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絕世神皇 >章節目錄拜山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只見一道白衣身影虛空漫步而來,氣質超凡,瀟灑無邊,臉上噙著一抹燦爛的笑容,道:“羅大哥,好久不見!”



    這中年男子,赫然是羅澤。



    羅澤看到秦軒出現,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上空,直接給秦軒來了一個熊抱,使得后者一臉黑線,心中無語至極,果然還是老樣子,一點也沒變啊!



    “不錯啊,修為已經元府境七層了,我記得你走了沒多久,竟然提升如此巨大,這天賦真讓老哥汗顏啊!”羅澤探查到秦軒的修為,咋舌道。



    秦軒尷尬一笑,道:“我曾進入一處圣地之中,其中蘊含許多機緣,不然也不會提升這么快。”



    事實的確如此,秦軒一路上機緣無數,先在古洞府中感悟通天石柱的力量,融多神通于一身,后來又夢入神山,目睹遠古天尊級別的曠世大戰,得天夢天尊親自出手,以無上神通提升修為。



    當然,最重要的機緣,還是虛無天尊賜予的吞噬之晶。



    吞噬之晶乃混沌所生,可謂絕世神物,雖然秦軒不知道它具體是什么品級的法寶,但必然要比帝器還要強大許多,在秦軒所有的法寶中,或許,只有混元靈珠能與之媲美了。



    若沒有這些機緣,即便秦軒天賦再逆天,也不可能在短短兩三年內,從開元境巔峰,突破至元府境七層巔。峰,這等修煉速度在常人眼中已經是不可想象的了,堪稱妖孽。



    羅澤起初十分震驚,被秦軒的天賦深深震撼到了,不過他很快便平靜下來了,秦軒之前做的哪一件事不是驚天動地,那么再多上一件,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了。



    “你能回來看我們實在是太好了,大家都十分想念你。”羅澤憨厚的笑著道,看向秦軒的眼神極為親切,猶如兄長一般。



    忽然想到了什么,秦軒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問道:“青老,她還在這里嗎?”



    聽到秦軒提起青老,羅澤不由得嘆息一聲,神色顯得有些悵惘,緩緩開口:“青老她在你離開不久之后也走了,回到了原本屬于她的地方。”



    “你是說,神凰族?”秦軒驚訝的問道,火兒和青老似乎都來自神凰一族。



    “嗯,是神凰族,青老臨走之前還囑托我們一件事,與你有關。”羅澤又道,說到這里時停頓了下,似乎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說。



    “與我有關的事情?”秦軒目光一凝,難道是和火兒有關,他心中頓時一緊,連忙問道:“是什么事?”



    見秦軒如此著急,羅澤也不好再隱瞞什么,如實說道:“要是你回來就告訴你,沒有達到元皇境界,不要去找你妹妹,否則只是自取其辱”



    “元皇境界!”秦軒眼中閃過一道奪目光華,雙拳下意識緊握,沒有達到元皇,不能去尋找火兒,這是對他的忠告嗎?



    如此看來,神凰一族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大,元皇境界也僅僅是達到與那一族接觸的資格而已,但凡像這種傳承無數歲月的種族,都已經形成了自己的血脈,代代相承,誕生的后輩人物天生便與常人不同,天賦卓絕。



    因此,青老的囑托應該并非危言聳聽,神凰族傳承無盡歲月,必然誕生了許多驚才絕艷之輩,擁有超強天賦神通,但秦軒也不會妄自菲薄,他曾與天尊交談,只這一點,便無人可及。



    “對了,泰山前輩在哪里?”秦軒問道。



    “泰山?”羅澤聞言神色一怔,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回應道:“他現在應該在自己的洞府中,不過這些天他遇上麻煩了,怕是沒有時間見你。”



    “遇上了麻煩?”秦軒目露疑惑之色,泰山元王修為,在斷魂山中應該是最頂尖的存在,還有什么問題能難倒他?



    羅澤臉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似乎有些幸災樂禍,并沒有向秦軒解釋什么,只是笑道:“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秦軒點了點頭,隨后告別了羅澤,前往泰山修行的洞府。



    高聳云崖直插云端,崖頂有雪白瀑布垂落而下,聲勢浩蕩,發出嘩啦啦聲響,遠遠望去,給人極強的視覺沖擊感。



    而在那云崖中部,有一洞天福地,赫然是泰山所居住的洞府。



    “呵呵,素聞斷魂山金剛猿一族實力強大,看來不過如此啊,就這么點實力竟還自稱是王族后裔,簡直可笑。”一道無比諷刺的聲音從洞府中傳出,極為刺耳。



    此時洞府中有許多身影,很明顯的分成兩個陣營,其中一個便是以泰山為首的金剛猿族。



    泰山站在最前方,臉色有些難看,在他身后有五六位年輕人物,然而每一人嘴角都透著鮮血,顯然是受了傷,氣息十分低沉。



    而在另一邊有七八道身影傲然挺立,每一人神色驕傲無比,目光鄙夷的看著泰山等人,眼神中的不屑顯露無疑,仿佛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視眾生。



    這些人與金剛猿一族極為相似,體型巨大,孔武有力,強壯厚實的肌肉仿佛蘊藏爆炸般的力量,可見他們的肉身,絲毫不弱于以強悍防御著稱的金剛猿。



    但不一樣的是,他們所表現的戰斗意志,遠沒有金剛猿一族那么強大。



    無論是何等修為的金剛猿,即便是站著不動,都能讓周圍之人感到一股磅礴戰意在升騰,這是來自血脈的天賦,乃先天所生,其他種族無法媲美。



    這些身影來自大力猩猩一族,從血淵山而來,而血淵山與斷魂山一樣,屬于十六山之一。



    兩山之間多有矛盾,沖突不斷,而金剛猿和大力猩猩分別是兩山以肉身強大著稱的種族,更是爭鋒相對,彼此看對方不順眼,在迷霧沼澤中,經常爆發沖突。



    這一次,大力猩猩族特地派遣族中強者帶領族中后輩人物前來拜山,名義上雖然只是討教一番,但所有人都明白,善者不來,來者不善。



    剛才在洞府中已經進行了四場比試,金剛猿族三負一勝,戰績可謂極為慘淡,此次大力猩猩族一共來了七位后輩,若是再輸一場,那么金剛猿族就徹底輸了。



    被一后輩如此嘲諷,泰山頓時氣得臉色漲紅,卻無法反駁,因為他們的確是輸了,而且還輸的很慘,幾乎丟盡了金剛猿一族的臉面。



    “你們不要太得意,只不過贏了幾場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泰山身后一位年輕后輩大聲道,臉上青筋涌現,似乎很不服氣,雙手緊握成拳,發出嘎吱般的爆裂聲響。



    剛才他代表金剛猿族出戰,本以為可以輕松取勝,但真正交手之后,他才真正意識到對手的強大,無論是攻擊還是防御,竟都絲毫不弱于他,甚至更強,最后他敗了,被對手狠狠羞辱了一番。



    “泰豐,不要再說了。”泰山心中嘆息了一聲,朝那后輩看了一眼,眼中盡是無奈之色,已經輸了,再說下去也只會遭人恥笑。



    “為什么?”那后輩身軀猛地一顫,一臉不解的望著泰山,他們是強大的金剛猿,被譽為戰斗種族,豈能輕易認輸?



    “為什么?”之前戰勝他之人嗤笑一聲,不屑的道:“屬于金剛猿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迎來的是我們大力猩猩族的嶄新時代,你們已經淪為過去,終究要被遺忘,不服輸也不行。”



    “放肆!”泰山冷哼一聲,隱隱有驚雷聲響起,大力猩猩族青年只感覺腦海猛地一震,看向泰山的目光頓時發生了變化,無比的恐慌。



    泰山目光冷冷的看著對面幾人,道:“金剛猿一族為戰斗而生,從古至今不知誕生多少絕世人物,只不過有些不入流的種族仗著出了幾個還算過得去的后輩,便自以為是,未免太愚昧了。”



    “你說什么!”對面一位中年模樣的男子臉色一沉,一縷狂暴氣息釋放而出,顯得極為不悅,這老東西,竟然敢說他們大力猩猩族不入流,難道忘記了剛才的恥辱了嗎?



    “若我大孫兒在此,又豈容你們這些宵小之輩在此放肆。”泰山淡淡道,語氣忽然平靜了下來,眼中浮現一抹自豪之色。



    泰山口中的大孫兒自然是泰龍,然而泰龍早已跟隨秦軒離開了,生活在斷魂山的金剛猿本就稀少,如今大力猩猩族天驕前來挑戰,出眾后輩本就少,戰敗也在所難免。



    “泰山,無論如何,你們已經戰敗了,這是不爭的事實,希望你履行我們的約定,從今以后,只要見到我們大力猩猩族之人,必須繞道而行。”大力猩猩族中年淡淡開口道,語氣冷漠。



    泰山神色微變,這一次他的確大意了,以往大力猩猩族也派人前來挑戰過,皆都戰敗而回,因此他根本沒放在心上,隨意答應了他們的約定,卻沒想到他們這一次是有備而來,派來頂尖后輩,這才出現眼前如此尷尬局面。



    見泰山不說話,中年眉頭一皺,目光鋒利起來,逼視泰山道:“怎么,難道你輸不起?”



    泰山聞言臉色更加難看,正欲答應下來,一道爽朗的笑聲忽然傳來,使得他剛準備說出口的話頓時停在嘴邊。



    “不是還有一場比試嗎,現在下定論,未免太早了些吧!”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