我罷了,我這個棋藝拿不出手。”

    洛歡輕笑著,柔聲開口,話語帶著幾分疏離。

    孫敏見狀有些不滿道:“這有些人的翅膀就是硬,怎么說好聽的話似乎都沒用,小蕊,既然人家洛小姐不給面子,你又何必貼上去呢。”

    溫蕊見狀勾唇,略微幾分責怪的看了一眼孫敏。

    “媽,您在胡說什么呢,我這剛和洛小姐認識,就開口讓洛小姐教我下棋,說起來是我越距了。”

    溫蕊柔聲說完,輕聲道:“洛小姐,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交流的地方還很多,請多多擔待了。”

    洛歡:“……”

    這溫蕊越是把自己的架子放得低,越顯得自己高高在上,不近人情了。

    洛歡瞇著眸子,這溫蕊很顯然是把自己當成假想敵了。

    事實上,自己真的是被無辜摻合進來的。

    見狀,洛歡勾唇。

    “應該是我以后有事兒多請你和薄總擔待了。”

    洛歡字里行間稱呼薄靳南都是薄總,一直都是把自己放在下屬謙卑的狀態。

    如今的一句你和薄總,自然是代表著洛歡對溫蕊身份的認可。

    薄靳南英俊的面容染上幾分冷峻,眸光更是意味深長。

    溫蕊的臉色卻沒有好到哪兒去……

    自己和薄靳南的關系,一直都是自己的獨角戲。

    如今洛歡一句讓自己和薄靳南好好擔待,那就是把自己之前的發難全部輕描淡寫的予以還擊了,這就顯得自己愚鈍了。

    溫蕊當下斂了斂心神,自己不能再這么繼續下去了。

    否則面對洛歡,自己只有節節敗退的份兒。

    溫蕊看了一眼孫敏,暗示的意味明顯,孫敏也只能作罷。

    溫蕊嘴角揚起一抹冷笑。

    這蔣禾琴自然覬覦溫家的財產,那么蔣禾琴一定會幫自己處理好洛歡的。

    那么自己只需要等就可以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

    果不其然,溫蕊剛這么想,只見蔣禾琴直接拍手。

    “洛小姐真是優秀,有洛小姐做薄氏的設計部主管,怪不得薄氏的設計部發展迅速呢。”

    洛歡:“……”

    ------題外話------

    么,2更,3更還在碼哈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