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我老婆是花木蘭 >章節目錄第979章 兵臨涪水
    楊烈看見這兩千劉宋軍還沒有交鋒就已經潰逃,當即一聲大笑:“哈哈哈······鼠輩爾,哪里逃?將士們,跟我追!”

    正在逃跑的劉宋軍潰兵們扭頭一看,后方乾軍騎兵們正快速追殺而來,一個個嚇得亡魂大冒,只恨少生了兩條腿。

    不消片刻工夫,楊烈就帶著乾軍騎兵追上了潰逃的劉宋軍,一番沖殺,直殺得劉宋軍潰兵們人頭滾滾,尸橫遍野。

    宋兵將軍蕭惠真帶著兩百騎兵根本就沒有勇氣與楊烈交戰,拼命的打馬奔逃,可前方到處都是潰逃的劉宋步兵,這些潰兵處處擋著他們逃跑的前方道路。

    蕭惠真也是不把這些劉宋兵當人,不管不顧打馬狂沖,擋在前方的潰兵被他和手下兩百騎兵紛紛撞飛撞死。

    那些劉宋潰兵們沒有被乾軍騎兵殺死多少,反而被自己的將軍和騎兵們殺死了無數。

    這一刻,劉宋軍僅有的一丁點兒士氣全部失去,沒有人再擁有反抗的勇氣。

    后方,乾軍斥候打馬奔來向趙俊生稟報:“啟稟陛下,楊將軍率軍擊潰劉宋軍蕭惠真部,目前正在追殺其殘存潰兵!”

    趙俊生聽后打開地圖看了看,發現要抵達涪縣必須要渡過涪水才能抵達涪縣城下,他當即對傳令兵吩咐:“火速傳令給楊烈,讓他給朕搶奪涪水橋,保證大軍順利過橋抵達涪縣城下!”

    “遵命!”

    卻說楊烈帶著兩千騎兵一路追殺,自把蕭惠真追上,一槍殺死在涪水北岸,在守衛涪水橋的劉宋軍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一鼓作氣沖上橋去殺散了橋頭的劉宋軍,直接沖到了對岸搶奪了橋頭堡。

    幾個嚇壞的劉宋軍兵士屁滾尿流的向涪水城方向飛奔而去,一邊跑一邊大叫:“乾軍殺過來了,乾軍殺過來了!”

    一個乾軍百夫長帶著一百余騎打頭陣,在控制了涪水橋的兩端之后,各自留下一個牙守衛橋的兩端,自帶剩下的一個牙直接向涪縣方向殺過來。

    僅憑一個牙的兵力就敢殺到敵軍城下,這個牙主的膽子真可謂不小。

    可也正是因為這個牙主的膽大包天,竟然嚇住了涪縣的守軍,三十余騎就給此地的軍民造成了很大的恐慌。

    涪縣北城門的城樓上,守軍們看見一桿乾軍軍旗被人舉著,幾十個騎兵一路上打馬飛奔,氣勢剽悍的向城池方向沖過來,附近的百姓們嚇得驚叫連連、四散逃逸。

    “乾軍騎兵來了,快關城門,升起吊橋!”城墻上的守軍亂做一團。

    此地所有人都以為梓潼城只是被流民攻占了,涪縣還派了官兵去圍剿平亂,沒想到把乾軍給招惹過來了,這可如何是好啊?

    幸虧守軍兵將們還算手腳靈活,盡管嚇壞了,還是在乾軍騎兵殺過來之前收起了吊橋,關閉了城門。

    乾軍百夫長帶著一個牙的騎兵在城下打馬圍著整個城池跑了一圈,偵察城防情況,這情況讓劉宋守軍將士們大為緊張,認為這些乾軍騎兵們實在耀武揚威。

    涪縣得到消息后立即從縣衙趕到城墻上觀察情況,發現乾軍只有一個牙的騎兵,但他可不認為乾軍只有這么一點人馬,從涪縣派了兩千人去平定流民之亂,到現在都不見蹤影,只怕是已經全軍覆沒了,能一口吃掉兩千人馬而不打嗝,可見乾軍的兵力絕對不會少。

    “縣尊,如今怎么辦才好?”主薄問道。

    涪縣縣令眉頭緊鎖,考慮了一下說:“這下麻煩大了,咱們原本有三千人,若是有三千人守衛,還可以抵擋一陣子,可咱們現在只有一千人,蕭惠真和那另外兩千人不見蹤影,很可能兇多吉少,乾軍的兵力絕對不會少,我們必須要向州府求援,否則這涪縣守不了多久!”

    縣尉說道:“縣尊,下官以為不必太多擔心,乾軍是騎兵,他們難道還能用騎兵攻城不成?我們可以先向州府派人求援,然后組織兵力和青壯守城,以待援軍到來!”

    縣令道:“話是這么說,可本縣還是很擔心吶,這些只是乾軍的探哨,他們的后續人馬肯定很快就會抵達!你還是先派人去州府稟報這邊的情況吧,爭取讓州府盡快派出援兵!”

    “好!”

    下午申時末,趙俊生率大軍抵達涪水北岸。

    在北岸橋頭勒馬停下,手搭涼棚觀察河對岸的涪縣,趙俊生拿出地圖琢磨了一下,對楊烈和聶飛虎下令:“聶飛虎帶梁州鎮戍軍過河扎營,楊烈帶騎兵在北岸扎營!”

    “諾!”兩人抱拳答應,各自忙碌去了。

    此時涪縣城內已經亂做一團,大量乾軍出現在涪水北岸嚇壞了涪縣城內的軍民。

    城內大量的青壯被強征協助守城,他們每個人都分到了一件兵器,一共兩千余青壯被編成了三個部分輪流上城墻當值。

    夜色漸漸降臨,幾個信使騎著馬從南門出城一路向成都府方向飛奔而去。

    涪水南北兩岸的兩個乾軍營地此時升起了裊裊青煙,伙夫們開始生火造飯,營地內點起了許多煙堆,煙堆里燒著驅蚊蟲的草藥。

    涪縣城墻上的守軍能夠清楚的看見遠處乾軍營地內的火光,甚至能看見一隊隊乾軍兵士在營地內巡邏。

    燥熱的風在城墻上慢慢流動,涪縣縣令依然是眉頭緊鎖,“南北兩岸兩個營地,加起來絕對超過一萬人,咱們這里只有一千人,如果乾軍統兵大將狠下心來,咱們只怕連一天都守不住!”

    縣尉搖頭道:“縣尊,你估算得少了,以下官看來,絕對不止一萬人!”

    主薄小心的試探道:“縣尊,以咱們現在的兵力根本就守不住,從州府到這里就有好幾天的路程,就算那邊派兵增援,也需要準備糧草、調集兵力,這些都需要時間,只怕等到援軍帶來,涪縣早就被攻破了,咱們早就是身首異處!”

    縣令扭頭看向主薄,“你說這話是何意?你主張投降?”

    主薄被周圍無數雙眼睛盯著,只感覺渾身不自在,他硬著頭皮道:“縣尊,不是下官貪生怕死,實在是咱們根本就沒有守住涪縣的可能,若是咱們堅守,一旦乾軍攻破城池,到時候大肆屠戮,咱們不但沒有保住全城百姓,反而還害死了所有人!就算到了陰曹地府,這些無辜的冤魂也會找我們算賬啊!”

    縣令看向縣尉:“任縣尉,你是何打算?”

    任縣尉搖頭:“下官就是一個縣尉,這里做主的還是縣尊,到底要怎么做,下官以縣尊馬首是瞻!”

    縣令思考了一陣,說道:“咱們先等等看!”

    涪水北岸,乾軍騎兵營地,趙俊生的主帥營帳就設在這里。

    一個御前侍衛端著一個盤子走進來,“陛下,這是剛烤好的山羊肉!”

    趙俊生把視線從地圖上抬起來,挪開地圖讓御前侍衛把放羊肉的盤子放在桌子上,他嗅了嗅,“這山羊肉烤著還挺香的!”

    “是啊,陛下趁熱吃吧,涼了就沒那個味道了!”

    趙俊生點了點頭,拿起小刀開始切肉吃。

    這時外面一個侍衛走進來稟報:“陛下,林統領有事求見!”

    趙俊生招了招手,侍衛撩起營帳簾子讓林敬輝進來。

    “臣拜見陛下!”

    趙俊生問道:“吃了嗎?”

    “呃,尚未!”

    趙俊生對御前侍衛吩咐:“給林統領弄一些烤肉過來!”

    “諾!”

    林敬輝在旁邊一個桌子邊跪坐,稟報道:“陛下,探子來報,涪縣原本有三千兵力,其中兩千人在前往梓潼城的途中被楊將軍擊潰殲滅,現在涪縣城內只剩下一千人,但城內的官吏組織了兩千多青壯協助守城!”

    趙俊生思考了一下,問道:“守軍的士氣如何?”

    “人心惶惶,守軍根本就沒有什么士氣!如果不是官吏們極力維持,只怕那些兵丁早就嚇得丟下兵器盔甲逃走了!”

    趙俊生笑著說:“這么說涪縣應該不難打!朕不明白,這座城怎么會有三千兵力,不應該啊!”

    “陛下,這涪縣是蜀中通往漢中的要沖,位置很重要!而且此前大量流民向北方去了之后,蜀中官府就在這里增派了兵力,目的就是防止流民返回對蜀中造成威脅!”

    這個侍衛給林敬輝拿來了烤肉,他便不客氣的大吃起來。

    趙俊生一邊吃一邊說:“從此地到成都府基本上沒有什么阻礙了,除了綿竹可能會對我們造成一些麻煩之外,倒是沒有其他什么問題!成都府和綿竹現在有多少兵力,搞清楚了嗎?”

    林敬輝說:“查清楚了,成都府現在只有三千人,綿竹也只有一千人,不過劉宋軍在巴蜀各地還有近萬兵力,目前都被派去鎮壓流民叛亂了!”

    趙俊生思索了一陣,對外面喊道:“來人!”

    一個當值的御前侍衛走進來抱拳道:“陛下!”

    “派人去催促隨駕公卿大臣,讓他們加快速度趕來匯合!”

    “是!”

    次日一早,趙俊生吃過早飯點起兵馬過橋前往涪縣城下,大軍擺開軍陣,肅殺之氣彌漫整個天空,城墻上的劉宋軍一個個瑟瑟發抖。

    “來人,去喊話讓他們投降,獻城之后,城內所有人可免死!”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