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醫路偷香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懸賞找人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小樓里,葉無鋒問胡三貴道:“胡爺,你在鬼門渡多久了?”



    胡三貴依然戰戰兢兢地道:“別喊我胡爺,老漢受不起。”



    葉無鋒道:“你年歲這么大,我喊你一聲‘胡爺’,是很正常的事。回答我的問題。”



    胡三貴受寵若驚地道:“閣下說正常就正常。——老漢在鬼門渡也有幾年光陰了。”



    隨后葉無鋒得知,胡三貴是個孤寡老人,流浪至此,因為手底下有點功夫,招攬了一批強徒,他們的幫派名字叫‘胡幫’,就用的他的姓氏取得,領葉無鋒進來的人叫王富,是胡幫的一個小頭目。



    問胡幫的事情,并不是葉無鋒的本意,他更查明搶走他的錢箱子的是什么人,于是道:“胡爺,你也看出來了,我是個窮鬼——”



    胡三貴忙道:“老漢手底下有不少錢,只有你想要,我都可以送給你。”



    葉無鋒擺手道:“你別擔心,你說我是窮鬼,我一點不在乎,但是你不能因為我是窮鬼,就要把我扔到河里啊。”



    胡三貴嚇壞了,不敢說話。



    葉無鋒又道:“我知道,這里是鬼門渡,所有人行事手段都狠辣無情,但是人還是要有點良心的,是不是?”



    胡三貴忙點頭稱是,心下卻不以為然:良心在鬼門渡這里,恐怕沒有用。



    葉無鋒回歸正題道:“其實我不是窮,我帶了一箱子的錢,我坐船過河時,被人坑了,錢被人搶走了。”于是把對方的手段也說出來,最后道,“我就想問胡爺,你知道害我的是什么人嗎?”



    胡三貴想了想道:“鬼門渡有很多幫派,胡幫只在晚間行事,白天的事情,并不知情,而且負責拉客過河的也有好多組織,這個很難說。”



    葉無鋒沒想到這里這么復雜,連擺渡過河都有好多組織。又問道:“黑白樓在哪里?”



    胡三貴道:“鬼門渡最好尋找的就兩處,一個是谷半仙的醫館,另一個就是黑白樓了。如果閣下想去黑白樓,明天老漢可以帶你去。”



    葉無鋒點頭,又道:“我還有一件事,請你幫忙。”



    胡三貴忙道:“情說。”



    葉無鋒道:“你幫我去盯著谷半仙的醫館,如果有人進出來去,都告訴我一聲。”



    胡三貴道:“這個不是事。”他很聰明地沒有問原因。



    葉無鋒想想也沒什么事情可問了,便放他離去。



    胡三貴下了樓,帶著幫眾回到原先的屋子里。



    一進屋,就有人道:“胡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乘他睡著這就去弄死他。”



    胡三貴‘呸’了一口道:“老子還想弄死你呢。你們都給我記住,從現在開始,所有人都給我老老實實的,不許惹他。”



    挨打的那人叫王富,不服氣地道:“胡爺,為啥放過這小子?”



    很多人也都不服,紛紛問道:“就是。”



    胡三貴看著王富,把眼瞪得滴溜圓,扯著他的耳朵,怒道:“你他媽還好意思問為啥?我就問你,你從哪帶來這么一個厲害的高手?”



    王富耳朵都快被拉掉了,一邊扛著疼痛,一邊道:“他是高手嗎?我怎么沒看出來?”



    胡三貴恨恨地道:“等你看出來,你他媽已經是個死人了。”指著已經碎成木條的椅子道,“看到沒?他這一掌,要是打在我身上,我已經死了。”



    王富不解地道:“他難道不是打在胡爺你身上的嗎?”



    胡三貴一腳把他踢飛了,罵道:“笨蛋!連這都看不懂?知道隔山打牛嗎?他就是故意把力道傳到椅子上,好留我一命。”



    他身邊一個留著紅頭發的人不解地道:“他為什么要留你一命?”



    胡三貴喝道:“來人,把趙勝按住,給我打屁股,不打爛不許停手!”



    那個叫趙勝的人瞬間被放倒,挨了一頓打,打得他屁股開花哭爹喊娘連連求饒。胡三貴這才道:“你們都給我記住了,這個人絕對不能惹,誰敢得罪他,我扒掉他的皮。”然后對趙勝道,“你帶著兩個人,現在去谷半仙的醫館住著,給我留意醫館的動靜,有什么風吹草動,立即來報告。



    ”



    趙勝哭喪著臉,道:“知道了胡爺!”



    兩名胡幫幫眾立刻扶著他走出了門。



    在二層小樓里,葉無鋒很舒服地睡了一覺,睡醒之后,發現胡三貴就站在外面,把他喊了進來。



    胡三貴換上新衣服,還有點幫派大佬的感覺,他問道:“你不是要去黑白樓嗎?我這就帶你去。在黑白樓還可以吃早飯。”



    葉無鋒道:“你知道我現在身上沒有錢,去了又有什么用?”



    胡三貴道:“當然是我幫你出了。”



    葉無鋒道:“這怎么好意思?”



    胡三貴笑道:“嘿嘿,不瞞你說,昨夜我想了好久,如果你是鬼門渡的人,昨夜我已經是個死人了。你算是第一個在鬼門渡不恃強凌弱的人,所以我愿意幫你。”



    葉無鋒道:“那好,你能再給我弄套衣服來嗎?我怕有人認出我來。”



    胡三貴道:“這是小事。”



    等到葉無鋒換好衣服,胡三貴帶著胡幫幾個兄弟,一起往黑白樓走去,隨行的還有王富,他對昨晚的態度,向葉無鋒道了歉,葉無鋒哪里會和他計較。



    整個鬼門渡不大也不小,黑白樓處于正中心。



    黑白樓不是一個現代化的樓層,而更像是古典建筑一般,圍欄和拱頂都很典雅。黑白樓很大,大廳里至少有三個籃球場大小,擺放著幾十張圓桌。



    葉無鋒進來后,發現里面很多人,圓桌幾乎坐滿了人。葉無鋒大致掃了一眼,都是一副兇徒的模樣,好在沒有認識他的。



    而在黑白樓的中間,有一個紅布蓋著的高臺,上面立著一塊黑板,黑板上寫著‘懸賞牌’三個字。



    胡三貴道:“看到那牌子了沒?那就是懸賞牌。一會兒吃完飯,你去那寫上你要尋找的人,發布賞金就可以了。”



    葉無鋒點點頭,又道:“沒想到,這里這么多人,更沒想到,這些人聚在一起,居然能如此安靜。”



    胡三貴道:“他們有的是看熱鬧來的,有的在等任務,這里龍蛇混雜,但是誰又都怕在這里惹上事。”



    在一邊靠墻的位置,胡三貴等人坐了下來,樓里的服務生跑來,胡三貴點了幾人的早餐,很快就送了上來,油條包子生煎稀飯都有。葉無鋒等人正吃著飯,忽然一人跑進黑白樓,葉無鋒一看,這不是韋倩蓮嗎?只見她沖到高臺上,把一張畫掛在懸賞牌上,氣喘吁吁地道:“我懸賞找人。”
捕鱼达人注册 内蒙古11选5前3走势图 北京pk10app破解版 炒股入门与技巧书籍 极速秒秒11选5官网 云南十一选五五开奖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贵州快3开奖走势图 秒速快3方法技巧 贵州快3开奖走势图 走 股票涨停了可以买进吗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试图 002074东方财富股票行情 河北快三app下载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遗漏 浙江20选5app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