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回到過去變鸚鵡 >章節目錄324、緋虎,咱們再合作一把?
    將軍馱著喬翊跑了兩圈,把胡謙瞧得眼熱無比,等喬翊下來的之后,他立即翻身爬了上去。

    剛開始他還有些擔心自己年紀比喬翊大,體重也重不少,將軍馱他會比較吃力。

    不過他顯然想多了,將軍馱他根本不費什么力氣,沒一會就馱著他在訓練場上疾奔起來。

    跑了一圈,經過吳馨身邊的時候,吳馨朝緋虎招了招手:“緋虎,你過來,我和你說點事。”

    “啥事?”緋虎從將軍身上飛了下來,懸在吳馨面前。

    “最近我手上有個比較頭疼的案子,你家喬爸的事已經辦好了,暫時沒啥事,你和鳳橘就留在這幫幫我的忙唄。”

    “放心,不讓你們白幫忙,案子破了,老規矩,照樣給你們發獎金。”吳馨點著它的腦袋開口道。

    “這事要和喬爸他們商量一下,同時還有件事忘了告訴你,江秀冉最近又冒出來生事了。”

    “這個女人哪怕回不了國,也不肯消停,我得想法子早點把她給處理掉。”

    “不然,以她的性子肯定不會善甘罷休。”緋虎并非立即同意吳馨的請求,它將年前江秀冉指使常院長算計百爸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這女人真是個禍根,不過她人在國外,行蹤不定,你想找她麻煩并不容易,反倒是她在暗,你們在明,她想干點什么比較方便。”吳馨聽得皺起了眉頭。

    “就因為這事我才煩呢,沒解決江秀冉之前,我怕是沒什么心事幫你辦案,這個女人是個變態,性情偏執扭曲得可怕......”說起江秀冉,緋虎心里就愁的慌。

    它這個時候特別渴望自己有超能力,可以一瞬千里,或者能超距離瑣定那個神經病女人的確切位置,神不知鬼不覺的干掉她。

    可惜,它沒有這樣的能力,沒人幫忙,它不可能跨得過大洋彼岸,也找不到江秀冉。

    嗯,也許應該找找孔美人,若她愿意幫忙的話,要對付江秀冉想必不難。

    “對了,你想要讓我們幫你辦啥案子?”緋虎糾結了一會,甩開心頭的問題,抬目問了一句。

    等處理完江秀冉,吳馨這邊的案子它若有興趣,幫幫忙也不錯。

    畢竟它現在已經進入訓寵師的世界,不能再把自己當成普通的鳥,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懶散,得多給自己找些活干,多鍛煉鍛煉腦力和體力。

    “最近這邊的娛樂場多了不少來歷不明的有害品,我們逮住了一些兜售的小啰啰,一路順藤摸瓜的查下去……”

    “結果大半個月下來,也只查到了幾條小魚小蝦。”

    “再往上的就什么都查不出來的,最嚴重的是貨源并沒有停止,只是在以更以隱秘的方式在出售。”吳馨一臉的頭疼。

    “這事我也沒啥經驗啊,你可以找胡長月幫幫忙,他在本地的娛樂行業有點勢力吧?”緋虎揚了揚鳥頭。

    “找了,但他不肯淌這趟混水,用他的話說,他能保持自身干凈,不沾這玩意,已是不易,若再幫我們,那就是犯了行規了。”

    “所謂道有道義,行有行規,他本就是屬于這個圈子里的人,這些年雖然已逐漸洗手,不再沾那些違法的事,但讓他幫著我們干事,他也不會做。”

    “畢竟他家大業大,有孩子。”吳馨道。

    “先過幾天吧,等我想法子搞定江秀冉再說,若搞定了她之后,你這案子還沒破,我就幫你。”

    “對了,喬爸和田小恬的婚期都定了,就定在五一,你和王中奇的喜事什么時候辦?”緋虎又道。

    “怎么著也是讓我把手頭上這個案子給查出來,不然也沒這心事。”

    “老王現在也比較忙,境外許多勢力近來都不太安分。”吳馨接口道。

    緋虎想說這事你其實也可以讓王中奇幫你參考一下,國內的有害品多是從境外進來的。

    不過轉念一想,這王中奇和吳馨雖都屬于警務系統,但他們各自的責職和方向并不同,若能幫忙,以他們的關系早就伸了手,沒有伸手,多半是有什么顧忌。

    緋虎和吳馨聊完,胡謙也從將軍身上下來了。

    將軍力氣雖然很大,馱著胡謙也不費什么力氣,可人騎在狗身上跑,究竟和騎馬不同,狗一加速,騎在它背上的人并不舒服。

    “厲害,將軍。”雖然騎狗的感覺不那么舒服,可胡謙從將軍身上下來的時候,仍興奮得滿臉通紅。

    緋虎和鳳橘在這里陪著將軍玩了大半個小時,才在將軍的依依不舍中離去。

    回到酒店之后,緋虎找了個地方,給孔美人打了個電話。

    大年初一的時候它就打過,當時給吳老拜完年,就準備給她也打個電話拜年,結果沒打通。

    今天能不能打通,緋虎心里也沒底,吳老告訴過它,孔美人現在日子過得很隨性,手機經常十天半個月不開機。

    她若不主動聯系你的時候,別人想聯系到她并不容易。

    好在緋虎今天運氣不錯,電話響了三聲就被接了起來:“小緋虎,怎么想著給我打電話?難道是想我了?”

    隨著她的聲音一起傳來的還有海浪的聲音和某種動物的嗚嗚低吼。

    “想找你真不容易,你這是在哪呢?我怎么好像聽海浪的聲音,那嗚嗚的吼聲又是啥玩意?”緋虎道。

    “你猜?”孔美人一如既往的惡劣。

    “難道你在北極?叫吼叫聲聽著有點像北極熊。”緋虎揚了揚脖子上柔軟的羽毛。

    “沒勁,說吧,小緋虎,找師姐什么事?”孔美人嘀咕了一聲,問。

    緋虎把江秀冉的事說了一遍,孔美人聽完之后,微微頓了一頓,才接著開口:“你想讓我帶你去找她?”

    “不錯,這女人是個禍根,不徹底解決她,我身邊的人都會不得安寧。”緋虎答。

    “哎,小緋虎啊,你也知道我的性格,即便咱倆是同門,若沒好處,師姐我也是懶得費這心事的。”電話那邊穿來一聲輕嘆。

    “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后可以無條件幫你做一件事。”緋虎承諾。

    “OK,成交,不過我沒這么快回去,最快也得半個月之后,等我回國之后,就去找你。”孔美人痛快的同意了這個交易。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