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魔改全世界 > 第616章 封焰震懾,張子安的請求
        蟲族支配者羅伊和縱橫支配者英勛,突兀出現在青炎學院校長辦公室中。

    他們降臨之后,第一時間將一副手鐲丟到顏安青手邊,像是丟開了某個燙手山芋似的。

    這手鐲總體材質為紅玉,晶瑩剔透,其中似乎氤氳著火焰的光輝,顯然十分不俗,具有種種神秘魔力。

    納須彌于芥子,容乾坤于一鐲!

    手鐲之中,竟是一個完整的小型位面,完全可以容納種種生命在其中衍化。

    在這里,羅伊和英勛卻只是將它當成最普通的儲物裝備,用來儲存靈慧精粹。

    顏安青捏著手鐲,神念一掃,看著空間手鐲中的淡藍色椰子狀晶體,面上浮現出滿意的神色。

    有了這些資源儲備,他就可以嘗試沖擊十三階上位支配者的境界了。

    “重生業務最近很火爆,我也喝了一點湯水,欠你的一百枚靈慧精粹,也放在這手鐲里面了。”

    蟲族支配者羅伊黑著一張臉:“雖然你現在財大氣粗,可能都看不上這一百枚靈慧精粹,但我還是講信用的,從現在開始,我不虧欠你任何東西了。”

    說著話,祂努力不去看顏安青手里的鐲子,似乎擔心自己因為忍不住內心的貪婪而動手搶奪。

    旁邊的縱橫支配者英勛也是滿臉垂涎之色。

    那枚儲物手鐲里藏著的靈慧精粹,簡直是個天文數字,就算是壽命無盡的支配者,也要動心。

    祂和羅伊自然不是心甘情愿跑過來給顏安青送溫暖的。

    隨著文明法則戰爭游戲的烈度逐漸提升,到大荒星上辦理重生業務的支配者越來越多,羅伊和英勛負責收款,即便只是收一點點回扣,也是賺的盆滿缽滿。

    真正的大頭,都被顏安青賺取。

    他們和顏安青本來就不是朋友,只是利益結合,一直都在猶豫踟躕,嘴上說著,要等顏安青歸來,一次性交割,可隨著靈慧精粹的積攢,兩人越發糾結。

    原本十三階的鎮妖支配者司徒穎坐鎮大荒星,他倆倒也不敢起什么歪心思,可后來司徒穎跑到天啟星這邊,兩人就不再受到監督,心中開始有了一些小想法。

    等利益足夠大的時候,即便是交易支配者平景的契約反噬,也無法阻止他們撕破約定。

    可就在兩人糾結莫名的時候,【神魔】組織的七曜支配者張子安卻突然降臨。

    “操!”

    蟲族支配者羅伊揉了揉腮幫子,眼神余光瞥了一眼張子安,氣沖沖地說道:“瞬移支配者,你究竟給了這家伙什么好處?他上來什么話都不說,直接把我和英勛痛揍了一頓,我們什么都還沒做呢!”

    “等你們犯錯之后再出手,就晚了。”

    顏安青唇角微微上揚,輕笑道:“你看人家英勛,就很老實,不覺得有什么委屈的地方。”

    聽了這話,旁邊的縱橫支配者英勛眼皮狂跳,嘴角微微抽搐。

    都說【神魔】的七曜支配者張子安重情重義,是一名好支配者,他現在只覺得,那家伙根本就是個屬性全點到戰斗上的暴力狂。

    “好了,這邊沒你們倆什么事,先回大荒星吧。”

    顏安青敲了敲桌面:“不要動什么歪心思,我已經煉化了封印法則,并且融合了某些其他法則的力量。”

    “現在,你們可以稱呼我為【封焰支配者】。”

    “有了這些靈慧精粹的資源加持,過段時間,我就能夠晉升到十三階上位支配者。”

    此言即出,顏安青身邊浮現出一枚氤氳著火焰光華的六芒星烙印。

    感受著這烙印所散發出的氣場,蟲族支配者羅伊瞳孔微微收縮,旋即舒張開來,出了一身冷汗,身后的尾巴煩躁地劃破空氣,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后怕感。

    “封焰支配者?強大的火系力量,難道這家伙融合的,是傳說中直指十六階至高的‘火焰法則’?”

    任何煉化封印法則的支配者,都逃不脫那謎一樣的千年詛咒。

    一個壽命無窮無盡的家伙,忽然之間,只剩下千年壽命,那原本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現在都可以嘗試一下了……

    得罪這種家伙,沒有任何好處。

    和顏安青做過交易的羅伊,自然知道,這個看似溫和、有點小憂郁的家伙,骨子里根本不是什么好東西!

    癲狂、瘋魔和混亂,已經滲透到顏安青的骨髓深處。

    這廝,只是想要把一切都改造成自己所喜歡的樣子罷了。

    他根本不在乎任何人,任何支配者。

    大荒星,天啟星……

    信譽,名聲,榮耀……

    顏安青都不在乎。

    “呵……”

    羅伊干笑兩聲,拉著縱橫支配者英勛的手,就準備閃人:“放心吧,雖說利令智昏,但我還沒有蠢到和你這種家伙撕破臉皮的程度啊……”

    “按照大荒星的時間為基準,每年我都會和英勛親自過來給你送一批靈慧精粹……”

    話都還沒說完,祂就扯著英勛鉆入蟲洞,身影消失無蹤。

    一直沉默不語的七曜支配者張子安,朝著顏安青微微頷首,旋即也準備轉身離開。

    可顏安青卻留住了祂。

    “你麾下那兩名大將,現在差不多也到十階了吧?”

    顏安青將一杯自制飲料送到張子安面前,悠然道:“這次我承你一個人情。”

    “如果相信我的話,你可以把他們送過來。”

    “我可以代為培養。”

    張子安聽到這話,心中一動。

    鎮妖支配者司徒穎將兒子送給顏安青培養的事情,祂也是知曉的。

    可祂認真思索了一會兒,還是搖了搖頭:“還是算了,畢竟他們都已經到十階了,性格早就固定,想要更進一步,幾乎沒有可能。”

    “說起來,上次的無限復活業務,你給我打了折扣,是我欠你人情,這次出手,也是理所應當。”

    顏安青沒有和張子安爭執這個問題。

    人情往來,算的太清楚,就沒意思了。

    張子安的義氣,自己記在心里就好,以后自然有報答的機會。

    “這味道……真是讓人印象深刻……”

    七曜支配者張子安端起顏安青送來的飲料,只是喝了一口,就默默將茶杯放下。

    祂活了無數年,從未品嘗過這么難喝的東西。

    酸甜苦辣,盡在其中。

    顏安青的好意,祂只能心領了。

    兩者閑聊了一會兒,張子安忽然眼前一亮:“對了……飛白和玉宸的孩子,今年正好十五歲。”

    “我可以把她送來青炎學院深造嗎?”

    飛白和玉宸,就是張子安當兒子和女兒養的那兩名十階大將。

    提到“她”,明明是英俊青年外貌的張子安,臉上不自覺地浮現出老爺子談論自家孫女的慈愛神情。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