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醫路偷香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老夫早有準備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老夫早有準備



    葉無鋒真的很想問問怎么不一樣?



    拗不過應初藍只好這樣轉過身去。



    只聽得背后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好一會兒應初藍才用蚊蚋般的聲音說:“好,好了。”



    葉無鋒轉過身,看到了只穿著帖身衣物的應初藍。



    她的皮膚是一種病態的白色,沒有什么血色,這表明精氣、血液被那些毒蟲吞噬過量。



    另外蟲子聚集的地方,有一股股的隱隱的黑氣,那是毒蟲分泌出的帶有消化酶的毒液。



    來不及看幾眼應初藍的身材,究竟是不是要不起的對A。



    因為應初藍的情況很緊急,葉無鋒是一名醫者,首先考慮的是救人。



    “那我開始了。”



    葉無鋒說完,抖出針袋,直接抓出了一大把銀針,以真氣運用銀針,刺入應初藍身體的各個穴位。



    組成一個個困鎖異蟲聚集區域的銀針陣法,用去了三百多枚銀針。



    應初藍咬著牙,身體微微痙攣,全身開始冒著蒙蒙細汗倆。



    顯然被刺入這么的銀針,持續的刺激著穴位,還是非常疼的。



    應初藍身體之中的細小毒蟲,感受到了危機,開始瘋狂的亂竄、噬咬起來,掙扎著要求生。



    葉無鋒太極陰陽金丹運轉,無雙真氣涌出,隔空打入一個個無雙銀針組成的針陣之中。



    有了針陣的控制,無雙真氣更加的好控制的多了,所以可以進行全身的治療。



    一起使用無雙針真氣將這些毒蟲給燒成灰燼,也不會傷害到應初藍的身體組織。



    治療的過程持續了五六分鐘作用,應初藍身體之中的毒蟲連同它們分泌的毒液,被至剛至陽的無雙真氣給燒毀清除掉了。



    不過還有一些少量的毒蟲是漏網之魚,還需要清理。



    葉無鋒將所有的銀針都起了出來,應初藍也覺得輕松舒服了不少。



    眼神閃爍著不好意思的道:“那個,謝謝你了。”



    “先不要著急謝,還沒有處理完呢。”葉無鋒擺擺手:“把手伸出來。”



    “啥?”



    “爪子遞過來。”葉無鋒重復道。



    “你的才是爪子,狗嘴里吐不象牙來。”應初藍翻個白眼,但還是乖乖的遞出了自己的手。



    葉無鋒抓過她的手,摩挲了幾下,又拿出一只試管瓶來。



    刺破應初藍的手指,滴出幾滴血。



    緊接著葉無鋒拿出了高琴給他的一枚吸引蠱蟲的藥丸,那些藥丸是用特殊的材料制作而成,可以散發出吸引很多種類蠱蟲的氣味兒來。



    一來,應該可以將應初藍身體之中的剩下的蟲子吸引出來。



    二來,收集起來可以給高琴帶去,她可能用得著。



    “有效!”



    果然有蟲子順著流動的血液爭先恐后的趴了出來,滴落在試管里。



    蟲子們開始掙扎著要飛出來,葉無鋒把那顆黑乎乎的黃豆大小的豆子丟試管里,蟲子們爬上去開始吞噬。



    “我的血啊,都快一試管了,我現在已經貧血了,你就行行好放過我好嗎?”



    應初藍見血都快滴滿了,還沒有完,心疼的抱怨了一句。



    隨后又羞澀道:“還有,我能穿上衣服嘛?”



    葉無鋒砸吧了兩下嘴巴,摸出一顆同樣是高琴給的有祛除和殺死蠱蟲的藥丸。



    “把這個吃了就能殺死殘留的蟲子,衣服你當然可以穿了,你以為我想看到你那一對要不起的A嗎?”



    “不想看還看?混蛋。”



    應初藍氣的不成,狠狠踩了葉無鋒一腳。



    沒有把葉無鋒踩疼了,卻把自己硌的腳疼,就想踩了一塊石頭一樣。



    “那你剛才有殺蟲子的藥丸,為什么要放我的血?”應初藍穿好衣服,湊上來質問道。



    “哦,這個,那個——我忘了。”葉無鋒尷尬的一笑。



    他是真的忘了還有這個藥丸,剛才要不是在收天葫蘆里面找的話,可能會在收天葫蘆的角落里面呆個十年八載的吧。



    “你……庸醫,你還我的血來。”應初藍氣不打一處來,被氣的頭暈。



    見到葉無鋒就沒有什么好事兒,從第一次見面就是如此,直接成了定律了。



    葉無鋒咋聲:“得了吧,就這點兒學,你來一次大姨媽都比這多多了,你還在乎這點兒血?”



    “你……流氓。”應初藍氣的沒話說了,只剩下翻白眼了。



    她是不想說話了,可是葉無鋒想他。



    葉無鋒搓著手就來了:“嘿嘿嘿,這病也看好了,命也救了,怎么來談談重謝的事情吧。”



    “什么重謝?我可不知道。”應初藍終于抓住了一個報復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了。



    揚了揚下巴,開始裝傻。



    “跟我裝傻是不是?幸虧老夫早有準備,語音助手,播放求救語音。”葉無鋒嘿嘿冷笑著,拿出了身份卡。



    他早就將應初藍群發的求救語音給保存了起來,防的就是應初藍耍賴。



    這個女人,可能對別人不耍賴,唯獨會對自己耍賴。



    聽完她之前賭輸了,十分的不服輸。



    “呵呵,這又能說明什么呢?這只能夠說明我群發了求救消息,誰能證明你救了我?”應初藍雙手環胸,挑釁的看著葉無鋒。



    “嘖嘖嘖,不認賬是不是,來來來,智能助手,放幾張照片就行了,不用放視頻了。”葉無鋒打了個響指。



    身份卡的只能助手,全息投影了一張葉無鋒治療應初藍的照片。



    應初藍只穿著帖身衣物,身上扎滿了銀針,葉無鋒正在操作銀針。



    “呵呵,現代科技就是牛逼,你看這全息投影分辨率多高。喲呵,還穿的很卡哇伊的凱蒂貓的帖身衣物,真像個小丫頭呢。”



    葉無鋒抖著腿,得意洋洋的樣子,像是正要強迫美女鉆小樹林的小混混。



    “真是卑鄙,快速刪除照片和視頻資料。”應初藍橫眉斥道。



    “嘖嘖,到底誰卑鄙呢?你要是不賴賬的話我怎么會拍這些東西?現在咱們能談談重謝的事情了嗎?”葉無鋒笑的很燦爛,瞇著眼睛的樣子很欠打。



    應初藍沒有辦法,咬著銀牙失落的道:“好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給的都給你,但是你得刪除視頻和照片。”
捕鱼达人注册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正好网 四肖期期中准2019 浙江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金融投资工具是什么 河北快三遗漏统计表大 优掌柜配资 注销pc蛋蛋 股票涨跌的钱哪里去了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时 澳门正规赌场平台 体彩海南4十1举例 十大选股软件排名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