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氪肉玩家 > 209、父憑子貴
    得到老婆大人的同意之后,高青山的創業計劃就正式開始實施了。

    雖然他只是個普通人,從少年時期錯過覺醒之后人生就變得庸庸碌碌,但他內心深處始終都有一個夢想,他始終渴望著做出一番事業。

    即便是今天,即便他的發量日漸稀疏、肚腩日漸臃腫、自己變成了一個侍弄花草的大叔、還成了兩個孩子的爹,但在他的內心深處,仍然有如少年一般的雄心壯志在悄悄的燃燒著。

    姜子牙七十二歲才出山輔佐西伯侯姬昌,我高青山才五十歲不到……建功立業正當年!

    高青山和高見父子兩個人商量了一下,便決定暫時拉起一個物流小團隊來,畢竟禹城與據點之間的道路坎坷難走,高青山一個人是搞不起運輸工作的。

    高青山平日里沒什么別的優點,唯一的有點就是人緣好,之前的老同學、老鄰居,工作之后的老同事、客戶之類的,但凡是和高青山打過交道的,現在或多或少都和他有些聯系。

    平時打個電話吃吃飯聊聊天,逢年過節也會走動走動,而在這么多朋友之中,總能挑出幾個適合一起創業、一起搞物流的。

    一個上午的時間,高青山就篩選出了五個合適的人選,打電話一一約見,五個人全都答應赴約。

    午飯時分,高青山就帶著兒子高見,在斜街一家普普通通的拉面館里和老伙計們見了面。

    這五個人里有兩個人是高青山的老同學,兩個是他的前同事,還有一人是老鄰居,高見小時候還和他一起放過炮仗。

    五個人陸陸續續的來到拉面館,找到高青山之后圍著一張餐桌坐了下來,而除了原本高青山邀請的五個人之外,他的一名同學還帶來了一個精壯魁梧、年紀稍小的男人,據說是他的弟弟。

    因為高青山本身是普通人,他的社交圈子里基本也都是普通人,這五名被他選中的老朋友各個和他的狀態相同——都是微微發福、發量稀疏、或多或少有些啤酒肚。

    唯獨他的老同學陳開江帶來的弟弟——那個稍微年輕的男人——身體狀態好一些,看上去身材并沒有走樣,發際線也保護的相當可以。

    陳開江坐下之后意識到自己冒昧帶人來有些唐突,趕緊給高青山賠了個禮:“老高,不好意思沒打招呼就帶個人過來,不過這也不是外人,是我弟弟開河……之前上學的時候你見過的。”

    說完推了推旁邊男人的肩膀道:“開河,趕緊叫高哥。”

    那稍微年輕的男人笑了笑,客氣道:“高哥。”

    高青山連忙笑著說道:“唷?這是開河呀?這么多年沒見還真沒認出來……開江,咱們上高中那會我記得你爸媽總是帶開河去校門口接你,那會開河才這么高……”

    說到這里,高青山伸手比劃了一下,也就比劃的比餐桌高一點點。

    陳開江呵呵笑著說道:“是啊,那會兒開河剛上小學,一轉眼也都結婚生孩子了……”

    高青山不由得感慨:“是啊,一眨巴眼都過去快三十年了,這日子過得也太快了……”

    這時高青山的另一位同學笑呵呵說道:“唉?開江,我記得你弟當初可是覺醒了的!怎么沒派去地球戰場啊?”

    被他這么一說,高青山也是一陣恍然:“對啊,開江,當年開河不是高二的時候就覺醒了嗎?你那會一禮拜跟我說了三次,生怕我不知道……”

    一聽到這話,陳開江、陳開河兩兄弟的臉色就變得有些暗淡,陳開江支支吾吾了半天,終于說了實話。

    “那什么,覺醒者的壓力太大了,又要上戰場又要打打殺殺什么的,開河受不了這種生活,高三沒念完就……退學了。”

    高青山和其他幾個人都是一陣惋惜。

    “怎么就退學了?”

    “多可惜!覺醒可太不容易了!”

    “好不容易覺醒了,總該堅持堅持,起碼上個大學嘛……”

    坐在旁邊的高見卻知道堅持可沒那么容易。

    他至今還記得第一次實戰模擬的時候,那些親身經歷生死的同學心理受到了多么嚴重的創傷。

    很多同學在第一次模擬實戰之后遲遲沒能走出陰霾,后來就干脆退學放棄自己的覺醒之路。

    眼前的陳開河顯然也是如此,他也沒能邁過心里這一道坎。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搞得陳家兩兄弟臉上都有點掛不住。高青山眼尖看出這一點,趕緊咳嗽一聲說道:“咳咳!沒念大學也沒什么的,至少人家開河是覺醒者,只要是覺醒者,就比咱們這些普通人強,你看看人家這身體保養的,又魁梧又精壯!”

    其他人也都明白了高青山的意思,趕緊跟著安慰了陳家兄弟兩句。

    陳開河的臉色這才變得好看了一些,陳開江也賠笑了幾句。

    聊著聊著,大家的話題就轉到了創業的事情上來,高青山明說了現在據點有很多覺醒肉制品送不回禹城,需要一個物流團隊來配合運輸。

    幾個人一聽,這的確是個巨大的商機,而且一旦據點的覺醒動物飼養初具規模,物流需求是源源不斷的,這一行業的可持續性也非常可觀。

    于是大家越談越投機,當即就決定搭伙創業,一起搞一個物流團隊出來。

    高青山沒想到事情能這么順利,笑著端起茶杯道:“那就祝咱們創業順利!”

    不料就在這時,一名前同事忽然道:“對了,既然大家是搭伙創業,組建團隊,那咱們這個團隊里就應該有個分工合作,別的不說,先得把領頭人給選出來吧?”

    其他人聽罷紛紛點頭,的確不能群龍無首。

    這時老鄰居道:“既然是老高召集的咱們,那領頭人肯定是老高啊!”

    前同事點點頭:“我也同意讓高哥上。”

    高青山笑呵呵的說:“既然大家……”

    一句話還沒說完,一直不言不語的陳開河突然開了口:“幾位哥哥,我覺得咱們搞得既然是物流運輸,在城外工作,這危險性肯定就要更大一些……畢竟城外和城里不一樣,萬一碰見覺醒動物就不好辦了……”

    “要當這個團隊的領頭人,起碼得有能力保護大家才行。”

    這番話說出來,大家全都明白了他的意思——這小子居然還想搶下高青山領頭人的位置。

    陳開河雖然高中就退學了,但他終究是個覺醒者,氧元素替代率如今也有8.7%的水準,就算沒有覺醒出異能,戰斗力也比普通人強得多。

    他之所以要求哥哥陳開江帶他來一起參加創業活動,就是因為聽出高青山創業計劃非常靠譜,是個賺錢的好機會,但高青山卻并不是覺醒者,陳開河可以利用自己覺醒者的身份鶴立雞群,收服這些沒能覺醒的中年大叔,用高青山的金點子打造自己的商業帝國。

    陳開河這話說得大家都是一愣,就連高青山都有點始料未及。

    原本高青山念在過去的交情,一直都把陳開河當成自己的弟弟看,沒想到多年不見這小子一上來居然就圖謀不軌,還想搶班奪權。

    別說是高青山,就連陳開河的親哥哥陳開江都沒想到自己弟弟這么混蛋,他回頭瞪了陳開江一眼,厲聲道:“你還想當領頭的?”

    陳開河微微一笑:“我只是說這個位置應該讓有能力的人上……”

    聽了這話,高見未免就有點生氣,我爹雖然的確是個普通人,但他兒子可不是吃素的。

    你是覺醒者又怎么樣?在我看來不過是個中途輟學的貨色。

    信不信老子元素替代率爆出來,分分鐘打得你原地爆翔?

    就在高見準備開口教育教育這位叔叔的時候,高青山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暫時冷靜。

    隨后高青山表情嚴肅起來,沉聲道:“開河,你是開江弟弟,我就也當你是自己弟弟,咱們兄弟之間說話就直一些,你別怪當哥哥的說的難聽。”

    “這物流的工作機會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我兒子三番五次去城外冒險,去據點打工,去跟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打探、詢問出來的,說白了,這是我兒子給咱們找的機會……”

    “更何況據點的覺醒肉再多,想找個運輸它們的物流團隊還不容易?只要據點那邊掛出來一個招聘聲明,搶著去運輸的隊伍還不得從城里排到城外?憑什么就輪得上咱們幾個?”

    “還不是靠我兒子跟據點的幾位負責人打通了關系,幫著咱們牽線搭橋?”

    “說的直白些,這機會原本是我兒子給我張羅的,他看他老爹一輩子庸庸碌碌,想讓我有個出人頭地的機會,賺筆小錢,僅此而已……”

    “我呢,琢磨著有錢一起賺,再加上我一個人勢單力孤,也干不起什么大事,這才拉著各位一起創業……”

    “我拿大家當自己人,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能一起賺錢當然是皆大歡喜。但話說的難聽些,這錢我帶著你們是賺,帶著另一批人也是一樣的賺,開河,就算沒有你這位覺醒者,我們這物流團隊還是能風風火火的搞起來,但要是沒有我兒子給牽線搭橋,那咱們這個團隊就只能等著喝西北風……”

    “搞創業不是小孩打架,誰拳頭硬誰就當老大,你明白嗎?開河?”

    高青山這番話不光是說給陳開河聽的,實際上也是說給其他幾位合伙人聽的。

    他得讓大家明白這個機會究竟是怎么來的,憑什么人家據點就肯把覺醒肉交給他們這個物流團隊處理。

    等高青山這話說完,陳開河終于意識到他就算是覺醒者也沒有資格搶下領頭人的位置,因為高青山有的不只是能力,更有人脈!

    這時高青山的老鄰居看了一眼坐在旁邊默默旁觀的高見,贊許的說道:“沒想到見見這么有出息啊,不光是個雙元素覺醒的覺醒者,還能給他老爸解決工作問題呢!”

    高見呵呵一笑:“馮叔真會說話。”

    老鄰居馮叔笑瞇瞇看著高見,隨口問道:“對了,見見,你現在元素替代率有多高了?兩個加起來?”

    高見想了想:“快20%了吧。”

    聽到這句話,原本企圖搶班奪權的陳開河更是黯然失色,差點沒當場遁走……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