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諸天最牛師叔祖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李鵠教徒
    看晏七娘驚訝的表情,李鵠不禁道:“很多事,孩子是不愿意在我們面前說的。若非如此,你說他怎么可能這么多年都沒有遇到喜歡的人呢?你以為我不想看到兒子結婚生子嗎?”

    “可是..”晏七娘還想要說些什么,最終卻是化為了擔憂道:“夫君,那該怎么辦啊?”

    “還能怎么辦?只能等兒子自己走出來了。如果他自己看不透,邁不出那一步,也就很難悟透大道,突破成為金仙大能了。這種事,急不來的!他已經不是個孩子了,很多事,我們有心無力,幫不了他,”李鵠說著不禁搖了搖頭。

    李昱很快便是再次離開出去闖蕩游歷了,而李鵠則是留在飛云峽谷,難得有時間專門指點弟子們。

    如今,除了大昌世界的歸海孝恭、傅青和胡斯三個弟子外,來到明耀大世界,加上化身行走三界的李鵠,也收了一些其他的弟子,甚至武道一脈都慢慢的在三界傳播開來,越發興盛。

    轉眼幾千年了,歸海孝恭、傅青以及胡斯天賦悟性都不錯,又有李鵠的悉心指點教導,都早已渡劫成為天仙,且如今也都是有了天仙中后期的實力。

    其中胡斯入門晚,但武道天賦真的很好,不像兩位師兄那樣分心學道家手段,竟是先他們一步突破了天仙六重天的瓶頸,如今已是踏入了天仙九重天層次,有著半步大能的實力,在三界也都是小有名氣的。不過,歸海孝恭和傅青,一個擅長劍法符箓,一個擅長陣法,在明耀大世界也都是頗有名氣。

    除了他們三個,李鵠雖然行走三界時收了不少弟子,可真正天賦很好,有些成就的,也只是一部分,而能夠來到飛云峽谷求教修煉的,就更是屈指可數了。

    峽谷內,李鵠平時指點弟子講道的碧羅殿,一襲簡單黑袍的李鵠盤坐在碧玉云床之上,下方擺放著一些蒲團,而前來聽道的卻只有五個人,可他們的修為卻還都不算差,其中修為最弱的傅青也是天仙六重天層次。

    除了傅青外,其他四人,兩男兩女,一個天仙八重天,兩個天仙九重天,還有一個竟是金仙大能。

    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兩個天仙九重天的女子了。她們看起來都很年輕,也都很美,一個身著青綠色羅裙,氣質雍容高貴,另一個則是一襲白衣勝雪,容貌絕美而清冷。相同的是,她們都是妖族,也是妖族新晉崛起的后起之秀,甚至都引起了如今妖族領袖白澤妖圣的關注。

    身為大道圓滿強者的白澤妖圣為何會關注她們呢?自然是因為她們天賦足夠的好,足夠出色!雖然表面上都是天仙九重天的修為,可青綠色羅裙高貴女子孔蘿乃是孔雀得道,乃鳳凰后裔,血脈中五行之氣較為濃郁,如今已是半步大能。白衣清冷女子白璃更是上古混沌神魔白螭的后裔,天賦更加了得,道的感悟比孔蘿還高,已經有媲美大能的實力了。

    可以說,不出意外,她們將來都能夠成為金仙大能,也就是妖族中的妖圣。而且,以她們的天賦悟性,一旦成為妖圣,也必然不會是一般的妖圣,很大可能是成為頂尖大能。這樣的存在,已是妖族的頂尖戰力,白澤妖圣如何能不看重呢?

    除了傅青之外的另外兩個男子中,修為弱些,天仙八重天的俊朗青年好似一個富家公子般,很容易給人好感。別看他修為比孔蘿和白璃二女要弱一些,可這位富春公子,卻是曾斬殺過天魔九重天魔頭的,實力在天仙中絕對是最頂尖的,比之孔蘿就算遜色些,也是差得有限。

    至于盤坐在最前面一角,最不起眼,頭發花白看起來三四十歲模樣有些滄桑的男子,則名為忘塵真人。忘塵崛起于微末,卻有著驚艷的修行天賦和悟性,曾遭遇大劫,斷了修行路,更心哀若死,是李鵠救了他,讓其重獲新生。他是李鵠門下弟子中來到飛云峽谷時修為最弱的,低調修行,悄無聲息般就成就了金仙道果。

    所以呢,低調孤僻的的忘塵,作為李鵠門下第一個成為金仙大能的弟子,也是唯一一個大能弟子,是很受其他弟子敬重的。

    既然成為了金仙大能,哪怕再怎么平凡不起眼的人,也都變得不再平凡,可忘塵卻依舊還是在李鵠門下默默的修煉。這個世上,似乎沒有什么是他在乎的,也沒有什么能夠讓其有情緒波動。連傅青他們都覺得忘塵道心了得,但只有李鵠才知道自己這個弟子曾經有何等悲苦的過去,心哀若死反倒是讓他達到了一種特殊的心境。

    相比較來說呢,傅青反倒是成為了五人之中修為最弱,最不起眼的那一個了。但他卻很滿足,若非遇到師尊李鵠,他恐怕一輩子都沒希望踏入先天,更別說有如今的修為,能夠真正長生且揚名明耀大世界了。

    就在李鵠給傅青他們講道即將結束的時候,一道流光從天而降,落在了飛云峽谷內的碧羅殿前,化作了一個意氣風發的白眉仙人,對著殿內恭敬行禮:“楊松求見李師叔!”

    “進來吧!”殿內碧玉云床之上正在講道的李鵠,聽得外面白眉仙人的聲音,不禁聲音一頓的隨即道。

    邁步進入殿內的白眉仙人,先是對下方聽道的傅青等人客氣拱手打了個招呼,而后便是上前對李鵠恭敬跪了下來:“弟子楊崧拜見李師叔!”

    “楊崧,你是玉虛門下,我是碧游宮弟子,不必對我行此大禮,”李鵠見狀眉頭微蹙,隨即淡然道。

    “若非李師叔指點,楊崧早已斷了修行之路,更別說悟得大道成就金仙道果了。師叔對我有再造之恩,楊崧縱萬死也難報答師叔恩德之一二,”楊崧則道。

    “行了,別酸了!我之前指點幫你,也不過是看你可憐罷了。你能證得金仙道果,是你的造化,”淡然說著李鵠一擺手,示意楊崧起身。

    站起身來的楊崧,忍不住再次對李鵠恭敬行禮道:“我得李師叔傳承,若非本是玉虛門下弟子,理應拜入李師叔門下。”

    “拜入我門下?我可不會收你這樣愚魯的弟子,”李鵠沒好氣道。

    “是楊崧福緣不夠,沒有緣分拜入師叔門下,”楊崧接下來這話,愣是說得李鵠沒了脾氣。

    要說這楊崧,也的確是性情之人,為了給道侶報仇,不惜燃燒元神對付敵人,損傷根本,悟性大大降低,修為也是大降,而后便是默默隱居在了一方小世界中。

    李鵠的化身行走三界時,在那一方小世界碰到了楊崧,偶然指點了他一番恢復元神傷勢的法門,依照法門修行的楊崧,不但元神傷勢恢復,反而悟性更高了,恢復之后不過短短幾千年已是悟得大道,成就金仙道果。當初,其實李鵠是有心想要收楊崧為徒的,但后來才知道他是玉虛門下三代弟子,便也只得作罷。

    看著楊崧略微沉默的李鵠,才翻手取出了一黑色梭形靈寶,將之送到了楊崧面前:“你能悟透大道,成就金仙道果,也是難得,這件先天靈寶應該很適合你,我便賜予你了,也不枉你叫我一聲師叔。”
捕鱼达人注册