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假裝是萌新 > 第九章 三種人
    “兄弟,那就是黑山城了”遠遠的,趙凱就指著前方語氣略帶復雜道。

    陳富貴大概了解他的心情。

    趙凱他們是冒險者,說白了就是玩命,一旦離開城池去往野外,心情都時刻緊繃著,誰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命活著回去。

    黑山城與其說是他們的一個固定居住點,還不如說是他們心靈的港灣,在那里,他們或許才能體會到一絲安全感,能夠稍微放松下來,感嘆一聲活著真好……

    黑山城并非建立在山上。

    這座城池所處位置地勢相對平坦,距離能稱得上山的地方最近也有數公里遠。

    那是一座類似古代城池一樣的城,高約十米的厚實城墻將其牢牢包圍,左右連綿近三公里長!

    之前趙凱的路上說過,十年前黑山城初立的時候,單單是為了建造那座城墻,曾經的先驅者們,在短短五個月的時間內就搬空了以如今黑山城為中心方圓五公里內的大大小小山頭。

    而當初,黑山城人口不足兩萬!

    這并非趙凱吹牛,因為事跡在黑山城中有著明確記載,誰也不敢去抹殺那些先驅者的功績。

    老實說,陳富貴都驚嘆于人類在生存壓迫下而展現出來的可怕創造力。

    五個月,搬空方圓五公里內的大大小小山頭,建造了一座高十米厚四米總長近十公里的圍墻,那根本就是奇跡!

    曾經建造黑山城的人是如何做到的,他們付出了多少,這些陳富貴不得而知,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黑山城外三公里內幾乎看不到一棵高大點的樹木,放眼望去盡是平坦的田地,一塊塊整齊劃一的田地內種植著水稻玉米土豆番薯大豆高粱等等作物。

    或許是快要到了收獲的季節,田地內碩果累累,不知道多少人穿梭在田間地頭悉心照料著莊稼。

    沿著農田一圈有著一條寬闊的道路,路邊每隔百米就有一座近二十米的哨塔,哨塔上有手持槍械的武裝人員巡視四方,偶有槍聲從哨塔上傳來,必有想要糟蹋莊稼的野獸或者飛鳥殞命。

    據趙凱說,為了保護黑山城周圍的農田,城主飛鷹候專門安排了上千武裝成員,這上千武裝成員不但三班倒駐扎哨塔,更是每隔一個小時就要沿著道路巡視一圈。

    但凡個頭大點對莊稼有著一定威脅的動物一律格殺!

    末世中,糧食就是生命,花再大的精力去保護都是值得的。

    城外的田地以及田地內的莊稼都是屬于城主府的,操持田地的農民只是受雇于城主府而已,糧食收獲的時候,農民能分到半成糧食。

    少嗎?城主府剝削得太狠了嗎?

    其實城主府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為了開辟田地城主府付出了多少?為了守護田地又付出了多少?農民只需要安心種糧食就能分半成糧食,真心不少了。

    況且,種植的糧食都是可食用的變異品種,畝產萬斤都不是夢,能分半成糧食,農民早就偷著樂了,累點算什么,相對安全啊,還能勉強填飽肚子,有什么不滿足的?很多人想當農民還當不了呢……

    這里就不得不說一下這個末日世界人類的分工結構,末日降臨百年過去,人類的大體構架早已經固定。

    平民和冒險者。

    這個世界的人類大致可以分為這兩種人。

    其實不管是什么世界大背景下,生存永遠都排在第一位,能安穩的活著,誰愿意去作踐自己的生命?

    所以平民占據了這個世界總人口的差不多七成,他們可以是農民,是礦工,是搬運工,是服務員,是石匠,是打鐵的,是廚師……,

    平民大多從事著最苦最累的工作,所求的不過只是解決溫飽而已,其他的就不敢過多奢望了。

    冒險者就是趙凱他們這樣的人,過著刀尖上跳舞的日子,時長游走在危險邊緣,把腦袋別褲腰帶上,拿命去拼,去博一個富貴未來。

    弱小的冒險者,要么只能去接一些來自于各方面的任務獲取些許報酬,量力而行,小心再小心,要么加入某些組織,聽命于人,從邊緣做起,默默積累提升自己,期望有一飛沖天的機會,即使如此,傷亡率依舊是一個讓人膽戰心驚的數字。

    厲害點的冒險者,如趙冰燕他們這樣的,可以組建自己的團隊,出門冒險,或是獵殺喪尸變異獸,或是探索某些危險區域……,總之就是用命去拼去賭,從而獲取平民不敢想象的財富,有些甚至有著自己的產業。

    更厲害點的冒險者,如同飛鷹候一樣,強大到那種程度,足以開辟城池鎮壓一方,組建自己的軍隊制定規則,受萬人供養,同時也肩負著庇護一方的責任和義務。

    最厲害的冒險者,那已經上升到了另一種層次,他們很多時候考慮的已經不再是個人的身份地位和得失問題,他們考慮的是整個人類的未來……

    不管是平民也好還是冒險者也罷,沒有誰看不起誰,也不會去太過羨慕別人的生活,畢竟大家不過都只是末世中苦苦掙扎的可憐蟲罷了。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這個末日世界中還有著第三種人,這種人通常情況下都默默無聞,這種人很少很少,他們或許很弱小,但哪怕去了封侯封王級強者之處都能得到熱情隆重的招待,人們輕易不會得罪這種人,甚至有人得罪了這種人的話,不管他是誰,有的是人樂意為其出頭,當然,這要視這種人本身的能力而定。

    這種人稱之為‘學者’。

    學者只是一個統稱,嚴格的說起來他們是各自專業領域的科學研究者。

    這種人或許本身并不出眾,但卻一直都在用腦袋里面的知識推動人類的發展,他們不如平民一樣有著直接的貢獻,也不如冒險者那樣有著赫赫戰績,但他們的每一次研究都很可能關乎著整個人類在這個世界的生存關鍵。

    對抗變異獸的強大武器,抑制喪尸病毒的藥劑,提升人體身體素質的基因藥劑,增強人類整體生存能力的合金配方,糧食產量提升的雜交變異技術……

    林林總總,末世降臨百年來,學者們默默無聞,一直不曾放棄用各種技術手段將人類再一次推上重新主宰世界的道路……

    眼看黑山城在望了,給陳富貴科普了一路的趙凱收回目光問他:“想好了嗎?是成為做著繁重工作能不能填飽肚子都成問題但卻相對安全的平民,還是成為我們這樣富貴險中求的冒險者?你若想成為平民的話,我在黑山城還有些人脈,可以給你安排,若想成為冒險者的話,我可以盡量幫你加入我們小隊,當然,也可以把你推薦給其他冒險隊或者冒險團,人家收不收你就是另一回事兒了,不過我建議你考慮一下我們冒險隊,有你的加入我以后肯定不會無聊了”

    對于趙凱想拉自己入伙當倒話桶的想法陳富貴早已心知肚明,平民也好冒險者也罷,對陳富貴來說其實都無所謂,不過他有自己的想法,稍微沉吟,他抬頭笑道:“我覺得我可以成為一個學者”

    ???

    ……
捕鱼达人注册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 电玩城捕鱼技巧打法 北京快3官方软件 四肖选一肖免费大公开 正宗福州麻将下载 街机电玩捕鱼抢红包 浙江麻将游戏 nba数据库 天津麻将规则胡法 上证指数上证指数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历届西甲官方最佳球员 网络答题赚钱 宝博棋牌注册 168幸运飞艇最快开奖官网 gpk捕鱼大富翁打鱼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