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醫路偷香 > 第八百八十五章 求打臉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八百八十五章  求打臉



    花費這么大的代價來羞辱別人。



    在場的人之中,九成九都覺得根本劃不來。



    倒是那個被羞辱的大師修為的男人,感覺內心十分的復雜,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想要恨葉無鋒也恨不起來,因為葉無鋒給他的東西價值極高。



    這些丹藥是他買不起,用不起的東西。



    別說是歸元丹和凝神丹了,就是煉精化氣階段使用的輔助修行丹藥,次品的凝氣丹他都有些用不起。



    而他懷里的都是極品的,差距不亞于,乞丐乞討來的食物,跟皇宮御廚房里食物的差距,



    但是要感謝葉無鋒的話,他又覺得十分的別扭。



    他身邊的人已經在羨慕的看著他了,真希望自己也被這樣打臉。



    這么豐厚的回報,別說是打臉了,就是打成豬頭他們都愿意,而且半夜睡著都會樂的笑醒來。



    這樣似乎有些犯賤,但那又怎樣,價值幾百萬的丹藥到手,犯賤又如何?



    很多人都想喊:“也先輩求打臉啊,只要給的丹藥足夠,打多少次都行的。”



    此刻很多人已經壓抑不住內心的渴望和貪念,看向那個被打臉的男人,眼神赤粿粿的火熱和危險了起來。



    那個男人也清晰的感受到了,沖葉無鋒道了一聲謝,就直接抱著滿懷的瓶瓶罐罐逃也似的離開了。



    當然了,他是不會離開武當山的。



    現在在武當山他還有保住這些東西的可能性,要是離開武當山,別說是東西了,小命都怕是頃刻間就會被收掉。



    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葉前輩,葉師是您什么人?”有人鼓足勇氣問道。



    “葉師,是誰?”葉無鋒裝出一頭霧水的樣子。



    “額,他說他叫葉虛懷。”那人提醒道。



    “他是我的長輩。”葉無鋒隨口回了一句。



    然后想了想,揣著明白裝糊涂的問道:“我記得我在煉丹來著,后來我昏迷了,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難道叔公他老人家來過了?”



    說道“叔公”這兩個字,讓葉無鋒感到十分別扭。



    這算是自己占自己的便宜?



    而且還占了兩個輩分。



    “原來如此,葉前輩您都不知道,您昏迷了之后,葉師幫您救場,還引發了醫道和丹道的雙重異象,天女散花、祥云罩頂。”



    “我等都受到了葉師引動的天地異象的幫助,修為有了不同程度的進步,還有的人直接抱丹成功了,所以恭敬的叫葉虛懷前輩一聲‘葉師’。”



    “原來葉師是您的叔公,失敬失敬了,不知道葉前輩如今丹道修為……”



    葉無鋒苦澀一笑:“當然是比我叔公差的遠了去了,我竟然累的昏迷了過去,如果不是我叔公,我怕是不僅會煉丹失敗,而且會遭受重創。”



    這個時候李玄鶴帶著外門執事處的弟子們來了。



    他笑呵呵沖著葉無鋒拱手一禮,以平輩論交。



    當著眾人的面兒替葉無鋒圓謊。



    “葉先生,令叔公虛懷前輩令我來看看你,并且邀請你參加我武當山內門玉竹峰的論道會,不知道你可有時間?”



    此話一出更是很多人震驚加羨慕。



    武當山內門峰主主持的論道會,即使論道的時候什么話都沒有資格說,光是聽那些修行界中頂尖的前輩高人坐而論道,已經是極其寶貴的經歷了。



    以后在江湖行走,都是吹噓的資本。



    就更不用說,還能夠在論道會上得到的指點了,那絕對是千金難買的東西。



    “不敢當,自然前去。”葉無鋒微微一笑,謙虛的說道。



    隨后李玄鶴排開眾人,調用真氣,形成一個柔和但卻強力的氣場,阻住想要靠近的人過來。



    然后帶著葉無鋒離開了。



    他完全就是在為葉無鋒解圍,將葉無鋒帶出這里,往前走了一段路。



    見四下無人,就揮退了外門執事處的弟子。



    沖葉無鋒笑呵呵的道:“葉師弟,你這憑空又冒出來了一個叔公,真是可喜可賀啊。”



    葉無鋒尷尬的擺擺手:“李師兄你說笑了。”



    “哈哈,我倒是真心實意的在恭喜葉師弟你。畢竟坐實了這個丹道宗師葉虛懷,對于葉師弟自然是好處多多。不過以后,你得注意營造葉虛懷前輩的這個形象,讓這個本來是莫須有的人,變為現實。”



    李玄鶴繼續道:“這是玄遙子師兄讓我轉告你的,我們武當山會幫助你營造這個丹道和醫道宗師前輩的。”



    “這……”



    葉無鋒思索了一下,發現這個臨時用來解決問題搞出來的莫須有的“葉虛懷”,到有些歪打正著了。



    如果有武當山眾人的支持,坐實了葉虛懷這個醫道和丹道宗師的身份。



    能夠為他解決很多的麻煩,而且以后他造成什么丹道和醫道上的駭人聽聞的事情,都可以按在自己這個“叔公”的頭上。



    而他則躲在這個莫須有的人的背后,不必承受很多沒有必要的壓力和危險。



    畢竟,如此年輕的一個丹道宗師,而且是能夠引發異象的丹道宗師,太駭人聽聞了。



    也足夠引起無數人的嫉妒和惦記,有些人可能會毀掉這個年輕的丹道宗師。



    “可是,這樣一來的話我以后不得不以葉虛懷的形象示人,但改頭換面符箓不夠用,分分鐘穿幫啊。”



    葉無鋒擔憂的說道。



    李玄鶴神秘一笑:“這個,師尊他老人也已經想到了,他跟玉符峰的峰主師叔求來了一道高階極品改頭換面的符箓。”



    “除非修為達到化神境界,或者精神意志境界達到通神境界,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看破的。”



    葉無鋒頓時一喜。



    對于化神境界或者精神意志境界達到通神境界的前輩來說,看破了也沒有什么。



    這道高階的極品玉符自然是足夠了。



    當然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清溪真人怕是還有計較的。



    “如此自然甚好,不過清溪真人前輩不會把這道高階極品玉符白給我吧?”葉無鋒試探著問道。



    “這個……我師尊說了,讓你記得你們之間的約定盡力而為就好了。他倒是真的沒有想要什么報酬,不是我說,你有的這些東西,對我師尊來說毫無吸引力。”



    李玄鶴笑著說道,并沒有嘲諷的意味兒,只是覺得好笑。



    葉無鋒一愣,自己也苦笑了一下,告罪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捕鱼达人注册 怎么玩一分快3三期必中 彩票青海十一选五的平台 股票行情在线 北京快三开奖玩法介绍 融可赢配资 黑龙江p62开奖查询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广西快三开到几点结束 股票推荐576789.com 河北快三技巧顺口溜 润和软件股票 福建31选7奖金计算 辽宁快乐十二手机版 华东六省15选5开奖信息 广东快乐十分博彩网 河南22选5第2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