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醫路偷香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惡有惡報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那個黑衣人自然是黃心德了,他和葉無鋒早先就商量好了,葉無鋒故意提前離開,就是要樂康寧大膽行動,而樂康寧也是早有準備,派人追殺葉無鋒,自然不會認為葉無鋒還能回來,所以當樂康寧看到屋



    里突然多出一個人來,頓時嚇壞了。



    “你,你,你是什么人?”樂康寧躲在床尾,嚇得瑟瑟發抖。“有人雇我暗中保護柳小姐,連柳小姐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她不出事,我就不會出現,現在柳小姐出事了,我這個暗中保鏢,自然該做事了。”這些話都是和葉無鋒暗中說好的,就算以后樂康寧要找尋仇,



    也尋不到他們身上來。



    樂康寧聽說對方是保鏢,先是平靜了一點,說道:“你不就是個保鏢嗎?你開個價,多少錢,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看見。”



    在樂康寧的心里,世上就沒有錢擺平不了的事情。



    但是這次,他遇到了黃心德。



    黃心德自小就是窮苦人家長大,最痛恨樂康寧這類人,聞言兩眼一瞪,他這時只露出一雙眼,目光如電,更是嚇人。



    樂康寧趕忙抓起一件衣服先遮蓋住自己的粿體,說道:“你盡管開口。你做保鏢,不就是圖個錢財嗎?我有的是錢。”



    黃心德見他還知道遮羞,就冷笑道:“像你這樣衣冠禽獸一般的人,還知道害羞?你有錢怎么了?我做保鏢,做的都是良心的事。”說著,走過去,抓住他的頭發把他提了起來。



    樂康寧本就是一個公子哥,別說和黃心德比了,連一個普通人都比不過,被黃心德一抓,連一點反抗力都沒有。



    屋外守護的黑衣保鏢,見到樂康寧赤粿著身體被人擒住了,全部大驚。他們的保鏢頭子萬柏開車追葉無鋒去了,他們連個頭頭都沒有。



    “把人放下!”幾個保鏢上前,有的掏出匕首,想把人攔下。



    黃心德理都不理,遇到有人想偷襲的,就用樂康寧的身子做掩體,擋住對方的幾次攻擊,他們有兩次差點刺傷樂康寧,嚇得再沒有人動刀了。“你們聽好了。樂康寧此人把柳如夢小姐迷倒了,想要強尖她,我家老板,一直要我暗中保護李小姐,被我遇到這事,就把人抓起來。”黃心德又拿出攝像機,說道,“這期間發生的事情,我都錄了像,不怕



    你們誣陷我。”



    “你到底想干嘛?”一個保鏢說道。“我想干嘛?”黃心德冷哼道,“這人膽敢對柳小姐不敬,我要替我老板討回公道。”說話中,把相機掛在手腕上,手里多出一柄刀來,正是之前他拿出來賣的彎月刀,只見他一揮手,就將樂康寧最寶貴的小



    弟割了。



    處于驚慌半昏迷狀態的樂康寧突然慘叫起來,他看了看自己的小弟那里,鮮血直流,而剛才還挺過的寶貝已經不見了,頓時再次暈了過去。



    見到蒙面人居然把樂康寧的小弟割了下來,那些保鏢完全愣住了。



    黃心德將樂康寧拋過去,說道:“這是給他的教訓,下一次割的就是他的項上人頭了。”



    兩個保鏢趕忙把人搶過來,另有人道:“快送醫院!”



    一車子上了四五人,但還是留下幾人,他們盯著黃心德,一個人就道:“你弄殘了樂公子,我們只有拿你抵命了。”



    黃心德冷笑道:“你們不怕死的,就來吧。”



    那幾個保鏢一起沖了上來,有的手里也拿著短刀、匕首。黃心德以彎月刀迎敵,很快就幾個保鏢刺傷了,嚇得他們不敢再上前,他還沒有使出真本事,拳勁也都沒發,故意只用刀,就是要迷惑住他們,以他擊殺水蜈蚣的本事,以及曾露出一手‘真空拳勁’,他要不



    隱瞞,遲早會被別人找出來。



    他這么做,只是為了以后不必要的麻煩,畢竟樂康寧家族在西河區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



    對樂康寧下這般辣手,也是葉無鋒和黃心德兩人商量好的,不這么做,葉無鋒總害怕樂康寧隨時迫害柳如夢,其實按照黃心德的意思,綁到無人處,一拳打死算了。



    處理了樂康寧,黃心德就守在屋里,免得再有其他壞人出現。再說葉無鋒,他開車離開后,后面有三輛車追他,他一是不想節外生枝,二是還要給另一邊的黃心德多點時間,于是駕車往前狂奔而去,以他的車技,就算是破車,也不妨礙他的水平,他總能在關鍵處逃



    脫掉,但是又不能把對方拉開太遠。



    于是,大馬路上的四輛車一直往前飛馳。



    到感覺時間差不多了,葉無鋒開始加速,很快就把追敵甩開了。



    等到返回后,葉無鋒見到了黃心德,就問道:“怎么樣?柳如夢還好吧?”



    黃心德道:“沒事,還在睡覺呢。你給她吃的謎藥,不會有事吧?”



    葉無鋒道:“你放心,我懂的分寸。樂康寧呢?”



    黃心德道:“我把他閹了!這狗日的都到最后了,還讓我開個離開的價。”



    葉無鋒笑道:“這人不知天高地厚,以為所有人都跟他一樣。閹了他,活該,以后看他還敢對女性有想法?”



    黃心德道:“不過,柳小姐的經紀人也被樂康寧迷倒了,看來他還沒有徹底買通。都是一樣的謎藥,你看著給她們解毒吧。我先走了!”



    葉無鋒在空屋子里呆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柳如夢和彩姐都蘇醒過來,因為被迷了一夜,兩人都還有些迷糊,葉無鋒給她們買飯時,又買了點清醒藥。



    隨后楊婧帶著沈元來了,看到葉無鋒在照顧兩女,還有些沒有搞明白。



    楊婧拉著葉無鋒,說道:“昨天發生了什么?紫山觀怎么一下子死了四個道士?”



    “死了四個道士?”葉無鋒嚇一跳。



    昨天哪里有死人?



    如果死了四個,那么肯定是被黑火燒傷的四個道士,可是按情理來說,他們四人也不該死啊?



    難道紫山觀發生了什么?



    楊婧不滿地道:“沈元說只聽到你們在屋里大喊大叫,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見葉無鋒也是一臉茫然,便去和柳如夢說話去了。



    葉無鋒見有人來照顧柳如夢了,他也比較信任楊婧,便道:“我也該走了!你們照顧好自己。”



    柳如夢看著他,好像還有些話要說,但還是目送他走了。黃心德和羅璞玉在不遠處的旅館住著,葉無鋒見面就道:“我想去紫山觀看一下,那里肯定出事了。”
捕鱼达人注册 七乐彩专家杀号高手 魔方娱乐电玩城 河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高 聚财略配资 鲁抗医药股票分析 上证指数历史行情 内蒙古快3 管家婆期期准之选 上海11选5前3一定牛 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图 五分彩平台游戏 秒速时时彩彩2期全天计划 安徽25选5预测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前三直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走势图 影响股票涨跌的原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