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重生俏佳媳 >章節目錄第二百四十三章 高爸的驕傲
    中午,高爸推著小推車回來,高建軍和林小曼迎出去,幫他把車上的裝熟食的小盆都端回來。

    里面剩了些熟食,有豬頭肉、豬耳朵、豬肝,還有一個大豬蹄。

    “今天咱爺倆好好喝一盅。你是咱老高家出的第一個當官的。”高爸高興的一邊摘帽子手套,一邊指著那些熟食,“讓你媽給熱熱,外面太冷了,都冰涼的了。”

    高媽盛出剛炒好的干豆腐,“行,你們先吃著,我把這個熱好了就來。”

    林小曼忙道:“媽,我去拿吧,在棚子嗎?”

    高媽說:“對,在棚子大缸里頭,你端不動,讓建軍去拿。”

    高建軍就去棚子端了一盆鹵水進來,然后在高媽的指揮下,倒進鍋里,把那些熟食放進鍋里,開始咕嘟起來。

    高爸已經洗好手,坐到炕桌邊,看兒子還沒進來,就喊道:“你干啥呢?有啥活讓你媽你媳婦他們干。”

    高建軍大聲答應著,“這就來。”

    桌子上已經擺了四個菜,炒干豆腐,燉酸菜,炸花生米和炒雞蛋。

    高媽攆她們,“你們也進屋吃去吧。正好叫孩子們一塊。”

    高大姐說:“我不去,你快去吧,我一看這幾個小的吃飯我就頭疼。”

    高媽哼道:“你小時候不比他們強多少啊。”她拉了小曼一把,“走,讓你大姐看著鍋,咱們吃飯去,不管她。”

    林小曼歉意的對著大姐笑了笑,跟著婆婆進了屋。

    幾個孩子還小,要是到了五六歲,估計屋里能亂成團,現在還好,除了吵一些,也不打架,還是挺好看的。

    明月大了能自己吃飯,林小曼能她擺好,她就用勺認真的吃起來。

    那三個小的,還得要人喂。

    林小曼覺得高媽真的挺不容易的,每次喂完幾個小的,她都累得一頭大汗。

    她自動自覺的幫婆婆喂二寶,二寶比大寶晚出生一會,體質要弱不少,吃飯也費勁。

    林小曼哄著他,吃一口他能用好幾分鐘,她用這個間隙自己也吃飯,等喂好二寶,她也吃得差不多了。

    撂下碗,就看到明月羨慕的看著她。

    她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問:“明月,你想要什么?”

    明月瞅了瞅她面前的碗,又瞅了瞅二寶,低下頭吃起飯來。

    林小曼愣了愣,試探著問:“你也想讓大娘喂?”

    明月眼里綻放出一抹光亮,高媽聽到了大聲呵斥道:“喂什么喂?她都多大了,還跟二寶學?丟不丟人?自己吃,讓你大娘也好好吃飯。”

    明月眼里的光茫立刻暗淡下去。

    她低著頭悶不出聲的吃飯。

    林小曼摸了摸她的頭,跟婆婆笑道:“沒事的,我吃的差不多了,說起來,明月我還真沒喂過,她一向懂事,都是自己吃的。來,明月,大娘也喂你一次。”

    她端過明月的碗,用勺子舀了一勺,“來張嘴。”

    明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奶奶,林小曼低聲道:“不用怕,奶奶讓,來張嘴。”

    明月看奶奶沒說話,笑著張開嘴……

    高媽喂一口大寶喂一口成成,看到這一幕搖了搖頭,“你就慣著她吧!”

    高爸喝的高興,一杯接一杯,他平時愛喝個酒吹個牛,此刻更是笑的哈哈的,把他兒子簡直是夸得天上有地下無啊。

    不僅如此,她還讓高大姐去把高大爺叫來了。

    高大爺年紀大了,喝酒也只是一缸,倒是高大哥高二哥都來了。

    后來村支書來了,高建軍熟人來了,家里來了人,走了,再來人,再走了。原來是高爸回村的時候跟人顯擺的說是兒子當官了,他回來陪兒子喝酒來了。

    她約摸呀,這來來回回的得有十幾個人過來喝過酒。她都去小賣店兩趟了。再去,估計小賣店的啤酒都得賣光了。直到下午三四點鐘,林小曼有些累了,她推了推高建軍,無聲道:“走吧!我累了。”

    高建軍陪坐了一下午,也有些無奈,可父親談興正濃,他是父親的驕傲,這會要走了,豈不是掃興?

    幸好高媽過來,問了一句:“兒子,你不是明天要去市里報道嗎?還不趕緊走?回去還得收拾東西呢。”

    高爸一聽趕緊說:“對對,你們還得趕回縣里,快走吧快走吧。”

    村支書也說:“建軍啊,好好干,咱村就出你這么一個大官,你可得給咱村爭臉啊!”

    高二哥喝的舌頭都大了,“建軍,我送你。我弟弟就是……出息。”

    高建軍松了口氣,“不用不用,你們接著吃接著喝啊。”他挨個打招呼,最后和高媽說:“過幾天讓小曼帶著明月回我岳母那住幾天。”意思是你別嫌她回娘家一呆好幾天。

    高媽笑著說道:“知道了。你不在家,讓小曼回來多呆幾天也行。”心里卻嘀咕,“這真是疼媳婦啊,這么點小事還用你跟我說?我還能難為小曼不成?”

    上了車,林小曼有些擔心的問:“你喝了酒,能開車嗎?還是我來吧?”

    高建軍揮了揮手,“沒事,我就喝了幾杯啤酒。這會早就醒酒了。”

    雖說現在可沒有酒駕一說,但林小曼覺得,酒后駕車對自己對別人都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因此,她很堅決的反對,“不行,還是我開吧。你喝了酒,還是要注意安全。”

    高建軍說:“沒——事呀……行行行,你開你開行了吧!”

    林小曼見他沒耍犟眼子,松了口氣。

    林小曼前世家里條件還不錯,上下班都是自己開車的。前兩年,高建軍經常開車,有時候她也會央他教自己,因此手排檔的汽車她也開得熟練。

    這一路上,她開的很慢,充分把安全第一這條貫徹到底。

    高建軍睡醒好幾覺,發現還沒到家。不由好笑,“你停車,換我來開。你這樣嘎悠嘎悠的啥時候才能到家啊!”

    林小曼嘀咕,“著什么急啊,這么黑了,不得慢點開嗎?”

    “給我吧,我真沒事了,就這點啤酒,早就尿沒了。”

    林小曼剜了他一眼,“你能不能說話文明點?”話是這么說,她還是靠邊把車停下了。

    高大姐撲哧笑出聲:“就是,都當官了也不注意點形象。”

    高建軍沒理二人,換了位置,打著火開出去老遠才說了句:“我這算什么官啊?再說,就是當官了,也得吃喝拉撒啊!”

    他開車,很快就進了縣城,先把高大姐送回家,這才拉著明月回了自家。

    林小曼問:“晚飯吃什么?”

    高建軍摸著肚子,“倒是不太餓,”他坐在那陪著,之前偶爾也吃上一筷子,后來時間久了,菜都涼了,這才沒再吃的。

    “你不吃,可明月還要吃飯的。”

    高建軍一聽,趕緊說:“要不煮口面條吧,還省事。”

    “那也行。我去拿個土豆,咱們吃熗鍋面。”

    他拉住她,“我去,正好抱柴禾進來。”他們早上走的時候,爐子里壓了一桶煤,現在已經燒得差不多了。

    林小曼看他忙起來,笑了笑牽著明月的小手進了東屋。

    “明月,冷不冷?再忍一會啊,一會屋里就不冷了。”

    明月搖搖頭,“我不冷大娘。”

    高建軍把爐子重新捅了捅添上煤,又把火灶燒上,屋里溫度漸漸升高,她才幫明月把帽了手套摘下,把套在外面的棉襖換下來。

    “上炕去玩吧,大娘要做飯去了。”

    明月揪著小手吭哧了半天才說:“大娘,明月還想吃肉肉。”

    林小曼笑道:“想吃肉肉?行,一會大娘給做肉肉吃啊。”

    建軍明天就要去市里,煮面條是不是太簡單太對付了些?

    林小曼想著,去棚子里取了一塊冰肉回來,用水緩上了。

    還是包點餃子吧!

    高建軍問:“熗鍋要放肉啊?這么大一塊太多了吧?”

    林小曼隨口道:“不煮面條了,包點餃子吃。”

    高建軍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小曼,不用這么麻煩的。”

    “不麻煩,正好明月也要吃肉肉。”

    她低頭和面,面和好后放一旁醒面。又去拿了棵白菜,高建軍接過去,“我來。”剝掉白菜外面干巴葉子,剁碎,放進盆里。不用她說,很自覺的拿起肉切了起來。

    水盆放在灶臺上,這么一會肉也化了一小半了。

    切開,然后剁碎。

    這樣緩的就快了。

    她揉好面,揪了劑子,肉餡也緩好了,加上蔥姜和調料,還有白菜和好餡,二人開始包餃子。

    燈光下,她的神情靜謐,聲音溫柔,他不時的附和一聲,又說幾句逗得她面露笑意。

    高建軍都有些不想走了,“小曼,要不你跟我一起去?”他有些惆悵,這算不算英雄難過美人關?為什么他這么不想離開家離開媳婦?

    林小曼連連點頭,“好呀好呀!”

    高建軍接著說:“唉呀算了吧,你也去,家里怎么辦?這不燒火幾天自來水就得凍了,也不能老讓大姐過來給燒火吧!”

    林小曼嘟了嘟嘴,嘀咕道:“看誰沒地方住免費讓他住著。”

    高建軍樂不可支的說:“我看行。我一會上大道上看看有沒有無家可歸的流浪漢。”

    林小曼瞪了他一眼,氣鼓鼓的說:“我說真的呢,要不就貼個租房啟示?要有人租我就搬過去,要沒人租,就等開春了再搬。你說行吧?”
捕鱼达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