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醫路偷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心劍斬魂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他根本來不及有什么反應。

就覺得雙臂之處劇痛,謹記著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血水四濺的撲哧聲也響起。

他呆愣的看著自己的雙臂,竟然直接脫離了他的肩膀跟,被拋飛出去了一兩公里,砸進了巨石之中。

“發生了什么?”

“我的,雙臂——斷了?”

他生出了這樣一個念頭,還沒有來得及做任何的反應,只覺得心臟一陣劇痛,緊著是咽喉之處。

神秘的力量迅速的肆虐,將他的臟腑斬碎成了碎片。

 濃烈的血腥氣直撲他的咽喉,可是很快他就覺得全身的氣力快速的隨著血氣從傷口里面噴了出來。

一個剛才還被他壓制的死死的臉出現在他的眼前。

她面無表情,輕輕的用他身上的衣服擦拭著手里一尺多長的殺豬刀,嘴里嘀咕著什么。

仔細一聽。

“嗯,還是要學殺豬哩,從肋下捅進去,正中心臟。

就是這頭豬的皮肉真的太硬咯些,真是費事兒,斷了我一只殺豬刀,回頭得讓徐三幫我再打造一批呢,這樣下去都不夠用了。”

語氣極其的平靜沒有什么波瀾,好像剛才的一切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一樣。

說完這些,寶兒回頭飄然離去。

“殺,殺豬?

我,我不是畜牲,我,我是人……”姬大強怒目圓睜,就算是咽喉被隔開了,還是發出了嘶啞又難聽的吼聲,如同夜叉老龍吼叫,難聽至極。

似乎“畜生”這個詞,觸動了他的什么痛處,甚至在生命力流逝到盡頭的時候,他還是不忘后腳出聲來。

或許,他也不想做姬啟的奴仆吧。

“哦,我知道咯。”

寶兒頓了一下,回頭默然的點點頭。

姬大強高大的身軀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轟然倒塌,在接觸地面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呼吸,只是一雙眼眸無法瞑目。

著一邊黃太忌立刻趕到了壓力盡數消失,他快速的觀察了一下,立刻興奮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老子就知道葉無鋒這家伙可不是好惹的,也不是吃素的,一定藏著殺手锏呢。

只是這混蛋,竟然這個時候才用出來,著實讓老子好一頓擔心。”

 他激動的身體都在顫抖,那種劫后余生的感覺真的太讓人激動了,多來幾次肯定得得心臟不可。

來自陣法的波動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尋著波動望去,只見呂茂勛的跟班見勢不妙立刻放棄了自己的職責,扭頭就跑,跑的比兔子要快的太多了。

“呔,賊子哪里跑,去死吧。”

黃太忌一咬牙,罵了一句,操控法陣的力量,要將呂茂勛的跟班斃于手段之下。

全然都忘記了之前還對此人產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覺,這會兒只是咬牙切齒的要至對方于死地而后快。

在對方的手底下他的陣法被壓制、被算計,可是憋著一肚子的火氣和怒氣的。

這會兒還不逮著蛤蟆攥出屎來,好好的折磨一番此賊出出氣?

最好把他會的呂家的給的陣道之法都給掏出來才好呢。

可他失算了,還都沒有動手呢,就看到一道火光從天而降,一閃穿過呂茂勛跟班的身體而逝去。

下一秒呂茂勛的跟班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被一團火焰所吞沒,不到兩秒鐘連渣滓都沒有留下。

連同身上的儲物法器都被燒成了灰燼。

儲物法器之中的東西自然沒有辦法拿到了。

當然,儲物法器之中的儲存空間是獨立的,儲物法器只不過是一個用來打開這個獨立空間的入口的法器而已。

如果有人精通空間之道,還是可以在附近打開這方空間取出儲物空間里的東西的。

可葉無鋒他們這群人之中并沒有人精通此道,畢竟空間和時間這兩條大道,是極其困難的存在。

連很多的圣者都只是一知半解,并不會深度涉足,更不用說他們這些小角色了。

不過,他們也看不上呂家一個仆人的財貨,那不是有呂茂勛這個大土財主的儲物法器么。

那才是正主兒。

剛才出手殺了呂茂勛跟班的自然是葉無鋒,葉無鋒早就惱怒于此人操控法陣和姬啟奇門八卦結合困住他了。

這會兒一有機會自然是要將其燒成灰燼了。

唯一遺憾的就是沒有好好的毒打出一口氣了。

可時間不允許,葉無鋒要去殺姬啟。

姬啟這個混蛋不愧是姬家分家之中頂尖的天才,將姬家的奇門八卦之術練的有幾分火候的存在。

將呂茂勛一擊必殺的屬于鐘玄寧的心劍神通,竟然沒有將姬啟這個家伙給滅殺。

要知道心劍神通可是鐘玄寧神通,鐘玄寧已經晉升化神境界,心劍神通的力量更進一步。

心劍神通斬魂滅魄,功其心、滅其志,可斬殺肉身,也可斬滅其魂魄,根本不是區區進士能夠抵擋的。

而姬啟卻依靠姬家的奇門算術之精妙,結合天時地利之便,立于最合理的生門之處,從而逃過一劫。

此乃天地偉力相助,就算是心劍神通也不能將其直接滅殺。

當然了,姬啟自然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他的三魂七魄被斬滅了一魂三魄,意志幾乎湮滅,紫府更是崩塌了,重傷垂死。

只是潛意識操控者他下意識的逃離。

這個時候若是他能夠討回姬家,或許他的家族長輩,能夠利用姬家的力量將其救回來。

可,被斬滅二樓一魂三魄,斬滅了意志,紫府奔塌之人就算是救回來,那也是行尸走肉一具罷了。

根本就沒有拯救的價值。

“嗡——”一道劍吟聲傳來,葉無鋒的駕馭赤焰劍和水寒劍,拖著一般赤紅一般湛藍的兩道真氣尾焰,徑直追了上去,其實如同出淵之龍、下山猛虎,連無數的火鳥都被震的紛紛后退不敢直攖其鋒。

幾個眨眼葉無鋒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天際,然后沒等眾人喘上幾口氣,葉無鋒又御劍歸來。

“嘭”的一聲,將一物丟至眾人身前的地面上,嘭嘭嘭跳了幾下,骨碌碌的滾到了彭冰藍的腳下。

 
捕鱼达人注册 体育彩票6+1 一分彩 股票k线图讲解视频教程 71豆幸运28可以控制码 郑州股票配资 短线股票推荐电话 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北京快三和值玩法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基金理财平台大全 甘肃快三基本走势图 股票下跌macd 基金配资贷款 七星彩直播开奖现场视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中奖助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