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致命親愛的 >章節目錄第667章 667 不指使你還能指使誰
 七拐八彎的水路,幽幽的水下之城,不知沉默了幾千年,而后也不知道還要沉默幾千年。

陸東深從沒想過在水底深處、穿過那片被厚厚的海草青苔包裹著的破舊殘垣古城,在最見不得光的地方滋養著一具具尸體。

還沒靠近就能看見淺綠色的光,似有似無的在那,一片片的,就跟微弱的螢火聚成堆,如果不是在水里潛得久了視線適應了黑暗,是很難瞧見那些恍似深水幽靈的光。

蔣璃也沒想過陸東深的潛水會這么好,撫仙是藏在她心里面的一根刺,以前平時的時候她輕易不敢去碰觸這根刺,必要時下撫仙都是她獨來獨往,沒人知道這里的秘密,包括譚耀明在內。

可是啊,一入撫仙,她心底的這根刺就疼,就像是這最深處的水能涼膚刺骨,時刻刺激著她的孤獨和噬骨般的疼,今天陸東深就在她身邊,跟著她伴著她走過這條幽冥之路,她覺得自己的心是熱的,孤寂這玩意也沒的無影無蹤了。

個把個小時后兩人出了撫仙湖。

規整好潛水設備回了車里,又將從湖底深處帶回來的尸菌水母穩妥放好,蔣璃這才長長的松了口氣,她低頭,按了按手指,下一秒她的手被陸東深拉過去。

“手指怎么了?”

他輕輕按著她的手指,尤其是那根斷指。

蔣璃懶洋洋地靠在車座上說,“沒什么,可能水溫太涼,手指頭有點麻了。”

采集尸菌水母是個精細的活,厚重的潛水手套不能用,換做平時也就習慣了,但現在畢竟傷筋動骨,外看著是傷口痊愈,內傷還在呢。

陸東深輕嘆一口氣,沒多說什么,只是低著頭為她輕輕按摩手指。

心里肯定是疼,連眼睛里都流露著心疼。

蔣璃一側臉貼著車座,瞧著陸東深的側臉,車外的陽光正好,映了他一側臉頰的線條,面對她時就算不茍言笑也有淺淺的溫柔,心里就總覺得暖洋洋的,就跟冬日里懷揣了小手爐似的,愈發看著他帥氣俊朗的,就忍不住湊近親了他一下。

陸東深被偷了香,唇角輕輕揚起,他抬眼看她,眼里也是有笑,柔情得很,對于她這種時不時女流氓的行徑他都見怪不怪了,反正他喜歡。

“好點了嗎?”

他低問。

蔣璃輕輕點頭,這種有人疼有人愛的日子可真好。

原來過往的一切隱忍和苦痛,只為換的歲月靜好,哪怕只是一時三刻也是好的。

陸東深沒急著開車。

不是旺季,周遭沒什么游人,本身又不是什么網紅景點,所以這一帶倒也安靜,只是遠遠的能瞧見一兩個在釣魚的人影,想來就是閑來沒事的打發時間罷了,壓根也不會想到在湖岸的這邊能有兩個剛從水下古城鉆出來的人,更別提又是從傳說中的尸體庫取了東西的。

“以后別下去了,既然能確定是取代原料,采集工作就交給團隊去做。”

陸東深說。

蔣璃想了想道,“原料分級別,像是泫石為忘憂散的一級原料,一級原料不可再生并且采集困難,所以只能選用二級原料。

之前我簡單的用過尸菌水母,像是治療邰國強的時候。

尸菌水母提取出的氣味屬性其實跟泫石很接近,直到我見到真正的泫石采取方式才明白問題出在哪。

尸菌水母可以是二級原料,但我還是有野心的,希望能從中分裂出第三級原料,換句話說,找到尸菌水母與血清結合后的氣味屬性和分子構成特點,制造全新原料,這其實是很容易的事了。”

泫石雖好但不能用,以骨養蟲滋生石液,采集手法極其惡毒,若不是她當時覺得是菌水母跟泫石有氣味共性,不斷了手指取新鮮的泫石液來試探,那永遠發現不了尸菌水母的另一層用途。

采集泫石的方式提醒了她,尸菌水母與血清結合,當然,這其中還涉及了不少提取、轉換分子結構環節,換句話說,氣味重組的方式很重要,否則這項工作對于季菲來說就不會那么難了。

尸菌水母配合血清進行氣味分子重組的方式的確可以取代泫石,但有一點,制作出的忘憂散在氣味上略微重了些,本就是一劑氣味方子,功效保證的前提下氣味很重要。

這是當時饒尊命人偷著回撫仙湖采了尸菌水母交給她后,她帶著原料回秦川進行研究后大家一致得出的結果。

但不能說忘憂散的方子沒研制出來,方子的氣味結構肯定沒問題,這才是她敢當眾保證可以研發的原因。

只是她考慮的是以后。

一來,畢竟是尸菌水母,性質上其實跟吸了血的泫石沒什么區別,一旦被外界曝光原料,總歸是不好聽;二來,尸菌水母雖多,但只能依附尸體而存在,并非是可生資源,再者,臨床階段就要幾年光景,撫仙湖日后成什么樣子誰都不敢保證;三來,氣味的確不好聞,這是關鍵中的關鍵。

還有一個原因是她不愿意去提的。

不想讓那些水下魂魄不得安息。

左時的尸體被季菲妥善厚葬,他逃離了她一手為他建造的牢房。

今天在水下的時候,她看著那些豎立在水中央的尸群在想,當初她為什么一定要將左時的尸體埋葬在這呢?

現在想來就是一種贖罪心理。

左時沒能走出戈壁灘,她卻是捻著他的血肉避開了死神的鐮刀。

她不愿看著他腐爛,也不愿忘記自己犯下的罪孽,所以將他留在了撫仙湖底,讓他的魂靈在黑暗冰冷中度日。

季菲那個時候罵她罵得對,她太自私,自私到只顧及了自己的悲傷,只為了贖自己的罪來給別人的靈魂背上十字架。

直到現在她才能從善如流地去到左時的墓碑前敬一盞茶上三炷香,又或者鮮花一束清酒半杯,對視照片里款款而笑的他,道上一聲感謝。

陸東深對于她在專業上的決定向來是不持反對意見,但這次對于她的說辭他是略微有了思考,說,“既然你說能找到二級原料的替換物,那就去做,只有一點,不準自己一個人去找原料,想要什么跟我說,再難的我都教人給你找回來。”

這次的分離是他的極限,別管計劃如何,她在大漠里遇險這是真的,直到現在他一閉眼睛還總是后怕,也就是她命大,萬一真走不出來呢?

更別提回來就成了斷指了。

蔣璃看穿他心中擔憂,巧笑,“哪有那么麻煩,我都找出氣味成分的配比和方法了,找二級原料替代物再容易不過。”

說到這,見陸東深微微挑眉盯著自己,馬上抱住他的胳膊,話鋒一轉,“成啊,你是我老公,不指使你還能指使誰?

反正你身邊的人基本上都是我的了。”

不說最后這句吧,聽著怎么都覺得喝蜜似的甜,這一耳朵聽到后面,陸東深簡直是又可氣又可笑的,忍不住抬手使勁揉了她的腦袋。

好不容易對著倒視鏡梳理好的發型又亂了……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