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醫路偷香 > 第九百五十章 投石問路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九百五十章  投石問路



    “那,怎么辦?我們就在這里等死嗎?”吳曼玉明顯焦躁和恐懼起來了。



    “現在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吳小莉思索了一會兒繼續道:“那個叫葉先生的之前說,如果我們離開的話,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我不知道該不該信他的話,可如此看來的話,說不還有其他的人也得到了消息。”



    吳小莉還是有幾分頭腦的。



    她也知道她丈夫積攢下的血仇很多,仇家也很多。



    因此如果有兩家,或者兩家以上的仇家來的話,說不是可以想辦法利用一下驅虎吞狼,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這……如果他們是在騙我們呢?”吳曼玉問道。



    “他們用得著騙我們嗎?”吳小莉想了一會兒繼續道:“而且,我感覺他們不是來尋仇的,如果是尋仇的話,不應該如此幫我們,到現在也不動手。”



    “那他們想要做什么?”



    “這個——我也不清楚。”



    在自己房間里的葉無鋒和秦良義都皺了皺眉頭,本想竊聽這母女兩人的談話,說不定就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了。



    可是沒有想到似乎連吳小莉也不知道。



    或者說,她意識到自己等人在竊聽,所以故意不說。



    等了一會兒,吳小莉母女的房間里,再沒有聲音傳來。



    秦良義搖搖頭,決定了明天直接攤牌,如果吳小莉不說的話,就直接動手催眠詢問。



    不用這么浪費時間,即便是引誘連夜雨上當,自己這邊先掌握了情況也是好的。



    十幾分鐘后,秦良義睜開了眼睛,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然后整個人一閃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夜風從窗戶里面吹進來,輕輕的吹動著吳小莉母女兩人所在的房間的窗簾。



    可她們沒有覺察到,隨著窗簾的擺動的時候,房間里已經多了一個人。



    那人化作一道黑影,從窗戶之中爬了進來,竟然一點兒聲音都沒有發出來,整個人籠罩在黑暗之中,猶如沒有實體的虛幻影子一般。



    似乎是沒有實體的。



    接著房間里就飄蕩起了一股迷煙,原本已經輕睡了吳小莉母女,立刻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



    黑影見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開始了行動,從窗簾后面飄了出來。



    飄到了床邊,兩團黑霧籠罩在吳小莉母女身上,兩人被一股力量虛托著漂浮了起來。



    然后黑影就卷著吳小莉母女要從窗戶逃走。



    可是,黑霧一頭撞擊在看似空空蕩蕩的窗戶上,卻感覺像是撞到了透明的鋼化玻璃一般,發出一聲沉悶的碰撞聲來。



    一個瘦小的,渾身罩在黑袍之中的人影,從黑霧之中滾了出來。



    摔在地上,渾身像是觸電一般痙攣著。



    吳小莉母女兩人,則慢慢的落回床上,還在沉睡中,什么都沒有感覺到。



    他連忙掙扎要爬起來,可是下一刻,一把長劍劍尖就已經抵在了他的咽喉之處,長劍上真氣流轉,封住了他全身的經絡,連同他身邊的天地靈氣都凝滯了。



    這是偽神通的力量,溝通天地靈氣畫地為牢,鎖住了他的體中真氣,以及跟外界天地靈氣溝通的渠道。



    當然了這并不是絕對的。



    如果對手也是抱丹境界以上的強者,就要看誰的修為境界、真氣強度、偽神通強弱,才能夠決定是否有效。



    但是眼前這個人,秦良義很快就已經感知到了,只是一個大師級別的修行者罷了。



    “哼,邪魔外道,說,是誰派你來的?”



    秦良義冷哼一聲,長劍一振,鋒銳的劍尖已經刺入了對方脖子里的皮肉些許,鮮血立刻留了出來。



    淡淡的血腥味兒隨著夜風逸散開來,還有無盡的涼意順便浸透了黑袍人的全身。



    他已經完全無法動彈了,如同砧板的上的魚肉。



    這家伙修行的一看就是魔功,還是比較稀有的那種,能夠將自身隱藏于黑暗之中,最適合潛行、暗殺。



    事實上他也是一名很出色的殺手,因為自身修行的功法,很多時候他都可以輕易的、悄無聲息的潛入重兵把守的目標的房間之內。



    安靜的等待機會到來,殺死目標,然后再悄無聲息的離開。



    可那是針對抱丹境界以下的強者而言的,抱丹以上感知能力大幅度的提升,他暴露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可是這一次出錢讓他來試探的老板,根本就沒有說過竟然會有抱丹境界以上的強者坐鎮。



    他完全被坑了。



    雖然非常的震驚和憤怒,但是不妨礙他求生。



    于是立刻求饒道:“前輩別殺我,我說,我都說。我只是被雇傭來奪走她們母女兩個的,并沒有要殺她們的意思。”



    “雇傭我的人,是一個匿名叫‘夜雨長歌’的人。任務是我從組織里接到的,我并不知道我的老板的任何具體的消息。”



    “前輩繞我一命,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拿錢辦事兒而已。”



    秦良義皺起了眉頭,這人是被雇傭來的,應該就是連夜雨用來投石問路的馬前卒。



    連夜雨肯定知道不會這么容易成功,所以才這么做的,只是他能夠從這個行動之中得到什么信息?



    自己這個抱丹高手的存在,連夜雨應該一開始就知道了才對。



    難道他是在試探葉兄弟的能力水準?



    很有可能,幸好葉兄弟沒有出手。



    秦良義心中這般想著,但是他也不會這么輕易的就相信此人所說的話。



    冷哼一聲,劍尖又進了些許,只需要些許力道,就可以輕易的刺穿對方的喉管了。



    “哼,你在撒謊,老實交代,如若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這一番話純粹就是在詐對方了。



    “我,我說的都是實話,前輩明鑒,繞我一命啊。”



    那人繼續求饒道。



    秦良義也懶得跟他廢話了,自己的精神力也沒有感知到周圍還有其他強大的氣息的。



    說明四周應該沒有其他的連夜雨的人了。



    所以就放心的準備要對這個黑袍人進行意志奴役,讓他交道所有的事情。



    這是最便捷的方法了。
捕鱼达人注册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记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 安徽快三今天全部开奖 股市数据分析 3d试机号与开奖号的关系 辽宁11选5手机版规则 中国体育彩票奖金规则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江西 快乐8是正规的吗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和策略 爱彩人彩票网浙江11选5 浙江体彩11选5玩法 p2p网贷理财平台排行 内蒙古快三开奖预测 新疆时时彩彩开奖 幸运农场技巧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