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假裝是萌新 > 第六章 人間雖冷
    “好了好了,人家富貴又沒得罪你,老王你至于這么針對他嗎?”邊上趙凱看不下去了,出言頂了王猛一句。

    “你說我針對他?”王猛眼睛一瞪無語道。

    兄嘚,我們才是一伙兒的……

    撇撇嘴,趙凱哼哼道:“還說不是針對他,老王不是我說你,你塊頭那么大心眼咋那么小呢,是,你的確有些本事,但你敢說你天生就會?人家富貴現在的確沒啥特長,但是他年輕啊,未來大有可期,那什么,莫欺少年窮,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王猛似乎有些不善言辭,被趙凱嗆得沒脾氣,臉憋得通紅,最后說了一句我懶得和你說扭頭看向別處。

    陳富貴有些愕然的看著趙凱,心說我啥時候和你關系這么好了?居然為了我和隊友杠起來啦……

    猛然發現趙凱眼中閃過的一絲欣賞,陳富貴當即心頭一陣惡寒,這家伙不會是彎的吧?

    很有可能啊,自己長得不差,而且這才見面多久他就幫自己說話……

    想到這里,陳富貴看趙凱的目光有些不善了,要不要提前把這個‘威脅’扼殺在搖籃?

    雖然接觸不久,但趙凱發現陳富貴比自己還能吹,內心已經引為知己,此時見陳富貴目光閃爍,他還以為是因為王猛的一番話讓陳富貴受了委屈,于是出言安慰道:“兄弟沒事兒,他就那脾氣,有我在不會讓他欺負你的”

    內心懷疑趙凱的取向問題,陳富貴并不想和他說話,低頭專心對付手中的兔肉。

    如此一來,趙凱以為陳富貴傷心了,看向王猛沒好氣道:“看看你干的好事兒!”

    “我尼瑪……”王猛氣得想打人。

    氣氛有點僵硬,一副老好人姿態的周飛云打圓場說道:“好了好了,多大點事兒,你們至于么”

    “我就見不得有些人自以為是的樣子”趙凱嘟囔了一句,也不再說話了。

    專心對付兔肉的陳富貴撇撇嘴,心說趙凱這張嘴啊,不但話嘮,還特容易得罪人,話說這家伙是怎么和這個小隊的人相處下來而沒有被錘死的?

    當然,趙凱的好心陳富貴還是知道的,但王猛就真的是在針對自己嗎?

    陳富貴可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傻子,王猛看似在針對自己,實際上那家伙面冷心熱,聽出趙凱和林諾諾有拉自己入伙的意思才問自己會什么的。

    一旦加入他們,難免風里來雨里去,若什么都不會的話荒郊野外出門闖蕩很容易丟了小命,他只是不善于表達而已,在心思不靈活的人看來就是在針對自己。

    “這伙人本質不壞,這從自己這個陌生人的到來他們并未嫌棄驅逐就能看出……”陳富貴心如明鏡。

    似乎這個小隊對于類似的拌嘴已經見怪不怪了,壓根就沒在意,該吃吃該喝喝。

    要么說趙凱這家伙沒臉沒皮呢,前一刻還和王猛拌嘴,下一刻在身上摸索一遍,然后就舔著個臉跑王猛身邊笑道:“王哥,我煙抽完了,你還有嗎?給一根唄”

    “老子欠你的啊?我也不多了,就一根,再問老子打死你,這玩意金貴得很,一般人有錢都買不到……”嘴上罵罵咧咧,王猛卻是肉疼的掏出煙盒遞給了趙凱一根,然后飛快收起。

    拿著煙,趙凱撇撇嘴說:“看你那小氣勁兒,跟個娘們似得,再給一根唄,讓富貴兄弟也嘗嘗味兒”

    “你對女人有意見?”趙冰燕在邊上輕飄飄的來了一句。

    趙凱臉色一僵,看過去討好道:“燕姐,我不是說你”

    “叫隊長!”趙冰燕皺眉道。

    趙凱立即改口說:“是是是,隊長,我不是說你”

    “他是你親戚啊,你處處都想著他?”王猛沒好氣的瞪著趙凱道,但卻是更加肉疼的再次拿出一根遞給趙凱,還打開煙盒給趙凱看,意思是說只有一根了,再問真要翻臉。

    撇撇嘴,趙凱不再剝削王猛,嘴上叼著一根煙,拿著另一根來到陳富貴身邊遞給他說:“兄弟,來,抽一根,這可是好東西,你看黑山城中有幾個人聞過煙味的,也就我們冒險隊本事大偶爾能消費得起”

    借花獻佛,趙凱這家伙還不忘抬高他們冒險隊。

    看了趙凱手中皺巴巴的香煙,陳富貴笑著搖搖頭道:“謝謝,我不抽煙”

    他是真不抽,并非嫌棄趙凱遞來的煙差了,雖然抽煙對他并沒有什么影響,但他單純的不習慣那種味道,當然,別人在身邊抽他也不介意,畢竟那是別人的自由。

    “嘿,你是抽不起吧?放心,這根煙不要你錢,我跟你說,飯后一根煙,那滋味,嘖嘖”趙凱點燃嘴里的香煙吸了一口慫恿道。

    夾著最后一塊兔肉,陳富貴笑道:“煙就算了,這才是真正的享受”

    “切,算了,活該你沒這個福分享受”見陳富貴一再推遲,趙凱也不堅持,果斷的把從王猛那里要來的煙給藏私了。

    那邊王猛臉皮抽搐,知道東西落入趙凱手中絕壁是不可能要回來的,扭頭,眼不見心不煩。

    待到眾人吃飽喝足,趙冰燕小手一揮開口道:“好了,收拾收拾我們啟程回去”

    然后就是一番忙碌。

    那匹狼尸被固定在了加固后的吉普車車頂,除此之外車頂還有一條五米長的蟒蛇尸體以及一只羚羊尸體,顯然他們這一趟出來收獲不錯,然而陳富貴估摸著這些動物尸體并不是他們此行收獲的全部。

    吉普車是七座的,周飛云坐在了駕駛室,顯然是司機,趙冰燕坐在了副駕駛,林諾諾去了中間排靠窗的位置。

    趙凱上車的時候轉頭沖著陳富貴說:“富貴快上來,我們去后面,你坐我身邊,我覺得和你一見如故,我們接下來好好聊聊”

    然而還不待陳富貴回答,王猛就推了趙凱的屁股一下,絕對是故意的,推在了趙凱屁股上的傷口,不顧趙凱的慘叫他催促道:“快點上去,磨磨唧唧的干啥”

    “老王,你晚上睡覺的時候給我小心點”趙凱慘叫著上車威脅道。

    王猛一臉不屑道:“咋地,你晚上還想找我拼刺刀不成?”

    手持狙擊槍的鄧楷凌笑了笑先陳富貴一步上車去了后座,狙擊槍駕在鐵絲網縫隙觀察四周。

    趙凱王猛鄧楷凌都去了后座,剩下的空位就只剩下林諾諾邊上了,陳富貴也不遲疑,上車坐在了她身邊。

    身邊坐了陳富貴這個陌生人,林諾諾明顯有些緊張害羞,臉頰微紅看向窗外。

    眾人坐好,車輛啟動離開臨時營地,駛上道路后往黑山城方向前進。

    “這些人真心不錯,若是遇到其他人的話還不知道如何對自己呢”車上陳富貴內心暗道。

    雖然他們沒有明著說明,但卻在暗中照顧自己,不說其他,單單是坐的位置就足以說明他們的無聲照顧。

    車子的中間位置,無疑是最安全的……

    額,也有可能是這個位置處于人群中好控制自己?

    不管怎么樣,這些人的善意陳富貴還是感受得到的。

    這樣的人,末世中堪稱鳳毛麟角了吧?

    人間雖冷,但尚有余溫!

    ……
捕鱼达人注册 每天送6元的棋牌? 琼崖海南麻将官方网站 东京快乐8开奖官网 捕鱼欢乐炸官方网站 血流成河单机麻将下载 较好的股票论坛 五分彩走势图规律 广西风采快乐双彩走势 意甲各队最新关系 好玩的棋牌手机游戏? 福彩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财神捕鱼游戏网址 微乐吉林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炒股的app哪个好 车联网是什么意思 双色求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